• 確認
  • .
2018/06/07 | 法操FOLLAW
安樂死:生存權與人性尊嚴的兩難抉擇
長期推動安樂死合法化的體育主播傅達仁,將於6月7日下午於瑞士執行安樂死,許多人對此表示不捨。而自有法律以來,殺人罪就一直存在於法律條文中,但這邊的「人」究竟包不包括自己,這是一直被討論的。在法律上,自殺多被認為是兩種基本權的衝突。
2018/06/07 | 羊正鈺
傅達仁感嘆「花300萬還客死他鄉」:今天將執行安樂死
傅達仁也透露,為了公平正義,法治與人權,他親臨瑞士2次,花了300萬的盤纏,最後就算客死在蘇黎世,他心中有平安,也沒有遺憾。
2018/05/14 | 陳娉婷
採訪側記:人間不失格,流浪者悲喜交集的臉
當苦難比快樂多,人活著的憑據是什麼?我想勾勒每一張露宿者的臉龐,看清他們活著的姿態和渴望,如何抓住人之為人的一絲尊嚴。
2018/01/23 | 精選書摘
如果將來我們失智了,是否願意接受被約束的照護方式?
近年來台灣的長照機構開始推動「三零政策」——零約束、零尿布、零臥床,強調老人如果能自己料理生活,最後可以丟掉尿布、自己行走、不綁約束帶,進而希望能節省照顧人力。
2017/12/15 | 黎蝸藤
#MeToo的三個論述:是人權,是對法治的補充,是改變社會範式的運動
#MeToo作爲社會運動,雖然有追究個別責任的成分,但根本上是前瞻的而不是後顧的。其根本目的是改變社會範式,移風易俗,讓社會不再把對婦女人權的侵害默認為理所當然。
2017/11/16 | 羊正鈺
傅達仁取得安樂死「綠燈護照」,並答應瓊瑤「全程錄影」
現行《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以及民國108年即將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也可以是善終的另一種選擇。
2017/11/11 | 李修慧
生命最後兩個月到瑞士旅遊,傅達仁找上全球唯一肯替外國人安樂死的機構
很多人誤以為去了安樂死機構「尊嚴」,他們會說服並鼓勵人們結束生命,但其實會員中真正由他們完成協助自殺的個案,只有3%。外人不知道的是,「尊嚴」花了更多時間,防止絕望的人獨自用可怕的方式離世。
2017/08/12 | 精選書摘
科技拆解了死亡的定義,使得人們難以回答:怎樣才算活著?
如同死亡,尊嚴與善終也是定義不清的詞,但對我們每個人而言,它們又是獨一無二的概念,端看我們的年齡、文化等其他因素。安寧療護派對善終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自主權人士則高舉法律文件,但死亡的面貌各色各樣,他們又要如何預先準備?
2017/07/27 | 精選轉載
無法用數字衡量的品牌價值──台灣社會無法接受沒有誠品書店
吳清友做到了在台灣很少出現的經營成就──打造了一個具備高度社會關注度的品牌。誠品的品牌價值已經不是用數字來衡量的了,而是製造了一個明確的心理狀態──台灣社會已經無法接受誠品倒閉,無法接受沒有誠品書店了。
2017/07/17 | 精選書摘
「和平分手」的藝術:給成熟大人的行為指南
並非每段感情都能穩定地走下去,有些關係是以分手作為收場,而有的分手是以和平結尾,有的卻用暴力對待。但無論如何,怎麼妥善處理「分手」,是個充滿學問的課題。
被照顧=無尊嚴?50位末期病患對「尊嚴」的看法
加拿大的一個研究團隊開展一個為期15個月,關於病人尊嚴的研究。這個研究訪問了50位晚期癌症患者,了解他們對「尊嚴」的看法。
2016/11/19 | 精選轉載
同性婚姻會對一般人造成傷害嗎?我們很容易找到答案
表面上看似是同志的問題,實際上是人性尊嚴和人權的問題,像黑奴解放或女權運動,不知道有多少像巴比這樣的人,被霸凌、被排斥,最後走上絕路?
2016/11/17 | queerology
以保護與愛之名,行傷害之實,這樣的保護太沉重,這樣的愛太殘酷
每一個人用盡力氣,不管經濟上、感情上或是生活上的努力,不過就是在找一個讓自己安身立命的方式。我以為婚姻平權的重點是,不管有沒有愛,同志都應該有權利選擇以婚姻這種關係形式,來讓自己的人生過得好一點、安心一點、有尊嚴一點。
霸凌MV傷害了誰?比起校譽,「尊嚴」是更恰當的立論基礎
「校譽」這種群體形象本來就是許多以偏概全的判斷堆出來的,否則學校就不需要把少數成功案例(例如物理奧林匹克第一名、台大榜首)放在學校首頁和行政大樓跑馬燈上。
2016/08/30 | Sid Weng
摸頭?軍公教年終慰問金明年照發 行政院:與九三遊行無關
退伍軍人與公教勞退休人員團體將在「九三軍人節」發起遊行。行政院長林全昨(29)日突然核定105年的退休軍公教年終慰問金發給標準維持為「二萬五千元」以下,外界猜測似乎有想藉此降低遊行的力道。
2016/08/03 | Sid Weng
檢二度聲押砍警男獲准 警政署公開微電影《最好的回報》
內政部長葉俊榮受訪時表示,警察出生入死,但執勤時竟遭受民眾持刀砍殺,在民主自由台灣是恥辱,不希望此事再發生,以民主自豪的台灣社會,更應珍惜警察保護民眾身家安全的用心。
2016/07/30 | 精選轉載
如果政府決定開放Uber,計程車司機龐大的失業人口如何救濟?
計程車司機原本是社會吸納失業人口的一個正途,但沒了計程車業,他們這些沒有俱備新時代能力的人,怎麼辦?或者是更高層面的問題,當機器人取代人工的時候,社會該怎麼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