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

尊重(英語:respect)是對人或群體中的尊嚴或尊敬的正面感覺,或特定的行為表達喜歡、值得敬重的情緒。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18/08/25 | 麻辣咩

茉莉媽媽的悲劇:生孩子不容易,但敎養孩子才是最大問題

認為孩子或是另一半要什麼,而強迫自己付出,最後只會步步向對方要求同等回報,甚至變成感情勒索,最後常常落得沒有人開心。他們只要說一句「你有沒有問過我,是你自己要犧牲的」就可以推翻我們的一切。

2018/08/23 | 湯米

【插畫】「討厭」是個人偏好,但怎樣才算「歧視」?

主觀的好惡評斷一定有,但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們應該尊重與自己不同的特質,了解造就他們今日的喜惡立場背後的前因後果。

2018/05/01 | 讀者投書

「等你……就知道」這句話令人不悅的原因

比起「等你……就知道……」這樣的獨斷,我們可以選擇去陪伴和聆聽,不干涉抉擇也不做價值上的評判和比較。尊重每一個人當下的心情和感受,然後告訴他,不管成功或失敗,你的這些努力都將累積成未來的你。

2018/04/15 | 精選書摘

做一個「迷人的混蛋」:你應該贏得尊重,而非認同

那麼,什麼是「迷人的混蛋」?我覺得是這樣: 他冷熱分明, 愛恨分明, 酷得像晚秋的風, 瀟灑得像森林裡的鹿,不討喜,卻自由。

2018/02/08 | 精選書摘

希望自己死後可以「被吃掉」,道德上有問題嗎?

在非常重視道德觀的世界裡,吃人也可以是重要的習俗。E・M・福斯特的名句:「但求聯繫。」──這句話傳遞出同理、連結並重視他人的想法。

2018/02/07 | 精選書摘

要是有人希望自己死後可以「被吃掉」,這在道德上有問題嗎?

在一個非常重視道德觀的世界裡,吃人也可以是重要的習俗。我們也許會想起E・M・福斯特的名句:「但求聯繫。」這句話傳遞出同理、連結並重視他人的想法。

2018/01/19 | 讀者投書

台灣服務業中「以奧為傲」的奧客怪象

不到半年後我就換工作了,不得不說我真的無法承受某些客人的無理取鬧,一天上班大概有快10個人要跟我吵架,沒錯,奧客的頻率就是這麼高。不過總而言之都是「因為你無法達成我的需求,所以我很生氣。」

2018/01/01 | BabyHome

專訪荷蘭爸爸韋岱思:時間一到,荷蘭主管就會趕員工下班顧小孩

「荷蘭爸爸」韋岱思為台灣大學社會學博士,在台灣生活多年並結婚生子,藉著自己養兒育女的過程比較荷蘭與台灣的教育觀念差異,除了分享教養心得、觀察台灣學生的情形,亦點出台灣少子化的關鍵所在,期望各界能正視人口問題的嚴重性,並從根源著手改善。

2017/12/18 | 精選書摘

《倫理學與教育》選摘:英國教育哲學大師談何謂「尊重人」

尊重人是人類不同經驗形態中重要的規範,是挑選自坐落在個人意識中心的多樣化生活經驗中的重要原則,任何人欲與他人嚴肅討論生活方式或行動都必須正視敬人的重要。

2017/10/31 | 小花媽

台灣,怎麼有臉去看不起其他國家呢?

看不起其他國家的情況下,誰要跟你相互交流呢?台灣在全世界都被差別對待,但唯有我們平等對待他人,才能帶來轉機。

2017/09/12 | 麥志綱

為何我們總是冤冤相報,陷進關係中的惡性循環?

或許就是在最開始有人沒有適當地尊重別人,而本於互惠原則,我們這段不良關係不會斷掉,而是走向了負面的互動。

2017/09/12 | 麥志綱

為什麼我們總是冤冤相報,在關係中惡性循環地對待彼此?

或許就是在最開始有人沒有適當地尊重別人,而本於互惠原則,我們這段不良關係不會斷掉,而是走向了負面的互動。

2017/09/06 | 翁煌德/無影無蹤

北車女童裸體事件:尊重或保護?《神奇大隊長》的抉擇

針對「北車女童事件」,切入點有千百種,我自然認為父母的本意應是良善,而非炒作,也不見得同意圍觀民眾的處理方式。但我絕不認同其父母所言:「她的身體她自己決定吧!」

2017/09/06 | 周 海威

人緣靠培養,人脈靠交換,你想要哪一種?

人緣與人脈對我來說是有很大的差別,我從不會覺得「認識」多少人是一件值得說嘴的事情,因為感情如果是一種交易,你給我什麼=我就給你什麼的話,那麼永遠不會有誠信、感動的出現。

2017/07/27 | 精選轉載

無法用數字衡量的品牌價值──台灣社會無法接受沒有誠品書店

吳清友做到了在台灣很少出現的經營成就──打造了一個具備高度社會關注度的品牌。誠品的品牌價值已經不是用數字來衡量的了,而是製造了一個明確的心理狀態──台灣社會已經無法接受誠品倒閉,無法接受沒有誠品書店了。

2017/07/27 | 精選轉載

無法用數字衡量的品牌價值──台灣社會無法接受沒有誠品書店

吳清友做到了在台灣很少出現的經營成就──打造了一個具備高度社會關注度的品牌。誠品的品牌價值已經不是用數字來衡量的了,而是製造了一個明確的心理狀態──台灣社會已經無法接受誠品倒閉,無法接受沒有誠品書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