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

導演(英語:Director),是製作戲劇、電影、電視劇、紀錄片和廣告等視聽作品的影視創作團隊中全面負責藝術和技術方面事項的人。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08 | 精選書摘

《當代名導的電影大師課》:伍迪艾倫:「你們最大危險就是,自以為了解電影的一切」

伍迪艾倫本人和他的電影一樣令人著迷,他表達清晰,思考睿智。我剛開始時很緊張,因為他的公關給我的訪談時間非常少。但是,艾倫鎮定自若,自信而篤定,他從不離題,也從不會話說一半。

2021/04/01 | 翁婉瑩

那些站上街頭的緬甸演員與導演:「參與不合作運動不是因為了解政治,而是我必須做我認為正確的事」

22歲的女演員May Myat Noe接受《The Irrawaddy》採訪時表示,「我將持續與國際社會談論緬甸當前不公正的狀態,直到獨裁者失敗為止。」「談論不是出於對不正義的恐懼,而是對未來的恐懼,以及擔心自己無法為真理辯護。」May Myat Noe說。

2021/03/28 | 傅紀鋼

【專訪】《逃出立法院》導演王逸帆:最喜歡的風格是「破節奏」,只要有特色就不是爛電影

「我有時候覺得影展和補助文化在造福人的同時,也會傷害很多人。我很感謝政府每年都提供非常多資金來補助我們,但我覺得這個圈子特別容易得失心重,感覺就像是不停與他人比較。誰拿到很多錢,誰比較厲害,誰得過獎。影展文化有時候會讓人忘記拍片的目的,而補助的公平性和成效也是見仁見智。」

2021/02/23 |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鬼店》、《追殺比爾》都愛用,六種常見的「慢動作」戲劇效果

本文將介紹慢動作畫面的運作原理、拍攝注意事項等,並輔以多部電影片段解說戲劇效果,從經典成功案例看見慢動作畫面的藝術價值。

2021/02/22 | 精選書摘

看盡人生劇本的楊雅喆:在算命師父親神算桌旁長大,深知懲罰不一定要在監獄裡

小時候楊雅喆挺信這些的,覺得做壞事就會被雷劈、被車撞,但長大後卻覺得這根本是童話情節,因為他看在眼裡的,都是有錢人可以逃避司法、遠走高飛,或者緩刑沒事。「惡有惡報到底在哪裡?」這種憤慨又添增了他成為憤青的一大元素。

2021/02/05 | 法操FOLLAW

被電影耽誤的法律人:因《感官世界》遭到控告的日本名導大島渚

大島渚改編阿部定事件製作《感官世界》,由於題材極具話題性,表現手法也直接大膽,大島渚因此被控猥褻罪。但大島渚在訴訟中為自己的作品辯駁:「我拍出來的東西並不猥褻,真正猥褻的是那些沒被拍出的東西。」

2021/01/01 | 精選轉載

《靈魂急轉彎》:成功融合《可可夜總會》與《腦筋急轉彎》,簡單而深刻的三幕故事

皮克斯2020年度壓軸的作品《靈魂急轉彎》,有著以《可可夜總會》裡以生死曖昧之間的尋找抒情、又有些《腦筋急轉彎》裡對情緒與二維辯證的化解和共處。

2020/12/15 | 精選書摘

盧建彰《最大的示愛》:讀勒卡雷小說《冷戰諜魂》,反思疫情與隔離

相較於利馬斯,我們如今面對的情況,輕盈許多,只是一個簡單的狀態,容易理解。雖然不見得比較輕鬆,但我們很清楚,我們面對的是病毒,不是邪惡,我們不需要因為病毒,讓自己變得邪惡。

2020/10/11 |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令人讚嘆「這演員選得真好!」的幕後功臣:選角指導如何找出明日之星?

本文將透過Arvold製片公司的創辦人Erica Arvold,以及知名選角指導Ellen Lewis的經驗分享,帶你了解何謂選角指導,以及他們是如何為影視作品找尋合適的演員。

2020/10/08 | 精選書摘

《修身與我,有時還有小牛》:以當年火紅的程度換算,我認爲修身就是當年的邱澤

「……你到現在還是不會眼神!」這些年刻意不跟修身一起看我演的戲,就是怕像這樣的一箭穿心。微妙的是他不滿意的那場戲,我自認已經有95%的完成度,不論聲音表情肢體,當然也包括眼神。

2020/08/02 |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好萊塢展開「後疫情時代」工作模式,未來的製片策略可能就此改變

儘管疫情尚未平息,但主力電影產業的好萊塢,卻正在嘗試復工,並透過調整人力調度、拍攝方式與發行管道等,試圖兼顧安全及效率,找到最適合「後疫情時代」工作模式。

2020/07/27 | TNL特稿

名字跟作品一樣新奇,超越時代的台語片鬼才導演辛奇

回望臺灣電影史,能以電影尖銳批判時代的代表人物,辛奇導演,絕對是臺語電影界超越時代的翹楚,值得更多觀眾朋友好好重新認識。

2020/06/29 | 餵電影 WEi MOViE

【後疫情時代/電影產業】「靠天吃飯」的影視圈將經歷未知的延續,還是M型化的加劇?

娛樂產業的有趣之處就是在於它的變化多端和不可預測性,這些特質也反映在後疫情的催化結果,比起許多其他產業能具體擬定對策、預測發展,身在影視圈的我們,其實也只能且戰且走、邊看邊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