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5/16 | fanny
認識不清:專訪陳綺貞
「創作者跟讀者一樣是平凡人,一樣會被生活埋藏。讀者也許只要聽一首歌,看一場演唱會,翻開一本書,就可以呼吸到氧氣,感覺到活著是多麼美好的事。」這也是身為創作者的陳綺貞的終極追求。
2017/05/16 | fanny
認識不清:專訪陳綺貞
「創作者跟讀者一樣是平凡人,一樣會被生活埋藏。讀者也許只要聽一首歌,看一場演唱會,翻開一本書,就可以呼吸到氧氣,感覺到活著是多麼美好的事。」這也是身為創作者的陳綺貞的終極追求。
2016/07/31 | 共誌
空間與政治 :「東亞大笨蛋串聯Party:愁城鬧事音樂會」初探
從活動的籌劃,到尋找器材、場地,再到現場的一切大小庶務,活動的組織者始終秉持著龐克文化中的「自己做」原則,在臺北這座以「小清新」而著名的城市中,硬生生地創造出了一個飽含衝突與混亂的現場。
2015/09/01 | Shih Yuan
「小清新是誤國啊!」台灣傳奇樂團濁水溪公社主唱小柯的社會觀察
「我們的宗旨就是希望聽眾的身心靈獲得解放。」小柯說,濁團的表演除了要解放他人之外,最重要的是解放他們自己。透過嘗試一些不尋常的言行舉止及百無禁忌的話題,期待顛覆被套在人們身上的社會框架。
2015/08/21 | 圈圈音樂誌
小清新不是從陳綺貞開始的:回首民歌40年,看一群文青如何造就台灣獨有的音樂風景
所謂小清新,不是從陳綺貞開始的。早在1970年代初期,淡江外文畢業的正妹洪小喬,就在電視螢光幕抱著木吉他,彈唱花朵流雲、愛情與旅行。文青玩音樂,更不是「獨立音樂」始創的風氣。把詩唱成歌,風靡同代人,這樣的事情早在40年前就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