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08 | 湯米
【插畫】減刑高手「矛盾大對決」
在每一個案件裡,我們應該就事論事,不能縱放犯人,卻也別讓無辜的人擔下不可承受之罪。
2018/07/03 | 李秉芳
小燈泡命案二審維持「免死」但多了一條,這次法官如何告誡他
審判長謝靜慧宣判後,花了30分鐘說明判決理由,王景玉處在自己妄想的「非現實國度」,與現實生活脫節,「殺人時不是完全基於自由意志,是思覺失調症的半個俘虜」。
2018/06/18 | 法操FOLLAW
幻聽犯案仍被判死,主張精神障礙能作為減刑的依據嗎?
法院於107年6月7日宣判,以殺人罪判處李國輝死刑。雖然李國輝在審判時聲稱自己有幻聽,也經醫院鑑定李國輝的確有幻聽的症狀,但最終李國輝還是被判死,究竟法院判死的依據為何?難道主張精神障礙,已經不能作為減刑或免刑的依據嗎?
2018/06/05 | 李秉芳
小燈泡父親首次表態:希望判「兇手」死刑、國家讓他「看不到未來」
審理過程中,看見被告失去家庭的協助、缺少朋友支持、無法與社會連結,一次次錯失接住一個人,使其走向極端的可能;但同時也看見現行社會狀況、國家政策與機制中,幾乎沒有矯治、防止再犯的可能。
2018/04/17 | 李修慧
高等法院抱怨她「開庭都不來」,小燈泡媽媽為何不願出庭?
16日小燈泡案件召開延押庭,但小燈泡媽媽說,她看到新聞才知道審理進度,重話批評司法改革如果沒有尊重被害人,「講再多都是屁」。
對於李明哲、李淨瑜的冷言冷語,代表著對人權的輕視與侵犯
更不要說,李明哲事件背後有一個更大的人權被侵犯的問題,其實那個才是我們應該要去更在乎的,結果很多人只在乎李淨瑜的反應「正不正常」、「合不合理」,至於人權問題?無感。
2017/06/06 | 法操FOLLAW
應制定「妨害司法公正罪」來處罰媒體嗎?再探新聞自由與司法的互動
關於偵查不公開與新聞自由之間的緊張關係,過去《法操》已經刊登非常多篇文章加以探討。但本篇的討論議題,卻指向一個比較少人探究、也更加錯綜複雜的問題:可否基於偵查不公開直接限制新聞自由?
2017/05/12 | Abby Huang
【影音】小燈泡命案一審:尊重精神障礙者人權,不判死刑
法院認為,王嫌毫無同理心及罪惡感之表現,而且排斥用藥及住院治療,病識感低,擔心他在服刑完畢後,仍值壯年,恐怕會再犯,也不足以對社會暴力犯罪有儆懲之效,最後科處法定之最高刑度「無期徒刑」,以昭炯戒。
2017/04/13 | 李修慧
小燈泡媽媽:我不是反對死刑,而是反對大眾「除之而後快」的心理
小燈泡的媽媽與律師發表聲明表示,如果法院的判決也能夠仔細討論犯罪心理的構成、犯罪行為的成因、生命史和人格史中其他社會角色的影響,並藉此引起更多改善社會關係的行動,那麼小燈泡的犧牲,就能在絕地裡找到價值。
從李明哲事件中,窺見台灣社會向「非典型受害者」興師問罪的亂象
不管受害者怎麼反應,那是他們的選擇。但我們這裡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只要受害者不符合他們想像的樣子,他們反而會覺得要去攻擊那些受害者?
2017/04/05 | 精選轉載
那些對受害者說的風涼話:責怪受害者現象(victim blaming)
死刑存廢的討論很重要,我也可以理解支持與反對的論點。但我無法接受因為與受害者立場不同,而對受害者家屬說盡風涼話。即便今天受害者大力支持死刑,我也強烈反對廢死聯盟評論受害者有病,而對受害者做出二次傷害。
2016/11/25 | Kenzo
首開司改國是籌備會 蔡英文強調建立「屬於人民的司法」
蔡總統指出,也許改革很困難,也許議題很龐雜,在人民的期待前,並沒有時間可以等待。
2016/11/18 | Kenzo
總統府司法改革籌備會 小燈泡媽獲邀擔任委員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強調,整個司改的程序裡包括法律人,也包括非法律人,非法律人裡面,可能各個層面都會有,也可能曾經是犯罪被害人的家屬,這些人有不同的代表性,可以多元呈現在整個司改的籌備過程當中。
2016/09/22 | Kenzo
小燈泡父母:在悲慟中思辨,想走出一條「修復式司法」的道路
小燈泡父母指出,他們一直支持著更多元地納入證人、專家證人與專業鑑定,其理由是為了尋求解開無差別殺人案謎團的可能,掌握並開創修復式司法的新機。
2016/06/23 | Kenzo
「投身憤怒要兇手伏法無法確保事件不再發生」 小燈泡父:身為父親我決意選擇艱難的道路
小燈泡的父親坦言,每每想到這種傷害他女兒、毀他家庭的惡行,仍難以克制將凶嫌推向極刑的衝動。但他說,每次在激動過後的冷靜片刻,他也無法接受政府快速將罪犯從社會消除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