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仇恨政治當道,我們還能獨善其身嗎?
「仇恨政治」似乎愈來愈有市場,人們容讓甚至支持將侵害「他者」人權的行為合理化,以保障自己眼前的利益,卻忽略了當人權底線失守,最後可能得不償失。
仇恨政治當道,我們還能獨善其身嗎?
「仇恨政治」似乎愈來愈有市場,人們容讓甚至支持將侵害「他者」人權的行為合理化,以保障自己眼前的利益,卻忽略了當人權底線失守,最後可能得不償失。
獨立樂團和音樂真的「獨立」嗎?還是只是一個美麗的口號?
「獨立」一詞發展至今已並非單純地在形容音樂,它是能夠代表現代人對於「自我追求」的表現、肯定自身與眾不同的詞彙。因此,「獨立」已經可以被設定為整個文化中的一個現象。獨立電影、獨立音樂人、獨立藝術家,都是其中的一環。
獨立樂團和音樂真的「獨立」嗎?還是只是一個美麗的口號?
「獨立」一詞發展至今已並非單純地在形容音樂,它是能夠代表現代人對於「自我追求」的表現、肯定自身與眾不同的詞彙。因此,「獨立」已經可以被設定為整個文化中的一個現象。獨立電影、獨立音樂人、獨立藝術家,都是其中的一環。
2014/07/13 | 謝啟彬
「服務樂迷」從來不是公部門要的,那只是一種辦活動編預算的理由
對公部門而言,服務某部分樂迷從來就不是他們要的,他們在乎的是人潮與媒體能見度,不然,就會被民代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