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6 | 精選書摘
《刀爾登讀史 肆》:「通俗小說」就像一個收拾得井井有條、沒有雜物的房間
「通俗小說」和「文學小說」有其界限,但無法分明。「情節推動」(與性格或命運推動相對)是界限之一。情節推動之外,還有一個因素是我看重的。
2019/10/12 | 精選書摘
《珍・奧斯汀計畫》小說選摘:我們現在有氣派的寄件地址,更適合寫信給亨利奧斯汀
兩名來自未來的研究員連恩、芮秋穿越時空,回到一八一五年的倫敦。喬裝成一對來自西印度群島的富有兄妹,模仿十九世紀的穿著與談吐,珍・奧斯汀最愛的哥哥亨利,成為他們打進奧斯汀社交圈的金鑰匙,使出渾身解數取得她的信任。
2019/10/12 | 精選書摘
沈默讀《一掬塵土》:寫給文明的青塚圖,戲耍了人類的愛情與夢想
伊夫林的《一掬塵土》看似由愛情事件啟動,但他或無打算分析愛情與人的關係,他更在意的是,文明與人的關係,人的群體性產生文明,但文明反過來囚禁、馴化並且解除人的思維能力。
2019/10/11 | 精選書摘
《慍怒》小說選摘:我在滿地鮮血、胎盤與黏液中出生,我與那一場災難密不可分
這是愛爾蘭同志西羅爾的成長故事,一段追尋自我原生背景的旅程,從四○年代的愛爾蘭劃開序幕,心境飽受顛沛流離至今,隨著時間流逝,他挖掘到的是源自身分、家庭、國家,乃至更多與己有關的人事物。
2019/10/10 | 精選書摘
《沼澤王的女兒》小說選摘:今天以後,一切都有可能,因為我爸逃獄了
赫蓮娜・佩勒提爾有個疼愛她的丈夫和兩個漂亮的女兒,還有自己的生意。她也有個祕密:她是性奴隸生下的女兒。她母親在十四歲時遭到她父親綁架並囚禁在密西根州上半島一帶沼澤區偏僻的小木屋裡,沒有電力也沒有自來水,兩年後生下赫蓮娜。
2019/10/09 | 精選書摘
《沒有昨日,就沒有明天》小說選摘:兩人對照彼此母親的舊姓和名字,結果一樣
三起不尋常的事件、各有盤算的女性,牽扯出日常家庭底下的陰影:在臉書上貼滿幸福照片卻自殺的新婚女性、從婚禮上消失的落跑新娘、就算利用孩子也要牟財的單親媽媽,她們身上有什麼樣的過去?
2019/10/09 | 精選書摘
徐則臣《北上》小說選摘:當此之世,還有比「幹點實事」更可笑的嗎?
等他在運河邊看到更多災民順水而下,更有一貧如洗的災民船都坐不起,挈婦將雛沿著河邊蹣跚而過,義和拳的紅衣黃衫已經飄滿北中國,滅洋扶清,見洋人就殺,然後嘯聚北京,劍指皇城。
我在英國,用尼泊爾語寫下「被愛人販賣」的女性故事
尼泊爾語是尼泊爾的官方語言,做為一個尼泊爾人,我總是覺得文學書寫時,用尼泊爾語比用英語更能表達我自己。
池井戶潤《陸王》:每個角色都不浪費,最好看的部分並非熱血金句
這是非常冷靜的、長於分析事理的小說,我把它當商戰企業小說來讀。在進程神速的外在環境中,個人應如何因應時代的變動?在堅持與妥協、固本與求新之間,如何拿捏?
2019/09/27 | 精選書摘
《回家之路》小說選摘:你流經血的時候,只能告訴媽媽,不能告訴別人
穿越八個世代,雅阿・吉亞西的《回家之路》追隨兩個女孩及其後裔的人生之路,呈現了一段宏大而不失細節的家族歷史。以人物為章節主軸,串聯起一本關於家系、愛、種族與時間的獨特故事,寫盡歷史動盪和世事滄桑的離散困厄。
2019/09/27 | 精選書摘
陳雪《無父之城》小說選摘:喜歡上仇家的孩子,他將無法原諒自己
少女的人間蒸發陰影般籠罩小鎮,也召喚出小鎮居民隱而不宣的祕密:地方望族的興衰糾葛及政治角逐、神祕的新興宗教神水社、復歸的政治迫害記憶……眾人各懷心思,供詞莫衷一是,汪陳兩人試圖拼湊出線索,竟發現關鍵都直指同處。
談《牠》的小說、電視與電影:故事很重要,說故事的方式也是
說真的,異同程度像是《牠》如此明確的例子可不常見,因此除了原本就十分迷人的故事以外,光是衝著這點,不管是《牠》的小說或電影,便都因此有了另一層全都值得你找來相互比較的獨特價值。
2019/09/22 | 精選書摘
《大腦抗拒不了的情節》:掌握故事的三個核心問題,迅速留住讀者
在故事中,我們會看到「某人」想要達成一個後來才發現很困難的「目標」,在過程中他會受到「某些事件」影響,並因而「有所改變」。而故事的定義可以分解成四大要素。
2019/09/22 | 精選書摘
《大腦抗拒不了的情節》:別讓故事只有空洞的情節,「主題」才是關鍵
情節能逼迫主角去面對那些讓他無法達成目標的內心問題。而主角在故事中遭受的待遇以及回應的方式,則可以反映出主題。所以說到底,故事的重點是主角在情節發展的過程中被迫學到了什麼。
2019/09/03 | 精選書摘
《和日本文豪一起推理(上)》:為何偵探說這起命案的凶器是「地球」?
我從西洋偵探小說蒐集的奇異凶器案例有六十餘種,看小說的話很有趣, 但只摘錄方法,很多看起來就沒什麼了不起。
2019/09/02 | 精選書摘
《如果天空知道》小說選摘:別人孩子的每一張照片,都是打在我肚子上的拳頭
為了留下回憶,他在病中將自身抗癌經歷,與曾經陪伴癌末父親走過人生最後旅程的切身感受,以第一人稱寫成這本小說。書中真實的情感,身為人父的脆弱與溫柔,引發強烈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