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17 | 方格子vocus
《臺灣漫遊錄》書評:關於故事結束之後的和解
一如《臺灣漫遊錄》書中對每道菜品的精細解說,在令人著迷的文字薰染下,真正重要的,是一段漫長脈絡的理解、以及傳統上閱讀行為的顛覆。 
2020/04/19 | 劉庭妤
《我要活下去》書評:以小說架構出細緻的MERS疫情災難景象
疫情在級距極短的分秒內改變,人與人以既疏離又親密的方式接觸遠離,小說以一句漂亮的語句段落定論:「有些重要的瞬間是可以決定人生的,我們卻很少有機會提早知道那些瞬間,那些瞬間就跟往常一樣,似水般迅速流逝。」
2020/03/22 | TNL特稿
蔡伯鑫 X 林蔚昀對談《空橋上的少年》(下):即使用了「學霸式寫作法」,最想強調的還是「對話」
作者蔡伯鑫說:我希望在寫書的過程到成為這本書,可以邀請讀者一起進來冒險,冒險絕對不會是開心的,不會是輕鬆的,可能會讓你受傷,過程中需要些摸索,也會有些迷惘。可是,我們正是因為通過冒險,才能夠長大。
2020/03/22 | TNL特稿
蔡伯鑫 X 林蔚昀對談《空橋上的少年》(上):我不夠好也沒關係,因為這就是人生常態
作家林蔚昀說,在蔡醫師的小說中,朋城這孩子也感受到自己是個瑕疵品、不良品,就是被社會淘汰了。這感情十分真實,也是最觸動我的部分。
2020/03/17 | 精選書摘
許榮哲《小說課之王》:「性格決定命運」在現實過於武斷,但在文學幾乎成為定理
小說人物不是你的左鄰右舍,過著日復一日的求學、戀愛、婚姻、工作,重複性高得嚇人的公式化人生。為了戲劇性,小說人物大多身處於扭曲不協調甚至凶險的環境裡。
2019/09/07 | 潘柏翰
《觀看流星的正確方式》書評:從日常刻鑿靈光,捕捉男孩路上的魔幻時刻
鍾旻瑞擅於用一個意象或是日常中我們再熟悉不過的行為,帶出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好比小說裡以練習游泳類比到情慾探索甚至是人生,點出「我們生命裡許多事情本來就要靠自己去學習的」。
前主播劉玉嘉:56歲大叔挑戰馬里亞納「高年級實習生」
人到中年,聽從內心的聲音完成夢想,最後失去的還是得到的多?對劉玉嘉來說,選擇離開工作20多年的媒體圈,卻開始了一段新的自我探索之旅。
2019/06/08 | 精選書摘
卡爾維諾《最後來的是烏鴉》推薦序:觸及小說輕與重的極限之牆
《最後來的是烏鴉》可以當成三十盤棋的棋譜,無論這些棋譜的成敗或者最終的威力大小,品味一個天才的思路總是充滿驚喜的。第二個看點,是非常後見之明地,從卡爾維諾晚期的作品與理論回過頭去檢視那些發亮的結晶的起點或碎片。
2019/03/30 | 精選書摘
《天亮之前的戀愛》:藏不住的早熟,王詩琅留下了1930年代的「台北城三部曲」
這些小說明顯的特色,在於呈現了台北都市生活的樣貌,角色與問題皆牢牢地與都市綁在一起,尤以〈夜雨〉、〈沒落〉、〈十字路〉幾可稱為「台北城三部曲」。後來的日語世代,雖然也留下不少都市氣息的作品,不過,對比他們筆下的東京或上海,老台北王詩琅靈敏掌握住了台北專有的風景與語氣,不可取代地留下了三○年代的台北城情調。
德國最會說故事的辯護律師馮.席拉赫:庭上不會提出不利被告的言論,但這並非坐視惡行
馮.席拉赫表示,「我選擇擔任刑法律師,而非民法律師,原因是民法處理的大多是金錢利益的糾紛,而刑法背後全是人性的故事——這些故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每個讀者讀了都會感同身受。」
專訪《罪行》、《懲罰》作者馮席拉赫:刑法背後全是人性故事
馮.席拉赫表示,「我選擇擔任刑法律師,而非民法律師,原因是民法處理的大多是金錢利益的糾紛,而刑法背後全是人性的故事——這些故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每個讀者讀了都會感同身受。」
張大春 X 莫言:繁體字是正體字,還是另一種簡體字?
這本《見字如來》雖為解字之文,但讀起來卻又有些小說的快感。問起解字與寫小說的界限與不同,張大春卻談起了相同之處。寫小說的時候,他會讓自己的想像力張揚一點,寫散文的時候,有時也不免想把小說的筆法融進來,但是,關於文字這個事情,不能創造它的來歷。兩者是有相似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