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08 | 精選書摘
卡爾維諾《最後來的是烏鴉》推薦序:觸及小說輕與重的極限之牆
《最後來的是烏鴉》可以當成三十盤棋的棋譜,無論這些棋譜的成敗或者最終的威力大小,品味一個天才的思路總是充滿驚喜的。第二個看點,是非常後見之明地,從卡爾維諾晚期的作品與理論回過頭去檢視那些發亮的結晶的起點或碎片。
2019/03/30 | 精選書摘
《天亮之前的戀愛》:藏不住的早熟,王詩琅留下了1930年代的「台北城三部曲」
這些小說明顯的特色,在於呈現了台北都市生活的樣貌,角色與問題皆牢牢地與都市綁在一起,尤以〈夜雨〉、〈沒落〉、〈十字路〉幾可稱為「台北城三部曲」。後來的日語世代,雖然也留下不少都市氣息的作品,不過,對比他們筆下的東京或上海,老台北王詩琅靈敏掌握住了台北專有的風景與語氣,不可取代地留下了三○年代的台北城情調。
專訪《罪行》、《懲罰》作者馮席拉赫:刑法背後全是人性故事
馮.席拉赫表示,「我選擇擔任刑法律師,而非民法律師,原因是民法處理的大多是金錢利益的糾紛,而刑法背後全是人性的故事——這些故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每個讀者讀了都會感同身受。」
張大春 X 莫言:繁體字是正體字,還是另一種簡體字?
這本《見字如來》雖為解字之文,但讀起來卻又有些小說的快感。問起解字與寫小說的界限與不同,張大春卻談起了相同之處。寫小說的時候,他會讓自己的想像力張揚一點,寫散文的時候,有時也不免想把小說的筆法融進來,但是,關於文字這個事情,不能創造它的來歷。兩者是有相似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