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家

小說作家(英語:novelist),通常又略作小說家,指寫作小說的人。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9/16 | 精選書摘

《如何說好真實故事?》:我最初的夢想是寫一本小說,卻在創意非虛構寫作領域找到自己的使命

本書作者李.古特金德是「創意非虛構寫作」最著名的推廣者之一,自七〇年代起即投入此種文體的創作與教學,至今將近五十年。他曾創作、編輯出版超過三十本作品,並先後於匹茲堡大學、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教授創意非虛構寫作,更創辦了同名的《創意非虛構寫作》雜誌,被媒體封為「創意非虛構寫作教父」。

2022/07/16 | 精選轉載

【對談】林懷民 X 黃麗群:得獎是好事我非常感激,但關起門來千萬不能自我膨脹

林懷民:新聞系教我要客觀,我編舞從來不會愛自己的作品,不會眷戀某些段落,不好就刪就改。我期待自己寫文章要精煉,但我也很羨慕翁達傑、張愛玲,在明確的故事架構下書寫出精彩而華美的文字。他們像在翻跟斗,是特技,這是我做不來的。

2022/07/04 | 方格子vocus

華語文壇的「倪匡現象」:英雄造時勢、時勢造英雄,香港紙媒與電子媒體合力打造的大眾文化消費熱潮

如果將「倪匡現象」比喻成一個鼎的話,倪匡小說創作的特點、兩大出版集團的市場運作,是此鼎之二足,而形成此鼎的「第三足」是電子媒體的哄抬。與紙質傳媒匹配,香港的電子傳媒一直追求市場性。倪匡作品顯然是各傳媒追逐的對象。

2022/06/19 | TNL特稿

【書評】《台灣我的祖國》:台語詩句道出對母土與親族的愛,開闊的氣度有如唐朝的邊疆詩

胡長松的詩或許可歸類為「尚強主義」,那是外表與形式陽剛,好似有侵略性——究其真心本意,是要來保護更多的弱者,讀者卻一時看不清。

2022/03/03 | 潘柏翰

【關鍵專訪】郭強生:在這場文學修行的長跑中,我從未劃地自限

藉由「文學修行三部曲」,郭強生表示希望能夠讓讀者看見,作為一名創作者的他,持續在同一面向上深化、辯證,而不是像變色龍般見風轉舵。「同樣的事情能夠做二十年,讀者能夠看到我是如何更深入、更勇敢地直接面對,不停地過關斬將。」

2022/01/02 | 方格子vocus

【書評】海明威《老人與海》:將「冰山手法」發揮得淋漓盡致,其象徵意義最是令人激賞

海明威透過悲劇英雄——老漁夫桑蒂阿哥的奮戰不懈、堅持到底,告訴讀者,挫敗雖然不可避免,人生的悲哀即使難以擺脫,但若要超越有形的悲劇,贏得精神上的、最後的勝利,唯有憑藉友誼、大愛、謙遜、忍耐、勇氣和決心吧?

2021/09/25 | 精選書摘

王溢嘉《人生沒有最好,不錯就好》:大江健三郎因靈魂的不斷拷問,勇敢承擔起做為一個父親的責任

大江健三郎後來說,自己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時間用來閱讀,三分之一的時間用來寫作,還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則給了兒子。他說自己對待光的方式,就跟他對待小說一樣——每篇小說都要不厭其煩地修改多次。

2021/07/23 | 鏡文學

【專訪】臥斧談新作《一開始就是假的》:掌握話語權的人說謊,我們該怎麼辦?

寫是為了讓人生有意義,然而「意義」在當下卻顯得曖昧不堪。後真相時代,追尋真相的小說家,是將遍尋不著還是虛晃一招?循此,我們到了《一開始就是假的》。

2021/07/16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專訪】李琴峰談芥川獎新作《彼岸花盛開之島》:一個將男性排除在宗教、政治體制之外的烏托邦

她說,回顧人類歷史,人類從原始的採集、狩獵生活,在很原始時候有很多母系社會存在,但進到農耕社會後,很不可思議的,都變成父權系社會。 她在「彼岸花盛開之島」想寫的是對人類歷史的一種反思。

2021/07/15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專訪】芥川獎首位台灣得主李琴峰:獲獎是理所當然的,我在自己的作品中放進了全力

有評審認為《彼岸花盛開之島》有些用字遣詞不夠細緻,但內容融入多種語言做安排,凸顯日語是在變化的,因此這部作品得芥川獎對日本文學的意義很大。李琴峰對此表示,這是她自己創造出來的,這種的小說她未曾讀過,但很想實驗。

2021/04/21 | 精選書摘

吳爾夫《普通讀者》:《魯濱遜漂流記》的每一頁,都毫不客氣地與我們的預期相牴觸

《魯濱遜漂流記》或許就是一個典型的例證。它是一部傑作,而它之所以成為一部傑作,主要原因就在於狄福自始至終堅持以自己獨特的視角來審視一切。由於這個緣故,他處處讓我們受到挫折和嘲弄。

2021/03/26 | 鏡文學

【書評】陳雪《親愛的共犯》:看「台灣宮部美幸」甩斧頭,祭出人性試煉的重擊

比起本格派的出手,陳雪在《親愛的共犯》所要展現的,確實更接近宮部美幸那般,往「社會派」的方向傾斜,比起享受解謎鬥智的刺激感,更多是一拳打在你心臟胸口上人性試煉的重擊。

2021/02/28 | 洪啟軒

專訪《親愛的共犯》小說家陳雪:只要人心有異,「家」也可以是地獄的代名詞

陳雪看似從犯罪事件下手,寫作小說卻想叩問的是:「人為什麼犯罪?而哪一種人,願意成為你的『共犯』?」在罪與罰之間擺盪的真實,是《親愛的共犯》最為精湛的內裏,一切交由讀者自行感受與推敲。

2021/01/30 | 精選書摘

《魯迅小說全集》朱宥勳導讀:如果世界真是一個鐵屋,也只能報之以一抹犬儒的微笑

直到上了研究所,對臺灣文學史有比較清楚的理解之後,才明白魯迅的小說,在過去一百年的臺灣,經歷了多麼複雜的引介、傳承、禁制與解放之波折。

2021/01/28 | TNL特稿

哈金《湖台夜話》推薦文:安身立命於邊緣,為一生的書寫打造家園

《湖台夜話》中哈金則進一步分享他的創作論、文學觀與美華文學場域的觀察,每篇短文篇幅不長,都耐人尋味。讀者可以看見哈金流亡到英文創作中的歷程,備極艱辛,在他獲獎無數的風光下,其實經歷了反覆的修改,投稿受挫,以及長期不間斷的創作堅持。

2021/01/24 | 劉庭妤

沙林傑《法蘭妮與卓依》書評:讀者面對的不再是桀敖不馴的少年,而是略微苦澀的哲學辯答

唯心與唯物的辯證,就在卓依與貝西——這兩名迥異卻又有血緣關係的角色裡,淋漓盡致地呈現,場景設定在平凡無奇的浴室中,單靠對話撐起龐大的邏輯辯答,可看到沙林傑驚人的文字技術,藉由角色對話,實為自問字答、自我對弈。

2021/01/20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專訪朱嘉漢:巴塔耶的作品是加速器,他讓我在文學裡感覺更自由

巴塔耶的魅力何在呢?朱嘉漢正色道:「我認為,當他逼近了那個不可言說的極限體驗時,就會乾脆地停筆,讓沉默發生。那就像是人類遇到某些神聖的時刻,會突然集體陷入巨大靜默一樣。這是文學的本質,而我覺得巴塔耶的作品已經碰觸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