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家

小說作家(英語:novelist),通常又略作小說家,指寫作小說的人。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21 | 精選書摘

吳爾夫《普通讀者》:《魯濱遜漂流記》的每一頁,都毫不客氣地與我們的預期相牴觸

《魯濱遜漂流記》或許就是一個典型的例證。它是一部傑作,而它之所以成為一部傑作,主要原因就在於狄福自始至終堅持以自己獨特的視角來審視一切。由於這個緣故,他處處讓我們受到挫折和嘲弄。

2021/03/26 | 鏡文學

【書評】陳雪《親愛的共犯》:看「台灣宮部美幸」甩斧頭,祭出人性試煉的重擊

比起本格派的出手,陳雪在《親愛的共犯》所要展現的,確實更接近宮部美幸那般,往「社會派」的方向傾斜,比起享受解謎鬥智的刺激感,更多是一拳打在你心臟胸口上人性試煉的重擊。

2021/02/28 | 洪啟軒

專訪《親愛的共犯》小說家陳雪:只要人心有異,「家」也可以是地獄的代名詞

陳雪看似從犯罪事件下手,寫作小說卻想叩問的是:「人為什麼犯罪?而哪一種人,願意成為你的『共犯』?」在罪與罰之間擺盪的真實,是《親愛的共犯》最為精湛的內裏,一切交由讀者自行感受與推敲。

2021/01/30 | 精選書摘

《魯迅小說全集》朱宥勳導讀:如果世界真是一個鐵屋,也只能報之以一抹犬儒的微笑

直到上了研究所,對臺灣文學史有比較清楚的理解之後,才明白魯迅的小說,在過去一百年的臺灣,經歷了多麼複雜的引介、傳承、禁制與解放之波折。

2021/01/28 | TNL特稿

哈金《湖台夜話》推薦文:安身立命於邊緣,為一生的書寫打造家園

《湖台夜話》中哈金則進一步分享他的創作論、文學觀與美華文學場域的觀察,每篇短文篇幅不長,都耐人尋味。讀者可以看見哈金流亡到英文創作中的歷程,備極艱辛,在他獲獎無數的風光下,其實經歷了反覆的修改,投稿受挫,以及長期不間斷的創作堅持。

2021/01/24 | 劉庭妤

沙林傑《法蘭妮與卓依》書評:讀者面對的不再是桀敖不馴的少年,而是略微苦澀的哲學辯答

唯心與唯物的辯證,就在卓依與貝西——這兩名迥異卻又有血緣關係的角色裡,淋漓盡致地呈現,場景設定在平凡無奇的浴室中,單靠對話撐起龐大的邏輯辯答,可看到沙林傑驚人的文字技術,藉由角色對話,實為自問字答、自我對弈。

2021/01/20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專訪朱嘉漢:巴塔耶的作品是加速器,他讓我在文學裡感覺更自由

巴塔耶的魅力何在呢?朱嘉漢正色道:「我認為,當他逼近了那個不可言說的極限體驗時,就會乾脆地停筆,讓沉默發生。那就像是人類遇到某些神聖的時刻,會突然集體陷入巨大靜默一樣。這是文學的本質,而我覺得巴塔耶的作品已經碰觸到了。」

2021/01/04 | 精選書摘

《這樣學習改變了我》:村上春樹式「馬拉松修行」,可說是一種窮究真理的學習型態

為了培養持續寫長篇小說的意志力和體力,必須鍛鍊身體。基於這個信念,村上春樹一天跑十公里。他跑馬拉松,挑戰鐵人三項。因為基本上,動腦仰仗的是「身體」的能力。

2020/12/23 | 藍玉雍

帕慕克《紅髮女子》書評:從「井」的挖掘反思創作與文明,重探三代父子的糾結關係

從「井」的角度切入帕慕克的新書《紅髮女子》,是有意思的。因為書的第一部份,描寫的就是挖井人的世界。即一對挖井師傅與學徒間發生的故事,從兩人如何建立深厚、情同父子的羈絆,到如何因工作的不順,產生隔閡,最後關係破裂。

2020/11/29 | 劉庭妤

《落失男孩》書評:「再現」生命經驗的(不)可能,如同「為大象穿緊身衣」

男孩普通卻又不普通,平凡的活、平凡的死,平凡的自命不凡——這不就是常人嗎?死亡是人間最公平的審判,不因身份、地位而阻卻它的到來,葛洛佛和我們沒什麼不同,我們都是葛洛佛。

2020/11/01 | 精選書摘

金英夏《懂也沒用的神祕旅行》:身為作家,我幾乎沒有從旅行中獲取過靈感

我不會為了獲取靈感,或是創作而出國旅行。相反的,為了遠離這些,我才會踏上旅途。正如做激烈的運動會讓人無法思考,最終獲得精神上的放鬆一樣。在沒有雜念、四周聽不到母語的地方,我才能感受到平靜。

2020/10/15 | 王薀老師

幽默且多產的小說家馬克吐溫,未曾被生命中的慘痛與困頓擊垮

馬克・吐溫雖然日後名噪一時,成為所有文學界中仿效追尋的標的,可是他的童年其實過得並不是那樣地順利。

2020/10/04 | 藍玉雍

梶井基次郎《檸檬》讀後感:我們需要一顆檸檬,重新拯救對貧乏生活的想像

因為在我看來,梶井基次郎在〈檸檬〉想講的並不是追求小確幸的心態。而是想要透過一種若有似無的小確幸,去反映人在面對內在深層的空虛和寂寞時,所展現的瀟灑。而這種瀟灑,將使作家們繼續毅然地追求自己的生活理念。

2020/09/27 | 劉庭妤

《枯枝敗葉》書評:馬奎斯充滿魅力的悲傷源頭,從混亂衝突的童年凝視「香蕉大屠殺」

混亂、複雜、關係龐雜又不穩定的童年,對一個不到十歲的孩童來說,無疑形成巨大壓力——沒想到,這卻開展出日後風靡二十、二十一世紀的魔幻寫實敘述技巧,融合了外公戰與死的生命紀年,以及外婆迷信的生靈胡說,馬奎斯的魅力至今不曾衰退。

2020/07/19 | 劉庭妤

海明威《老人與海》書評:硬漢不向命運低頭,卻不得不輸給時間

有別於其他現代主義小說中細膩的心理描繪,硬漢們轟轟烈烈的生死,就像海明威質樸對待自己的生命,向命運出拳,其實反映了進步史觀下的美國男性性格。

2020/06/25 | 50+(Fifty Plus)

小說家朱天心:遺囑一張A4紙寫完,人生牽掛沒有想像得多

悲傷痛苦雖不可免,朱天心努力找尋箇中意義。步入中年後,有時聽到同輩作家,都已吃喝玩樂去了,心中似不再存有目標想望,她難免覺得自己還好,還認識很多接地氣的人,過著一種接地氣的生活。

2020/06/14 | 50+(Fifty Plus)

小說家郭強生的尋琴/情之路:50歲後需要的不是愛,而是情

50之後,對郭強生而言,能陪伴自己的人,是在關鍵時刻可以信任的人,這遠比朝夕依偎的甜蜜更重要。「50歲之後的我,要的是情。」他說。「情跟愛還是有些不同的。愛是動詞,但情是一種狀態。愛這個動作可以停止,但情是切不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