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9 | 多元文化行動計劃

紀念佛教傳入斯里蘭卡,圓月日思考生命意義:普桑節的起源與習俗

於香港慶祝的普桑節可說是十分低調。原因之一是一直以來香港並沒有斯里蘭卡佛教廟宇。然而,斯里蘭卡社區都盡力舉辦這個重要的節慶,過去20年的普桑節都是在泰國人的佛寺慶祝。

2020/05/20 | Pitty先生

平時如陌路,抗爭變手足?反思南亞裔港人處境

因為抗爭中同一陣線,少數族裔又突然搖身一變為「南亞手足」——那些「南亞手足」,恰恰便是長久被主流社會定義為「不願」融入、自絕於天下的一群。喚出「南亞手足」一詞之前,我們有沒有了解過這班「手足」?

2020/04/21 | 多元文化行動計劃

疫情下少數族裔學生的學習困難

在疫情下,教育局照顧少數族裔學生的特别需要責無旁貸,如協調學校或社福機構借出手提電腦予學生,又或提供更多中文科電子教學資源,讓學校老師可集中精神在教學,通過與學生網上互動照顧到學生的需要。

2020/04/02 | 多元文化行動計劃

3月21日過新年?巴斯人的新年習俗

巴斯人早在18世紀末便從印度開始進入中國經商,後來因為戰亂,巴斯人移居到香港,對殖民時期的香港發展有很大影響。

2020/01/17 | 多元文化行動計劃

從「冷門」手工藝看香港多元文化——皮納塔的故事

以下我們分享書中ㄧ個較為「冷門」的手工藝。「冷門」是因為在香港,南美委內瑞拉裔的居民比較少,説西班牙語的機會也不高,而大眾説起南美就往往只想起足球和森巴舞。我們的朋友沃美娜女士就從慶祝活動入手,和我們分享了「皮納塔」的歷史故事和製作方法。

2019/12/14 | 國際大風吹

【國際大風吹】投票不是基本權嗎?美國選民「失格」爭議

在現代的民主社會中,投票權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看似理所當然的「一人一票」,在實施上卻存在灰色地帶,像是美國的查驗身分證和非活躍選民篩選機制,在某些州便剝奪了選民投票權,然而,有時不一定是選舉制度侵害選民的權益,社會環境與文化也影響了民主大國英國、印度選民的投票權。

2019/12/12 | 多元文化行動計劃

不同文化的相聚——校園中的文化共融

參與和了解是促進文化交流的第一步,若要更進一步達致文化共融,則需各方保持開放和尊重的態度。一周的校園多元文化活動,讓校内參與者都走出了關心他國文化的第ㄧ步。

2019/10/31 | 多元文化行動計劃

香港少數族裔面對的中文教育問題

現時教育政策並未能切合少數族裔青少年的學習需要,這制度上的缺陷令少數族裔學生因未能學好中文,導致他們的升學選擇和就業發展受到局限。

2019/10/21 | 譚蕙芸

10月20日,重慶大廈最美麗一刻

岑子杰遭南亞裔人士襲擊後,有人擔心重慶大廈和清真寺會於10月20日九龍大遊行受到破壞,不過最終這些都是過慮,重慶大廈出現多元包容的畫面,而不禮貌對待清真寺的則另有其人。

2019/10/21 | 多元文化行動計劃

居港西孟加拉邦人的「杜爾加女神節」

對居港西孟加拉邦人來說,杜爾加女神節不但是宗教節日,更是一個多功能的社區活動,使同鄉團結起來。

2019/08/29 | 多元文化行動計劃

尼泊爾裔在香港——點只啹喀咁簡單

在尼泊爾,提哈節是印度教的第二大節日,在個人、靈性及家庭層面都具有重大文化意義。提哈節為期五天,每天舉行儀式向神明,以至與人類有緊密關係的動物致敬。

2019/08/08 | 陳婉容

在這場運動中,但願香港的少數群體都可以找到自己身位

歧視和貼標籤很容易,真正理解很困難,如果我們在這場運動中想像的,是一個每個人都可以活得自由的民主社會,我們就不能只靠叫口號,也不能只靠打倒敵人。真正的敵人許多時候在我們心裡。在這場運動中,假如在香港的少數群體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身位,在建設民主社會的途中可以表達自己的聲音,我覺得絕對是這場運動最偉大的成就之一。

2019/07/17 | 李秉芳

要少數族裔女議員「滾回她們的國家」,川普民調竟不減反增

川普日前推特文章惹火民主黨議員,眾議院16日晚間投票通過動議遣責川普,決議案的正式名稱就叫做《譴責川普總統針對眾議院議員的種族歧視評論》。

2019/07/16 | 李秉芳

要少數族裔女議員「滾回國」 特朗普:很多人贊同我

特朗普這番言論讓民主黨人士相當不滿,起初保持沉默的共和黨人今天也站出來反批特朗普,唯一非裔共和黨議員Will Hurd表示:特朗普這番行為不配成為這個自由世界的領袖。

2019/03/11 | 精選轉載

《Marvel隊長》貝兒娜森有歧視白人男性嗎?

《Marvel隊長》貝兒娜森所批判的,是少數族裔與弱勢性別,難以獲得足夠的注意與機會。然而,屢屢將矛頭指向「白人男性」。卻讓原本的議題,焦點出現嚴重的模糊。

2019/03/08 | 精選轉載

《驚奇隊長》布麗拉森有歧視白人男性嗎?

《驚奇隊長》布麗拉爾森所批判的,是少數族裔與弱勢性別,難以獲得足夠的注意與機會。然而,屢屢將矛頭指向「白人男性」。卻讓原本的議題,焦點出現嚴重的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