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08 | 精選書摘
延邊朝鮮族:全中國「最聽話」的少數民族自治州
大多數的朝鮮族除了不像藏人、疆人一樣排斥中國政府之外,甚至年輕一輩對於「祖國」的認同已經從父爺輩的朝鮮半島轉變成中國。朝鮮族的國族認同在這幾年來,是如何有這樣的轉變呢?
2018/09/02 | 李秉芳
兩週前他是美國頂尖大學留學生,維吾爾青年一回國就成了「再教育」的階下囚
與中國發展經濟夥伴關係,讓這些國家有口難言,不便對新疆局勢發表意見,身為一帶一路的夥伴國,埃及甚至曾協助中國打壓新疆的維吾爾族人。
2017/12/19 | 精選書摘
甲午戰後中國持續模仿日本,「中國文明的歷史」就在十九世紀劃下句點
一八九五年之後的時代,中國人的自我認同是透過日本型的文明所形成的。另外,中國人的民族意識受到日本的影響,可說是反抗日本壓迫之下的產物。這已經不再是中國文明的世界,而是在日本文明的強烈影響之下重生,擁有全新特質的中國。
2017/09/22 | 辜振豐
在日朝鮮人的光與影:歧視、排除、和解
他們遭到排除是跟天皇制息息相關的。平時,天皇在日本人心中是「神聖的象徵」,為了鞏固這種神話務必要製造「污穢」,如此一來在日朝鮮人便成為這種集團心性的「替罪羔羊」。
2017/09/20 | Mata Taiwan
我媽對我說,我們是來自中國的「山地人」
從沒想過媽媽兒時的一句「我們是山地人」,背後所蘊藏的是深刻的族群文化與歷史記憶,而我們正是那一群在歷史中被遺忘的人。
2017/09/04 | 觀念座標
黑皮膚就像髒衣服:旅遊指南不會告訴你的「中國種族歧視」
如果中國希望有一天能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人人景仰的國家,它必須先解決它的種族問題。這個議題在中國國內助長動亂,在海外破壞它的名譽。習近平講「中國夢」——我們只希望中國出口的是寬容,而非種族歧視。
2017/07/07 | 精選書摘
百年前日本社會的「劣等民族」:飽受各種歧視的愛努人、部落民與朝鮮移民
在新世紀之初,一些部落民成員開始組織自我改良的社團,鼓勵部落民接受教育,移風易俗,以便能夠融入主流社會。當這些努力收效甚微時,一些忍無可忍的部落民成員開始採取更加激進的措施。
2017/04/22 | 李修慧
「下葬前都還有知覺」,印尼少數民族把死人當活人照顧12年,每天供餐、洗澡、換衣服
體面且盛大地下葬,成了托拉查人最昂貴也最重要的活動,有些人甚至會為了替重要親人風光大葬,存上一輩子的錢;因為這些「死亡盛宴」往往要持續10多天,開支幾乎是一般工作年薪的10倍,這也是為何當地人的遺體久久才會下葬的一大原因。
不滿停火協議被推翻,哥倫比亞原住民、非裔社群上演「花的遊行」
哥倫比亞政府與左翼武裝革命軍的武裝衝突長達50多年,雙方的停火協議,最終遭公投結果以不到1%的差距被推翻。原住民團體及其他社群於10月12日走上首都波哥大的街頭抗議,呼籲尊重和平協商。
2016/10/21 | 羊正鈺
只能用「少數民族」?中國文創展上強拆台灣「原住民」招牌
原住民立委Kolas Yotaka表示,10月12日中國官媒新華社公布了編輯規範用語,其中有幾點看了是忍不住苦笑出來:
2016/09/12 | Jessie Yang
取得難民身份機率只有1/500——辛巴威難民在香港
「難民這種議題本來就是兩難的,我不否認有些會從事販毒和搶劫,但在你做出任何結論之前,你不該只是聽信所有媒體告訴你的事。」
2016/08/29 | The Glocal
緬甸少數民族的國家認同問題──以果敢族為例(中)
與中國漢民族為同一民族共同體的果敢族,在其內心深處無法忘卻對以漢族為主體民族的中國記憶,以至於「大多數果敢人內心的祖國仍然是中國」。
2016/08/27 | The Glocal
緬甸少數民族的國家認同問題──以果敢族為例(上)
果敢族是緬甸一個較為特殊的少數民族,在民族的歷史發展上,他們與中國漢民族具有相同的血脈關係;在地理分佈上,他們與中國毗鄰而居。而果敢族長期游離於緬甸政權之外的政治現實,撕裂了果敢族與緬甸主流社會間聯繫的紐帶。
死亡不代表告別:印尼這群人藉著和遺體相伴,以榮耀他們對先人的愛
療癒傷慟最好的辦法是時間,我們為何不能跟托拉查人一樣,給自己多些時間,依照傷慟自身的步調走完這段歷程呢?
緬甸和平新曙光 反抗軍望與新民選總統共同「終結內戰」
自1948年緬甸結束英國殖民統治獨立以來,各地的少數民族就開始爭取自治,與軍政府展開武裝衝突。
2015/10/28 | 讀者投書
「你是漢族,幹嘛包頭巾?」從新疆司機拒載看民族間的刻板印象
你可能以為照片中大眼睛的維吾爾小孩,在半倒塌的黃土牆前開心玩耍,才代表著維吾爾民族風情,但實際上背後透露的,是新疆的原住民,在自己數個世紀以來居住的土地上,被日漸邊緣化的殘酷現實。
2015/08/02 | 李律鋒
寄居在語言裡的戒嚴幽靈—關於反課綱微調事件的反省
面對戒嚴時代的催狂魔,年輕的一代們,他們有正面思考的能力,可以大聲喊出咒語,用快樂的記憶與正面的力量,將這些催狂魔驅逐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