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要課綱用《詩經》,要鎮暴用《尚書》──經書真的可以治國嗎?
就像今日我們對博士學者治國的質疑,知識是否能完全等同於行政力,而學術的專業能否照應實務的變化,這難免會遭致質疑。風俗淳美的好時代是真的過去了,還是還未到臨?我們不妨繼續看下去。
古時候都講文言文?今天就來說一個古代「文白之爭」的故事
眼見時代的巨輪碾壓興替,這才覺得眼前一切紛紜甚囂的糾結,其實只是歷史的片羽、宇宙的微塵,那麼這樣來看,在如何壯盛的紛爭終究落幕,而回過頭我們終究以另一種文言的姿態被記下一筆,或根本湮滅無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