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1 | 彭成毅
資本主義下的新加坡如何進行社會正義:從組屋、小販中心和職總超市說起
奉行資本主義的新加坡屬低稅率國家,不過這並不意味新加坡奉行絕對的「經濟不干預」政策,反之新加坡試圖保障民眾的居住權,及控制物價水準,讓在新加坡的公民或永久居民實現負擔的生活水準。
2019/10/29 | 讀者投書
柯文哲宣示「拆光違建」勇氣十足,但有想過拆完之後的事嗎?
台北市30年以上的老屋共佔總房屋數的68%,而這些現存的老屋幾乎都有程度不一的違章建築,要動這一塊幾乎等於要拆一半以上市民的房子,這也是為何陳水扁市長當年想遏止違建猖獗的歪風,卻同時下了83年前老違建暫緩拆除的行政命令。
2019/07/24 | 李修慧
台中市政府為了「充裕市庫」,以38億賣掉能蓋3500戶「社會住宅」的土地
台中市政府說明,開發完成後,土地改良後也可以連帶增益地價稅、房屋稅收入,進而充裕市庫,使全體市民共享開發果實,創造市政良性循環。
政府推出的「變調版」實價登錄2.0,最終是誰得益?
行政部門原本打算待去年地方選舉後處理避免爭議,但執政黨慘敗後的2020政治盤算下縮手,更撤下「實價登錄資訊揭露至門牌」、「預售屋即時登錄」,趕在今年修法通過一部閹割版的實價登錄2.0。
2019/06/21 | 李秉芳
政院推出房租補貼讓單身青年「敢婚敢生」,世界各國比一比
以雙北地區為例,台北市月收入在4萬1以下、新北市在3萬6以下的單身青年或婚育家庭都可以申請房租補貼。
2019/05/27 | 眼底城事
居住的第三條路:不只是共居的「合作住宅」,如何避免淪為炒房工具?
「住宅合作社」是建商興建的住宅和政府興辦社會住宅、出售型住宅(如國民住宅、合宜住宅)之外的第三條途徑,合作住宅的社員除了可以參與規劃設計自己的家,還有哪些優點?而如果要避免淪為炒房價的工具,合作住宅得實踐七大原則。
2019/03/20 | 精選轉載
【插畫】說個笑話,「居住正義」
花花綠綠的鐵皮屋,在水塔旁,運氣好的畫掛著一台冷氣,而雙北合計這28萬戶還未拆除的「違建」,常常就是異鄉打拼人的家。
2019/03/13 | 讀者投書
居住是基本人權嗎?從「大觀社區強拆案」談起
即使關於居住權保障的文字都明白寫在法條、高掛政府網站、經過副元首清楚宣示,退輔會仍決定在3月18日強拆板橋大觀社區。
2019/03/08 | 精選轉載
【圖輯】「被國有地」之後:板橋大觀社區迫遷事件簡介&爭議釐清
「大觀社區」近日將遭到強制拆除,大觀的形成背景是什麼?這個「非列管眷村」為何成了「違建」?他們訴求的原地安置是想侵占土地所有權嗎?以下一一簡介。
讓居民被「隱形迫遷」的不平等住屋市場
社會住宅不斷淪為周遭居民嫌惡的「鄰避設施」,背後就代表居住不再是單純的使用價值,而是「資本累積」商品的強烈社會暗示,而勝出者往往是價高者得。這種經濟競標的生態,為住宅交易快速增值的同時,自然也將有限經濟能力的勞動階級推往邊陲,如同一種「隱形迫遷」。
2018/08/08 | 精選轉載
【插畫】姑婆神邏輯:買不起殼,你可以貸更多
年輕人買不起房的原因是房價高,但內政部卻只開放青年貸更多,讓大家多買賣不掉的房子,不但可能繼續墊高房價,更使年輕人落入繳房貸的迴圈,試問這樣得利的是建商、銀行還是老百姓?
「非洲烏托邦」開普敦的無家者,仍在等待負擔得起的居住正義
南非憲法保障每個人的居住權,但開普敦房地產價格高居全國首位,政府又沒有供應足夠的社會住宅,因此開普敦只對少數人而言是非洲的烏托邦,種族隔離和區域隔離的遺害顯然尚存。
三鶯部落:從遷移和抗爭中看見家的想像
長久以來,都市原住民面對政府壓迫、經濟剝削以及族群互動的歧視經驗,飽受負面且不符公平正義的待遇,也得不到主流社會的關注。一九九四年月臺北縣政府依防洪整治為由,通知大漢溪沿岸的違建戶搬遷,三鶯部落成為拆遷對象之一。
2017/12/16 | Lo
花蓮縣長批中央讓年輕人一輩子當房客,砸22億蓋809戶賣斷式「青年住宅」
縣長傅崐萁強調,花蓮是全台第一個落實居住正義的縣市,讓年輕人有房屋及土地產權,使花蓮青年安心成家並創業,將人才根留花蓮,創造地區的經濟發展。
2017/11/29 | 李修慧
「租賃專法」提供4項保障後,租屋市場還有什麼要解決?
過去租屋黑市多,房東完全不用繳稅,即使現在政府有免稅獎勵,房東還是要負擔稅負,能否讓屋主願意透明化手中租屋,有待觀察。
2017/09/16 | 精選轉載
我對柯P的看法,一如沙俄時代的猶太人看沙皇——祝他長命百歲,但離我遠一點
柯P對待自己的態度是右派,但正如我之前說的,他會變成左派的共主,因為他一生都沒在生產者的那邊待過,對財富的來源沒有深刻的了解,還沒看過真正的左派地獄。擁抱左派理念,不但會幫他勝選,他還會覺得是在人間行善。
2017/09/04 | Lo
「未來大人物」輪番挑戰,柯文哲:搞掉UBER是錯誤、選手村可給無家者住
李佳庭糾正柯文哲,雖然部分街友屬於「自願流浪」,但大部分都是現實條件考量,柯反問「Are you sure?」,李則回「I am fucking s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