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23 | 伊佳奇

各路人馬爭食「一國中一日照」大餅,衍生出認知症「童稚化」照護困境

倘若台灣還有三百多間以上的日照亟待設置、設計,這些日照承接團體欠缺專業知識下,仍會依循現有日照的建築模式,甚至邀請這些已投入日照的建築師來規劃,自然就繼續將已過時或偏狹的設計理念,及教室方式來設計規劃,空間就限制並影響生活照護的模式,童稚化模式自然繼續主導台灣認知症照護。

2020/05/12 | 讀者投書

解開潛水鐘的鑰匙:「生活自立功能訓練」如何幫助失能者人生逆轉勝?

以回歸「人性自主需求的嚮往」為核心的生活自立功能訓練,我們必須先擺脫對於「失能者」等於「永遠依賴者」的刻板想法。照顧服務專業提供者也必須將照顧技術或以工作者為中心的思維角度,重新換位思考。

2020/02/23 | 阿登的老人學筆記本

長照2.0「居家服務督導員」有哪些不為人知的辛勞?

為了讓照顧服務員能夠賺取足夠的薪資,居家督導員必須努力的安排旗下服務員的班表,讓接到的案子時間安排順暢與服務的路程也要順暢。另外,案主、政府機關與服務員之間的聯繫更是居家督導員相當重要且花費時間與體力的一項業務,其中的眉眉角角是局外人相當難理解的。

2019/05/02 | 愛長照

老後生活不能只設想「優雅」,居住地務必列入選擇考量

當我們現在可以很輕鬆地四處趴趴走時,很難想像老弱之後,是步步驚心、處處障礙,隨時需要各種協助。想要尋覓老後的理想住居地,一定要想得更遠一點、想得更弱一點。有哪些重點,必須要列入考量呢?

2018/12/14 | 伊佳奇

「滾動執行」已兩年的長照2.0,未來會有健全的一天嗎?

長照2.0雖不致病入膏肓,但發展至今,問題也盤根錯結,一路且戰且走的衛福部應重新檢視問題之所在,分別從政策及組織面改進;以政策科學方法,進行政策評估,並重塑組織文化、檢討組織結構,加速完成電腦系統、相關法規子法等建制,強化溝通與宣傳能量,期望能在2020年先健全長照2.0體系的基礎建設。

2018/05/21 | 精選書摘

一個人很自在,但老後獨居的九大風險你都想過了嗎?

一個人過日子很自在,但是一個老人過日子,最好還是把可能的風險先「預演」一遍。不要太輕忽一個人的虛弱老後,列出獨居老人可能面臨的種種風險,提早因應老後的各種挑戰。

2018/05/18 | 精選書摘

一個人很自在,但老後獨居的九大風險你都想過了嗎?

一個人過日子很自在,但是一個老人過日子,最好還是把可能的風險先「預演」一遍。不要太輕忽一個人的虛弱老後,列出獨居老人可能面臨的種種風險,提早因應老後的各種挑戰。

2018/05/18 | 愛長照

偏鄉居服員的三大困境,不是用「做功德」就可以一語帶過

在「都市」的居服員,況且遇到許多問題,那麼,服務在被定義為「偏鄉」區域的居服員們,他們的現況與處境是否更為困難?有三件事,你一定要了解,因為「長照」不只發生在都市,也會發生在偏鄉。偏鄉居服員的困境,更不能用「做功德」一語帶過。

2018/01/10 | 愛長照

人力與醫療資源匱乏的偏鄉,長照2.0該如何因地制宜?

偏鄉地區的長照資源及人力不足一直是難以突破的困境。願意到偏鄉工作的長照人員本來就少,即便有人,留任又是另一個難題。所以常有「所提供的服務,不足以供應民眾需求。」的狀況。偏鄉長照的問題,盤根錯節,可以從人力、資源、法律等五個方向觀察

2017/11/24 | 李修慧

長照服務員「把屎把尿」月薪只有3萬,賴清德:就當做善事、做功德

賴清德致詞時表示,「那我們照服員在照顧老人,會說啊,三萬多塊錢,好像不划算,工作的條件已經超過忍耐的程度,愛心施展有一點點困難,我要在這邊也要勉勵照服員這是一做個功德,一個做善事的行為。」

2017/04/07 | 巷仔口社會學

「長照2.0」的三個案例:沒有自主生活的選擇、一天只能換兩次尿片、機構不是人住的地方

以下分享三位障礙者在臺灣社會如何為了和多數臺灣公民一樣,可以自主生活在社區,融入社區的故事。期待受到當前政府積極推展長照2.0的重視,包括今年底身權公約審查的參考。

2016/08/18 | 沈政男

如何簡單辨識老人是否患有失智症?試試「三種東西測驗法」

失智症的記憶退化是剝洋蔥式,也就是比較近的記憶先失去,然後由近而遠,一層層剝去,而如果以為死去好多年的親人還活著,通常記性減退已到了不算輕微的程度。

2016/08/18 | 沈政男

如何簡單辨識老人是否患有失智症?試試「三種東西測驗法」

失智症的記憶退化是剝洋蔥式,也就是比較近的記憶先失去,然後由近而遠,一層層剝去,而如果以為死去好多年的親人還活著,通常記性減退已到了不算輕微的程度。

2016/07/20 | 沈政男

「錢太少」是蔡政府「十年長照2.0」的致命傷,「照顧殺人」悲歌就難以杜絕

分級醫療的問題也會出現在分級長照——有A級長照,為什麼還要接受C級服務?有醫院等級的日照中心可去,為什麼還要去里長伯家接受什麼巷弄長照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