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工人搞公司》:民主企業自己來,行不行?
2018勞工影展的開幕片《工人搞公司》討論的是「經濟民主」的議題:該片並沒有讓「經濟民主」變成理想主義的空包彈,它以美國Equal Exchange合作社為例,證明民主式的經營模式是可行的,而勞工更可以在這樣的體制中,展現其才能並創造自我實踐的價值。
2018/09/11 | 精選書摘
讓兩天制周末得以落實的原因,是1929年經濟大蕭條
最後,相當弔詭地,讓兩天制周末得以落實的並非利他主義或激進行動,而是經濟蕭條,也就是爆發於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大家認為縮短工時是緩和高失業率的方法——每個人都做少一點,那就會有更多人有工可做。
2018/08/31 | 李修慧
永遠都在當「叛徒」的楊偉中為了救女兒溺斃,享年47歲
擔任工運幹部卻娶了資本家之女、社運出身卻加入「威權政黨」、曾任國民黨卻成為不當黨產委員。《今周刊》針對楊偉中的專訪報導,形容他「永遠都在當『叛徒』」。
2018/08/07 | 李秉芳
長榮、華航機師取得合法罷工權,勞動部:重點是實質協商而非罷工預告
華航與長榮的機師工會罷工投票比例高達85%,同意比例則高達98%,皆取得合法罷工權,創下台灣航空史上首例。
因罷工被取消班機能夠求償嗎?來看看英航和法航的例子
在英航與法航的案例中,如果罷工行為是由航空公司員工發起的,理應航空公司能知曉問題正在發生發酵,而且應該是有在內部進行溝通協商,可惜破局才會走上罷工一途,因此我們才認為應是航空公司可提前避免發生,不屬於特殊狀況。
2018/07/28 | 李秉芳
長榮、華航機師罷工投票已過半:只為了別連飛12小時、惡劣天氣能自主決定停飛
現在存在許多過勞航班,班表遊走在合法邊緣,只要天候不佳就常超時,甚至航空公司不願意多派遣機師,長程航線可能一飛,有的機師得連撐12小時。
2018/07/10 | 羊正鈺
勞動部又預告:這9個行業比較「特殊」得鬆綁七休一
勞動部指出,對外預告期間,外界仍可以提供意見,預告期為期10天,將在7月19日結束。
2018/05/29 | Abby Huang
立院通過6萬「基層」警消每月加薪1370,但有2/3的人拿不到
每個月有20個小時在「做功德」領不到加班費,基層員警真正需要的,還是降低工時,「我們不需要加班40個小時換來一個嘉獎,只想要好好的休息。」
2018/05/06 | Abby Huang
洗腎診所護理師遭病患施暴,診所卻不准員工作證、監視器畫面也「被消失」
基護工會指出,洗腎年花健保500億元,而診所為搶食大餅留住客源,甚至成為施暴的共犯,遇到暴力事件時竟要求護理人員「吞下去」。
2018/04/26 | 精選書摘
南美洲民粹典範:阿根廷裴隆主義的「創世神話」
無論如何,原本在社會面與政治面都被孤立的勞動階級,在裴隆的運作下被世人看見,使「勞工首度對勞動現場的規則設定擁有發言權。」
2018/04/21 | 李秉芳
美2017人權報告:中俄敘緬等8國情況嚴重、3國有亮點、台灣剝削移工
美國國務院公佈2017年的人權報告,中國、伊朗、緬甸、北韓、俄羅斯等被點名嚴重侵害人權,台灣被特別關注的則是勞工權利。
2018/03/02 | 法操FOLLAW
華航違反「禁搭便車條款」敗訴:何謂「不當勞動行為」?
法院認為,華航後來與企業工會達成協議,讓企業工會一樣可以享有提高外站津貼的待遇。如此一來,便導致空服員工會的成員強烈的失望與不平,紛紛向空服員工會表達不滿,甚至開始出現退出空服員工會的呼聲,空服員工會招募新會員的行動也受阻。足以構成妨礙工會組織與活動的不當勞動行為。
2018/02/28 | 讀者投書
巧遇英國史上規模最大高教罷工,我該跨過封鎖線找教授meeting嗎?
居住在本地的學生或許樂意以長期罷課作為運動的手段,但國際學生而言,考量到高昂的學費、住宿費及生活費,參與運動的成本實在太高。
2018/02/21 | 羊正鈺
英國65間大學教師因「退休金縮水」罷工14天,百萬人無課可上
一般在4至6月是英國夏季學期的下半期,也是期末考試季,學生隨時因授課和考試取消而被逼延遲畢業,甚至連畢業禮也有可能要取消。
2018/02/07 | Abby Huang
德國50萬工人大罷工「輪到工會要求雇主了」:每周28小時「平衡工時」怎麼要到的?
2017年,德國經濟增長了2.2%,是六年來最快的一次,不過,在經歷了10年的平均工資增長率僅為0.81%之後,工會感覺到輪到他們要求雇主了。
2018/02/04 | 潘寬
勞基法列車「硬開過去」了,我們除了怒罵還能做些什麼?
切記,勞基法保障的不只是在場抗議者,還包括了你、我和幾乎所有的勞工,若下次再遇到抗爭的勞團,各位是否能以不同的心態面對呢?除了工會組織率低、勞動意識的教育,甚至是勞動價值的認知,都是台灣亟需加強的。
2018/01/23 | 李修慧
美麗華員工另組「自救會」反對工會罷工:「罷工五天讓我損失一萬」
全台灣的高爾夫球場和桿弟,很多都有雇傭關係的問題:球場說他不是桿弟的老闆,「來打球的客人」才是老闆。如果沒有僱主,那所有勞動法規的保障就通通沒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