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09 | 瑞典劉先生
瑞典罷工教我的事:就是因為愛自己的工作,才要爭取應有的保障
我們可以愛工作,但不見得一定要愛公司;就是因為你愛你的工作,所以才要替它爭取應有的保障,讓你能繼續安心地愛著它。你愛它,公司才會更好。
2019/06/22 | 精選轉載
喜歡「乖學生」,只招收女空服員的長榮「潛規則」
應徵空服員之前,我從網路上的文章得知長榮航空有只招收女性的「潛規則」、偏好「好學生」型的員工,但實際上線後,才知道飛行人生竟不只如此而已。
2019/02/10 | 讀者投書
四個Q&A告訴你,為什麼醫護人員也很血汗卻無法罷工?
每次罷工新聞登上全國版面,總有熱心民眾和滿腹苦水的醫護人員跳出來叫屈,抱怨醫護人員也很血汗卻無法罷工。到底醫護人員為什麼無法罷工?是不是法律對醫療人員不公平?以下用Q&A的方式回應一些常見提問。
2019/02/08 | 李秉芳
華航勞資為何破裂?機師工會宣布8日6時起罷工
桃園勞動局表示,已協助機師工會與華航召開9次協商會議,部分爭議事項雖達成共識,但在「飛安獎金」、「勤務實際辛勞度差異加給」及「疲勞航班派遣改善」等3項議題,雙方仍未達成共識。
長榮資方是「慣老闆文化」的縮影,而解方就是支持罷工
壓抑勞工權益的結果,就是家破人亡,幾萬人世代為奴。而源頭是什麼?勞資權力關係懸殊,勞工無法正常反應問題,使整體企業跟著無法進步,才導致經濟萎縮。怎樣改變源頭?支持罷工。
2019/02/12 | Elanor Wang
我在倫敦念研究所的時候,我的老師「罷工」了
2018年3月,英國大學的教師因為退休問題而發生抗爭,正在倫敦就讀研究所的作者正好見證「老師罷工」的過程,甚至爆發流血衝突出動救護車,但在法國人的眼中,這種朝十晚五的罷工,其實只是小菜一盤。
2019/06/10 | 精選轉載
想發起「政治性罷工」要考慮什麼問題?
罷工罷唔罷得成,係睇大家打工仔女,要時間去醖釀。工會就算號召罷工,實際冇人響應,都係空談。103萬人大遊行,都冇可能一日爆出嚟。
2019/07/08 | 李秉芳
長榮堅持「罷工違法」不撤告,向工會求償至少5億
長榮空服員罷工超過17天終於落幕。長榮公司在罷工第2天,按鈴控告工會「違法罷工」,並求償每天約新台幣3400萬元。如今罷工落幕,長榮公司表示,不會撤告。
2018/11/09 | 李秉芳
號稱「最有感的司法改革」,等了20年《勞動事件法》三讀改了什麼?
根據司法院統計,近3年三級法院共終結1萬餘件的勞資爭議案,一旦案件進入高院,每案平均終結天數至少200天,凸顯現行勞資訴訟程序對勞資雙方均造成巨大困擾。
2019/06/27 | 讀者投書
罷工最大的輸家,不是勞工也不是客戶,其實正是資方自己
罷工通常作為勞資談判的「最後手段」,但有些人只覺得罷工者枉顧消費者權益,卻選擇性忽略資方無法透過有效方法解決內部衝突的責任,想想看,這是否也是一種「經營無能」呢?
2019/09/21 | TIME
週末是勞工運動送你的:掌權者不會平白無故妥協,以前不會,未來也不可能
當工會勢力大幅降低,美國勞工的權益也隨之倒退。工會人數在五〇年代中旬達到頂峰,會員占勞工總人數的約33%。到了1983年,比例降到大約20%。八〇年代起,原先的微幅下滑已然消失,工會會員占比開始驟降。
2019/06/28 | 讀者投書
除了「不爽不要做」和「酸民考不上」,我們可以從長榮罷工學到更多
這次網路上沒有流傳誇張的旅客拍桌叫罵畫面,民間支持的聲量也不小,本次罷工落幕後,資方該多多傾聽工會,罷工員工在溝通上可以更細膩,身為普羅大眾的我們,也該學著就事論事。
2019/03/27 | 李修慧
一個月薪水被A走6000元,是誰佔了社工便宜?
台北市社工工會表示,每位社工的薪資平均被A走了6000元,以10人來算,每年就有72萬元資金流向不明。但一名熟悉非營利組織財務狀況的人士表示,這可能是由於「政府也在佔機構便宜」。
2019/06/22 | Abby Huang
長榮罷工第3日:近2000位空服員響應,週末取消逾200航班
工會表示,截至22日已經超過1900名空服員繳交護照、臺胞證和員工證,準備長期抗戰,單是6月22日就取消了117個航班。
2019/07/11 | 李修慧
長榮損失27億都不怕:當罷工沒用,工會還能怎麼辦?
比起「罷工損失」,這次長榮公司似乎更著重於「減低工會未來影響力」。但在台灣法規下,罷工往往是勞工面對勞資爭議「最後的手段」,面對這樣「不怕罷工」的企業,工會、勞工該如何因應?
2018/12/02 | TNL特稿
台灣選舉只有右派價值的藍綠輪替,而主要的第三勢力都不算是左翼政黨
如果採取國際普遍認同的指標,台灣許多第三勢力政黨嚴格說都不算是左翼政黨,頂多只能說是進步的政黨,然而也正因為歐洲左翼政黨興起是建立在強大的工運及工會組織基礎上,台灣的左翼政治力量發展無疑還有漫長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