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04 | 精選書摘
《史丹佛給你最好懂的經濟學:個經篇》:最低工資是雙面刃,而工會的存在並不是壞事
如果你問工會的存在對經濟是「好」或「壞」?就過度簡化了這個問題,工會顯然是可以和高收入、市場導向的經濟體共存的。舉例來說,相較於美國,很多歐洲國家的工會化程度非常高。
上工之前的那張「勞動契約」,應該怎麼簽?
即使以口頭方式講好工時、工資及休假制度等條件,依法會成為勞動契約的一部分,但在未以書面方式明確約定的情況下,日後與雙方的期待有落差時,就容易產生爭議了。
2019/04/30 | Project Syndicate
若機器人無法創造更多福祉,就只是製造以人類為食的怪物
機器生產的產品是經濟學家阿爾弗雷德・馬歇爾(Alfred Marshall)所說的「實現福祉的物質必需品。」人類福祉就是最終點,而我們則發明了機器去實現。但是為了掌控這些發明,我們還必須擁有比僅僅想要越來越多的產品和服務更具吸引力的目標。
2019/04/29 | 李修慧
丹麥、挪威、瑞典1409名機師罷工 北歐最大航空公司一日損逾6千萬
「丹麥機師工會」表示,機師有時必須連續工作7個週末,工會副主席斥:「我們試圖與北歐航空資方一起找到解決方案,北歐航空不應該是機師工作最糟糕的選擇項。」
2019/04/29 | 李修慧
丹麥、挪威、瑞典1409名機師罷工,北歐最大航空公司一天損失近2億台幣
「丹麥機師工會」表示,機師有時必須連續工作7個週末,工會副主席表示,「我們試圖與北歐航空資方一起找到解決方案,北歐航空不應該是機師工作最糟糕的選擇項。」
2019/03/26 | 精選書摘
《三十歲的反擊》小說選摘:對我們這些非正職員工來說,工作應該是最小限度的勞動
對我們這些勉強拿到基本工資的非正職員工來說,所謂工作,應該是一種最小限度的勞動,要在「自己的小聰明、別人的臉色、做事的要領」這三大要素之間巧妙達成平衡,這樣才不會輕易被人利用,也不會被人理所當然地壓榨。
2018/12/01 | 李秉芳
「最低工資法」草案出爐:消費者指數上漲,最低工資也要提高
現行的《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僅是法規命令,且勞資雙方定調基本工資多淪為「喊價」模式,結果也常常雙方都不滿意,未來立法之後將讓最低工資的討論更明確且有強制性。
工資項目百百種,哪些要列入加班費的計算基礎?
加班費的計算基準是「薪資」,但薪水條的種種名目中,哪些算是薪資,哪些算是獎金,我們的加班費又有沒有在這些文字遊戲中,默默的變少了呢?
2018/05/01 | 精選書摘
黑死病消滅歐洲一半人口,對14世紀的社會造成什麼影響?
當死亡減緩了生產速度時,商品變得稀缺,價格隨之飛漲。在法國,到一三五○年,小麥的價格上漲了四倍。與此同時,勞動力的短缺造成了瘟疫所帶來的最大的社會混亂——人們齊心協力地要求更高的薪水。
GDP每增加一元,勞工分到多少?
GDP每增加一塊錢,有多少分給勞工?這個比例在過去幾年是不是下降了?比例的變化是台灣獨有的現象嗎?而經濟體每增加一塊錢的產出,分給「勞動」的比例稱為「勞動報酬份額」。如果勞動報酬份額確實下降,我們也需要先釐清下降的原因,並試著區分誰才算是「勞工」。
基本工資害死你?
我們都希望大家生活過得更好,尤其是經濟有困難的朋友們。而現在討論的手段是提升基本工資。區分目標和手段很重要,在這個問題裡,目標大概沒有爭議,但手段則是值得我們省思:基本工資能達到這個目的嗎?
2017/11/11 | 彭振宣
也許你不在意多加點班,但如果「一例一休」修法會影響你的薪資水準呢?
除了民間可以透過倡議,改變社會主流對勞務薪資的價值觀。政府也應該從這些制度面的角度著手,讓勞工實質擁有與勞方對等的議價能力。這才是既能健全市場運作,又能兼顧勞工權益的做法。
工時與工資的基石:六個QA讓你了解「出勤紀錄」的重要性
出勤紀錄指的是一般公司用打卡或簽到來記錄員工工作時間的資料,由於勞資雙方對於工時、工資、休息及休假等認定常常會產生爭議,我們列舉出了幾個問題,讓大家能夠依自身的狀況參考。
2017/06/30 | Lo
勞動部長:7月進入勞檢期,未規劃「一例一休」修法
勞動部長林美珠表示,已經跟各縣市政府達成協議,若雇主違規依法就會處理,「該罰就罰」,但強調勞檢的目的不是開罰,而是要違法雇主改善勞動條件。
2017/06/20 | 周雪君
陸媒炮製短片:港白領做幾年有望發達、建築工人是「大土豪」、鐵飯碗很多空缺
回歸20周年,大陸官媒炮製短片介紹香港,首集就是職場如何機遇處處,工資大漲,猶如遍地黃金。
2017/02/22 | 財訊
台商逃離潮再現:工廠走了,錢跑了,人也不再留戀了
台商像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哪裡能設廠就去哪裡,肥美的水草沒了,就遷徙。這一波的中國台商逃離潮,像是股市空頭賣壓湧現,一發不可收拾。
再論周休政策爭議:從台灣「精瘦單薄」的工資結構談起
此次例休假爭議,可謂是針對法定「勞動工時」的一種鬥爭,更是企圖透由法定工時縮減與休假方式,來解決台灣年度總工時過長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