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8/05 | 曹新南

只要是「經常性給予」就屬於工資嗎?那全勤獎金、績效獎金、加班費算不算?

工資的認定攸關退休金的多寡,但有許多固定薪資以外的津貼、獎金、加班費,卻時有時無、時多時寡,這種情況也能納入工資的範圍計算嗎?這個解答就要先看工資的基本定義──經常性給予,以及他的延伸補充。

2022/07/27 | 莊貿捷

房價帶動北中南房租齊漲,租屋指數年增率創25年新高

信義房屋不動產企研室調查,房租類指數年增率來看去(2022)年年底突破1%(近年維持在0.8%左右),又在今年烏俄戰爭爆發後,年增率開始拉高達1.85%,年增率則創下308個月以來的新高紀錄。

2022/04/08 | TNL國際編譯

希臘物價飆升引爆民怨,兩大工會代表250萬勞工上街要求大幅增加工資

自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國際能源和食品價格(如麵粉)飆漲,希臘的家庭和企業越來越難以生存,人民要求國家採取更多支持措施,例如大幅增加工資。

2022/02/16 | TNL 編輯

比利時勞工將能選擇每週工作4天,雇主要給出充分的理由才能拒絕

比利時勞動部長在記者會上指出,若員工要求縮短工作日數,雇主要給出充分的理由才能拒絕。不過,比利時的每週總工時還是維持和5天工作日一樣的38個小時,若改為每週工作4天,就得把38小時壓縮在4天完成。

2021/11/02 | Roy Ngerng

軍公教明年調薪4%算多還是少?不知道,因為政府一直不肯公開資料

各行各業的勞工,應該意識到他們面臨的工資低迷是一場共同的鬥爭,團結一致,以確保工資能夠調高到足以滿足台灣勞工生活成本需求的水平。但首先,政府需要公開公務員工資數據。

2021/03/25 | TNL 編輯

政院通過《職災保險法》提升非典型勞工保障:4人以下公司強制納保,傷病給付提高

孫友聯指出,小型企業若沒有加入職業災害保險,一旦發生事故,雇主無力負擔賠償,可能就跑了;未來若通過立法,強制納保可讓勞工得到即時的協助。

2020/08/21 | 曹新南

月薪制的基本工資為何比基本時薪低?要求一致是否合理?

有人說:時薪160元,每月工作22天,每天8小時,最少應該要22天x8小時x160元=28,160元才合理,月薪低於28,160元的都不要去。這種計算法有問題嗎?基本工資時薪為何較月薪高?

2020/04/15 | 精選書摘

《經濟學的思考方式》:為什麼「最低工資法」會增加低技能勞工的失業率?

影響就業有許多不斷變化的變量,從中分離出最低工資水準對就業的影響在統計上非常複雜,因此在檢視經驗數據時,確實可能存在分歧。然而,最低工資法在總體上減少了就業,特別是減少了低技能的年輕人和少數勞工的就業。

2020/03/22 | 方格子vocus

在舊金山,「失業」比武漢肺炎更要命

最頭痛的是缺工嚴重,即使市訂最低工資每年上漲一美元左右,但遠不及舊金山生活所需,故大部分工人都必須要有兩份工作及搬到較遠的地方居住,加上交通擠塞,導致老闆缺工同時員工缺錢的詭異矛盾日益嚴重。

2019/07/04 | 精選書摘

《史丹佛給你最好懂的經濟學:個經篇》:最低工資是雙面刃,而工會的存在並不是壞事

如果你問工會的存在對經濟是「好」或「壞」?就過度簡化了這個問題,工會顯然是可以和高收入、市場導向的經濟體共存的。舉例來說,相較於美國,很多歐洲國家的工會化程度非常高。

2019/06/13 | Workforce勞動力量

上工之前的那張「勞動契約」,應該怎麼簽?

即使以口頭方式講好工時、工資及休假制度等條件,依法會成為勞動契約的一部分,但在未以書面方式明確約定的情況下,日後與雙方的期待有落差時,就容易產生爭議了。

2019/04/30 | Project Syndicate

若機器人無法創造更多福祉,就只是製造以人類為食的怪物

機器生產的產品是經濟學家阿爾弗雷德・馬歇爾(Alfred Marshall)所說的「實現福祉的物質必需品。」人類福祉就是最終點,而我們則發明了機器去實現。但是為了掌控這些發明,我們還必須擁有比僅僅想要越來越多的產品和服務更具吸引力的目標。

2019/04/29 | 李修慧

丹麥、挪威、瑞典1409名機師罷工 北歐最大航空公司一日損逾6千萬

「丹麥機師工會」表示,機師有時必須連續工作7個週末,工會副主席斥:「我們試圖與北歐航空資方一起找到解決方案,北歐航空不應該是機師工作最糟糕的選擇項。」

2019/04/29 | 李修慧

丹麥、挪威、瑞典1409名機師罷工,北歐最大航空公司一天損失近2億台幣

「丹麥機師工會」表示,機師有時必須連續工作7個週末,工會副主席表示,「我們試圖與北歐航空資方一起找到解決方案,北歐航空不應該是機師工作最糟糕的選擇項。」

2019/03/26 | 精選書摘

《三十歲的反擊》小說選摘:對我們這些非正職員工來說,工作應該是最小限度的勞動

對我們這些勉強拿到基本工資的非正職員工來說,所謂工作,應該是一種最小限度的勞動,要在「自己的小聰明、別人的臉色、做事的要領」這三大要素之間巧妙達成平衡,這樣才不會輕易被人利用,也不會被人理所當然地壓榨。

2018/12/01 | 李秉芳

「最低工資法」草案出爐:消費者指數上漲,最低工資也要提高

現行的《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僅是法規命令,且勞資雙方定調基本工資多淪為「喊價」模式,結果也常常雙方都不滿意,未來立法之後將讓最低工資的討論更明確且有強制性。

2018/10/02 | Workforce勞動力量

工資項目百百種,哪些要列入加班費的計算基礎?

加班費的計算基準是「薪資」,但薪水條的種種名目中,哪些算是薪資,哪些算是獎金,我們的加班費又有沒有在這些文字遊戲中,默默的變少了呢?

2018/05/01 | 精選書摘

黑死病消滅歐洲一半人口,對14世紀的社會造成什麼影響?

當死亡減緩了生產速度時,商品變得稀缺,價格隨之飛漲。在法國,到一三五○年,小麥的價格上漲了四倍。與此同時,勞動力的短缺造成了瘟疫所帶來的最大的社會混亂——人們齊心協力地要求更高的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