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6 | 羊正鈺
梅伊的脫歐大臣「無法昧著良心」又閃電請辭,6個月內10閣員求去
脫離歐盟是英國40年來最重大的政策變化,拉布已是第2位因梅伊脫歐計畫掛冠的脫歐大臣。6月以來因不滿梅伊處理脫歐方式而求去的閣員已達10人。
2018/10/29 | 李修慧
曾訪問台灣、多次惹怒中國的極右派「巴西版川普」當選總統
曾經訪問台灣的巴西新總統波索納洛,對於中國的看法也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不同,可能影響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2018/10/08 | 李修慧
巴西總統大選:「搞垮國家」的左派執政黨將對上右派「巴西版川普」
這是巴西自1985年恢復民主後,舉行的第8次總統直選,也是第一次有右派能夠和左派抗衡。原因可能是巴西正經歷1985年以來,最嚴峻的政治、經濟、社會治安動亂。
2018/09/04 | 羅元祺
澳洲版「戊戌政變」:八年拉下四個總理,凌駕民意的黨魁選舉
2010年吉拉德政變是澳洲政治的分水嶺,也是民眾對政府失去信心的轉捩點,如同開啟潘朵拉之盒,讓「政變」成為澳洲政壇揮之不去的陰影。
2018/07/09 | 羊正鈺
梅伊惹毛了誰?英國多名脫歐大臣閃辭,讓她再陷「逼宮」危機
英國的主要反對派工黨(Labour Party)主席雷佛瑞(Ian Lavery)說:「這絕對是場混亂,且梅伊已經沒有任何權威。」
2018/01/29 | 精選書摘
曾任內政部長的他變成東方猶太人領袖,對抗以猶太復國主義之名建立的國家
他在國內各地創造改變——他興建另類的學校和社區中心提供民眾其他的選擇。他威脅阿什肯納茲以色列的文化霸權,削弱以色列自視為西方國家的身分認同。而且他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引領著以色列短暫歷史上最重要的革命。
2018/01/19 | Project Syndicate
想在新的一年阻止英國脫歐,需要發生這四個行為變化
如果工黨決定要挑戰英國脫歐,公共觀點將迅速轉變,反對脫歐將開始被認為是民主政治的自然結果。工黨將開始從政府的談判失誤中受益。英國脫歐的「不可避免感」也將消失。
2017/11/17 | FORTUNE
哈維韋恩斯坦能阻止英國脫歐嗎?
但事實是,指控韋恩斯坦所引發的力量已開始發酵,始料不及後果定律(the law of unintended consequences)正以復仇的力量襲來,令人無法抗拒。
2017/10/20 | Lo
不只選出首位「難民議員」,37歲阿爾登如何成紐西蘭161年來最年輕總理?
競選期間,阿爾登現身購物中心和大專院校時,受到有如搖滾巨星般的待遇,有人將她與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和法國總統馬克宏相提並論。
2017/07/20 | 羊正鈺
英國也推「年金改革」:退休年齡提高至68歲,600萬人得多等一年
英國政府表示,現在如果不行動是不負責任的,這對年輕一代將造成不公平的負擔,預估到2045~46年,國家養老金支出將超過2500億英鎊。
2017/06/09 | Lo
梅伊迅速找到盟友,英國保守黨與北愛爾蘭小黨共組聯合政府
面對梅伊的「慘勝」,工黨黨魁柯賓在倫敦表示,「我會認為,這樣子就該走人了,好騰出位子給真的能代表全國人民的政府。」
2017/06/09 | Kayue
【英國大選】若國會都沒過半,來自北愛爾蘭的小黨將成關鍵少數
英國大選戰況激烈,預計會出現「懸峙國會」——無政黨取得過半數。
2017/06/08 | 羅元祺
英國大選分析:梅伊打爛一手好牌,政治豪賭恐重蹈卡麥隆覆轍
「陣前換將,兵家大忌」,如果面對有爭議的政策,被社會批評後就可以立刻轉彎,梅伊如此經不起考驗的執政能力,就會對大眾產生一個不可逆的負面形象:「要我如何相信妳,能夠在脫歐談判堅定捍衛英國的利益?」
2017/06/06 | 讀者投書
英國脫歐後首次大選,誰將入主唐寧街10號?五大重點一次看懂
英國的首相並不是選民直選的。眾議院總共650個席次,分別代表著全國650個選區。各大政黨在這些選區內提名候選人,最終由選民選出其中一位進入國會代表該選區。贏得最多席次的政黨若總席次超過過半的326席,便能主動組閣,並由該黨黨魁擔任首相。
2017/04/18 | 羊正鈺
避免脫歐後國會分裂!英國首相梅伊宣布「提前」大選
主要在野黨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支持這項決定,認為此舉賦予英國選民機會,選出把多數民眾利益擺在第一位的政府。
2017/03/04 | 讀者投書
歐盟未來走向的指標之一:關於荷蘭國會大選你需要知道的事
今年西歐三場大選,3月荷蘭國會大選、5月法國總統大選和下半年的德國國會大選便顯得更具指標性。這三場選舉的結果當然也將決定歐盟在未來數十年的發展和走向。其中的2017年荷蘭國會大選,則將在3月15日舉行。
2016/11/25 | 暗黑手帳
【王墨林專欄】翻江倒海的時代、崩解的現在
陳映真,其實我早就以為他死了,只是在我心中這樣想的。也不是因為他離開台灣,耽在北京切斷一切對外聯絡了近十年,當然這些年來,斷斷續續也都會有他一點點訊息傳到我耳邊,聽了好像讀到希臘神話的命運悲劇一樣,我就從對他的關心慢慢轉變成一種冷漠的無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