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3 | 精選書摘
《想想20世紀》:1968年的學生運動,是馬克思主義在歐洲的最後一搏
一九六八年春天我如願以償到了巴黎,並且跟所有其他人一樣被那個狂飆的年代掃得東倒西歪。然而我腦中殘存的社會主義與馬克思主義餘緒,使我出於本能地對當時法國流行的觀念,也就是學生是一個革命性階級、甚至成為僅有的革命性階級這個想法感到懷疑。
2019/05/22 | 劉彥甫
無力抵抗資本全球化,令歐洲左翼政黨失去支持
向來重視社會福利、平價教育體系的歐洲左翼政黨,到底如何失去支持者的信任?學者大衛・哈維在〈全球化與「空間修復」〉一文中,大抵上摸索出歐洲左翼政黨失去說服力的根本原因。
2019/05/22 | 劉彥甫
無力抵抗資本全球化,歐洲左翼政黨完全失去為勞工代言的能力
五月底的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將會有一個令新法西斯主義者驚異的結果;而向來重視社會福利、平價教育體系的歐洲左翼政黨,一直是臺灣借鏡的標的之一,到底如何失去支持者的信任?
2019/03/15 | Project Syndicate
民粹主義提出了正確的問題,卻沒拿出正確的答案
隨著專業人士拖家帶口逃向成功的中上階層社區,日益增加的生活和房產成本逐漸將其他人拒之門外。這些市場需求正在催生出一種精英體制,但這種體系是世襲的,只有成功人士的孩子才更可能取得成功。
2019/02/27 | 鍾喬
「228版畫」之謎:黃榮燦《恐怖的檢查》,一場酷烈的島嶼殘殺
《恐怖的檢查》這幅版畫的作者,在公開的資料中,已經被證實為黃榮燦所創作。作品中,每一筆刻下的跡痕,都指向島嶼一場酷烈的殘殺-228事件。但黃榮燦這個名子的出土,卻歷經冷酷歲月的摧殘,直到1993年,才得以重新和世人謀面。
2019/02/14 | 陳平浩
貝托魯奇電影中的性暴力:布爾什維克導演的小布爾喬亞闇影(下)
貝托魯奇電影裡的性與政治,於是不只是《同流者》解剖分析的法西斯性心理學,也是「禁慾的布爾什維克 (Bolshevik)」與「縱慾的小布爾喬亞 (Bourgeois)」之間的鬥爭⋯《巴黎最後探戈》是自詡布爾什維克的貝托魯奇,批判小布爾喬亞,一次敗北或歪樓的嘗試。
2019/02/14 | 陳平浩
貝托魯奇電影中的性暴力:布爾什維克導演的小布爾喬亞闇影(上)
無論《末代皇帝》的「歷史題材」以及「通俗敘事」,或是《巴黎最後探戈》前台後台或銀幕內外的「性暴力」,原本就是義大利名導貝托魯奇一直以來的關注、向來就與他全體作品的內在核心有一緊密的連繫。
2019/01/22 | 鍾喬
《這裡就是羅陀斯——鍾喬詩抄》:工人階級的革命詩篇
「毀滅」與「愛」成了馬克思詩篇的兩項重點;這同時,革命與愛,更成為馬克思與聶魯達詩風的永恆。是在這樣的情境下,我借用了前人的吶喊:「這裡就是羅陀斯」,寫成了這本詩集。
2019/01/03 | 陳娉婷
90後的政治青春(二):泛民.連結.左翼
社民連新人Figo僅22歲,自小學起留意政治,在傘運後輟學,一度因批評反水貨人士受爭議,後被黃浩銘賞識及邀請加入社民連。Figo生在小康之家,自獻身政治後,搬出靚景私樓,與8人窩居唐樓單位,體驗基層之苦,把物慾減到最低。泛民被轟老化,他反指年輕一代未能接捧,是真正沒英雄的年代。
2018/10/29 | 李修慧
曾多次惹怒中國 極右派「巴西特朗普」當選總統
曾經訪問台灣的巴西新總統博爾索納羅,對於中國的看法也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不同,可能影響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2018/10/29 | 李修慧
曾訪問台灣、多次惹怒中國的極右派「巴西版川普」當選總統
曾經訪問台灣的巴西新總統波索納洛,對於中國的看法也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不同,可能影響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2018/10/08 | 李修慧
巴西總統大選:「搞垮國家」的左派執政黨將對上右派「巴西版川普」
這是巴西自1985年恢復民主後,舉行的第8次總統直選,也是第一次有右派能夠和左派抗衡。原因可能是巴西正經歷1985年以來,最嚴峻的政治、經濟、社會治安動亂。
2018/06/26 | 灰記客
《甘浩望巡禮之年》︰與基層、邊緣社群為伍的神父
江瓊珠被問到為何要拍甘仔,她十分肯定地說,甘仔由上世紀70年代初由意大利米蘭來香港,參與過很多社會事件,拍攝甘仔就猶如重溫香港的社運歷史,或是探視過去幾十年的某種社會面向。
2018/05/30 | 陳娉婷
學運後的叛逆浪潮(下):禁斷之激情,燃起青年革命浪潮
60年代,激進學運和極左思潮襲來,情色暴力成了日本新浪潮電影主軸。若松孝二在1969年執導《狂走情死考》,紀錄了第二次學運重臨的激情,以不倫戀暗喻革命,惟在警方強硬鎮壓下,學運仍以失敗告終,令激進的若松在70年代轉向恐怖主義。
2018/04/16 | Project Syndicate
歐美左翼過度擁抱財團,導致選民對政府極度不信任
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對政府的信任在美國便一直處於總體下跌。這表明著眼於政府在決定經濟機會中積極作用的進步政客,在選戰中處於十分不利的地位,也許解釋了左翼的應對為何如此膽小。
2018/03/08 | 讀者投書
被民粹綁架的歐洲:自由世界標榜的「民主體制」已難說服當代選民
近代的歐洲選舉,是否會讓未來歐洲變成極右派和民粹主義的對決,抑或是下一次鐘擺效應的前兆,沒有人知道,但傳統的左右派政黨應重新思考發展方向,以扎實而且實際的政策,重建選民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