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4/14 | 鍾喬
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重新「歷史化」白色恐怖歷史
對於轉型正義文化創作的反思,我常說,縱或觀點有異,卻因革命者曾以實體的存在,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因此,記憶所堆起的千層骨骸,得以在我們面前重新現身。面對記憶前來叩門,唯有在劇場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前提下,檢視左翼革命在「去帝國」的特殊性下,從民眾的、民族的內涵與脈絡,重申以第三世界視野出發的人權價值。
2020/04/04 | 鍾喬
《植變》計畫:透過公共藝術反思武漢肺炎,人與人的斷裂關係
去年在一場公共藝術上的策劃與執行上,曾經有過對於空間物質性與非物質性的想像,開展過美學思維與實踐的辯證,可以在這武漢肺炎疫情蔓延時,作為一種人在城市空間中,思辨現代化與資本競奪的關係裡,人類如何漸次失去與自然的互動。
2020/01/09 | 鍾喬
劇場匯演「斷面」:在寶藏巖場域中,找尋亞洲冷戰記憶體
一項值得一提的劇場匯演,稱作「斷面」。這項計畫,開展已有一年以上。主要思及這麼多年來,透過劇場的民眾性,我所識得的幾些亞洲劇場團隊與工作者,如何重新反思冷戰作為東亞共同記憶的環節。
2020/05/02 | 鍾喬
劇場、亞際與在地文化:爬梳農村婦女劇場的發展軌跡
921大地震後在東勢災區成立的「石岡媽媽劇團」。今年是這個以農村婦女為核心的社區劇場,成立的重要一年。而這個農村女性劇團,又是如何在發展20年後,因著參與者年歲的增長,在勞動生活美學上,受到一群大學教育劇場師生的觀照呢?頗值得探究,特別是知識份子與女性庶民,因著「對話」關係,所共同形成的文化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