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布拉格(捷克語:Praha;德語:Prag),是捷克首都和最大城市、歐盟第十四大城市,和歷史上波西米亞的首都,位於該國的中波希米亞州、伏爾塔瓦河流域。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2/20 |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

全台唯一捷克餐廳推動台捷交流:戀情未果的老闆皮卡丘,卻從此愛上台灣

我們來到隱身在台北小巷中的捷克人私房聚會所,採訪捷克餐廳的老闆皮卡丘(Karel Picha),聊聊他決定由在台灣的故事,以及他對台捷關係的觀察與感想。

2020/09/09 | 《思想坦克》

捷克帶領歐洲從「中國夢」中醒來

捷克政要訪台,在中國腦殘式反擊的推波助瀾下,必將掀起歐洲國家反中、友台的浪潮,破壞中國聯歐抗美的大戰略;讓台灣人對「願同弱少鬥強權」的捷克,既愛且敬。

2020/09/02 | TNL 編輯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恫嚇捷克參議院長訪台,在歐洲踢到鐵板

中國外長公開恫嚇捷克官員,讓歐洲夥伴國家不安。歐盟執行委員會表示,不樂見此種外交語言,斯洛伐克、法國也出面力挺捷克。

2020/09/01 | TNL 編輯

捷克團來台談交流:台北布拉格直航有望,動物園借殖2隻穿山甲

捷克參訪團來台洽談交流,有望開通台北往返布拉格直航班機,雙方藝術家也有機會駐點創作。對於中國的反應,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認為,參訪台灣不代表反對中國,堅持捷克有自己的原則。

2020/08/12 | TNL 編輯

台捷外交最高層級:捷克參議長8月底訪台,「台灣迷」布拉格市長也一起來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此次訪台,訪團成員約90人,包括科研人士、議員和企業界代表,經濟部官員表示,捷克企業對台灣EMS(電子製造業)大廠興趣濃厚,將成此行參訪焦點之一。

2020/06/19 | 精選書摘

《布拉格廣場沒有許願池》:我的布拉格之旅,遇到一個不停告白的中東小夥子

新聞上有很多「碰瓷」(利用假車禍等手段敲詐勒索的騙徒),可能人們被騙害怕了,又或者因為這個社會,教他們比起幫助別人,更要學會保護自己。

2020/06/14 | Kristin

米蘭昆德拉《笑忘書》書評:七則故事織成一張網,籠罩在布拉格瞬息萬變的憂鬱蒼穹

米蘭昆德拉之所以獨樹一幟在於,讀者的腦袋總會不自禁跟隨書中文字朝向四面八方思考,這種思考不只是直線,而是或彎曲,或弧線,或倒退,或跳躍,或顛倒,或翻轉,清晰且強烈的作者意識主導著語意行進的節奏。

2020/01/14 | Abby Huang

抗議布拉格與「台灣台北市」成姊妹市,上海市宣布與布拉格「解除友城關係」

台北市議會今(24)日二讀通過與捷克首都布拉格締結姊妹市草案,協議內容沿用「台灣台北市」,而布拉格放棄北京轉向與台北締交,也反應捷克市民對中國的態度。

2019/04/30 | 李秉芳

布拉格市長挺台,「布拉格愛樂」14場中國演出全被取消

學生時代曾到台灣實習的賀吉普還自稱是「台灣迷」,上月率團到台北參加智慧城市論壇,並獲總統蔡英文接見。

2019/04/30 | 李秉芳

中國取消布拉格愛樂所有演出,挺台市長:可以去台灣

中國與捷克的藝文交流中,凡名字有「布拉格」的藝文團體表演都被取消,經捷克文化部長與中國外交單位證實後,中國此舉是針對布拉格市長賀瑞普之前挺台灣的言行而來。

2019/03/30 | 李秉芳

「台灣迷」布拉格市長訪台,批中國打壓台灣參與國際「無法接受」

賀瑞普就讀布拉格查爾斯大學醫學院時,曾到台灣的長庚醫院實習一個月,受訪時曾表示,自己對台灣留下像家一樣的感覺,也自稱是「台灣迷」。

2019/01/25 | Abby Huang

人權比熊貓重要多了!布拉格擬廢除北京藏在合約中的「一中條款」

捷克新市長賀瑞普強調,只要布拉格市議會決定廢止這個條款,他會和北京協商,如果談判失敗只好退出姐妹市協定。

2019/01/24 | Abby Huang

人權比熊貓重要多了!布拉格擬廢除北京藏在合約中的「一中條款」

捷克新市長賀瑞普強調,只要布拉格市議會決定廢止這個條款,他會和北京協商,如果談判失敗只好退出姐妹市協定。

2018/03/17 | 哈潑時尚 Harper's Bazaar

下一次的旅行該去哪裡?2018年的10個趨勢旅遊地點

請把跟團、觀光、拍照打卡等舊有的旅行模式放在家,帶上輕鬆的心情,準備好今年的自我放逐之旅,以下是我們為你列出的2018年最佳趨勢旅遊地點。

2016/12/28 | 區家麟

查理橋頭 聖殿回聲

梵蒂崗應該清楚知道,在關鍵的道德抉擇時刻,押錯注,對魔鬼視而不見,道德高地崩塌,人民不會忘記。

2016/12/06 | 精選書摘

唱垮一個政權:哈維爾與宇宙塑膠人

沒有人想像得到,哈維爾聲援「宇宙塑膠人」一事竟成為捷克歷史的轉捩點。

2016/12/06 | 精選書摘

誰來唱垮一個政權:哈維爾與宇宙塑膠人

「這些青年根本沒有政治歷史,甚至沒有明確的政治立場,他們只不過是想按自己喜歡的方式過活,創作自己喜愛的音樂,唱自己想唱的歌,不與自己過不去,」哈維爾義憤填膺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