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金馬奇幻十週年】約翰卡本特經典恐怖片:在驚悚場景的尾聲烙下作者印記(下)
「在法國,我是一名作者;在德國,我是一名電影工作者;在英國,我是一個類型片導演;在美國,我是個乞丐(bum)。」約翰卡本特的這席發言,狠生生地道出他在好萊塢的地位。如果我們嘗試給予卡本特一個歷史定位,那麼其重要性在於重新肯認B級片的「作者性」。
【焦點院線】歧義而多面的《我們》:《Us》與重複作為迷惘的可能
到第二次遇見女主角既視的童年沙灘場景時,是全片幾近尾聲之處。Adelaide開著車,她已經KO掉所有的怪物。她的丈夫、女兒、小兒子全在車裡⋯⋯此刻她童年對陌生周遭恍惚的沙灘閃回出現,這組音畫節奏的破碎橫流似乎有了全新的意義,即——潛伏的傷痕如此地等待著被想起。
2019/03/30 | 書傳媒
永遠改變電影片頭的藝術大師──索爾巴斯(Saul Bass)
索爾・巴斯(Saul Bass)永遠改變了電影片頭的觀賞方式。以往的片頭,是未揭序幕前的制式投影,現在則變成完整觀影經驗的一部分。
2018/11/16 | 半個比爾
《地球最後的夜晚》:煙花綻放的溫存
1999年已過,世界末日尚未降臨,羅紘武邂逅了萬綺雯。火車逐漸逼近,地面震動使得水杯不斷搖晃⋯算計已久的暗殺,未能扣下的板機,無法跟電影同時發出的槍響,讓兩人相愛注定成了悲劇。
2018/02/23 | 談晉霖
嚴重被低估的電影傑作——《愛情摩天輪》
作者認為部分影評人自恃熟悉伍迪.艾倫得出的評價,未免過於忽視《愛情摩天輪》對通俗劇的處理和導演方法。
2018/02/19 | 書傳媒
單一色調的藝術:黑白電影有什麼獨特之處?
當觀眾進入《驚魂記》的電影劇情時,黑白色調提供剛剛好的距離,觀眾可以從片中的現實感稍微往後退一步,與希區考克那些企圖拉近觀眾、營造緊張不安感的手法(主觀鏡頭、平穩近景)交戰。而在《辛德勒的名單》中,單色的應用,不但塑造了古早電影的模樣,也創造了一種紀錄片氛圍。人們只要一想到那些集中營裡的畫面,仍然會感到反胃難受。
2015/02/25 | infero
除了那些熱門(續集)強片,六部2015上半年不可錯過的絕佳電影
其實上半年最期待的大銀幕,是金馬奇幻影展不久前公布的經典電影《遊戲時間》(數位修復版)。如今已公認是電影史上最偉大作品之一。
誰「控制」了誰:金髮就像糖衣,包裹著一份怨恨的算計
本片不斷凸顯羅莎蒙派克幾個特徵:一是金髮和少許的粉紅色物品,二是她個人的嗓音。這兩者都很迷人,但也是因為迷人,才將劇情的反差凸顯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