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1 | 思考的蘆葦
《蝙蝠俠—黑夜之神》:三個希望全數破滅,拯救一切的卻是謊言
蝙蝠俠為了不摧毀對「白色騎士」的希望,毅然決然的扛下罪名,以維持哈維的名譽。但為何寧可說謊,也要維持已經破滅的希望?答案深藏在小丑的一句台詞──「人們僅如世界容許般的善良。」
2019/07/21 | 思考的蘆葦
《黑暗騎士》:三個希望全數破滅,拯救一切的卻是謊言
蝙蝠俠為了不摧毀對「白色騎士」的希望,毅然決然的扛下罪名,以維持哈維的名譽。但為何寧可說謊,也要維持已經破滅的希望?答案深藏在小丑的一句台詞──「人們僅如世界容許般的善良。」
要第一次見面就給判「死刑」,還是延遲幾個月才知道?
如果自己身患頑疾,預期的壽命不過一年,我會希望直接就知道現實,用餘下的人生做所有之前未完成的心願。
2017/11/12 | 精選書摘
生活在希望之中並不是生活,它甚至是對生命的遺忘
讓我們發瘋的機會這麼多、這麼防不勝防,我們居然還能保持頭腦清醒,簡直是奇蹟;我們居然沒有在這個繼續不斷上演爛劇的世界大舞台前跺腳、叫囂,簡直是奇蹟;我們居然沒有親手燒磚、興建一棟療養院,然後拜託別人把我們關在裡面,簡直是奇蹟。到底我們這種自我控制、逆來順受,是從哪裡來的呢?
2017/09/20 | 精選書摘
真正嚴肅的哲學議題只有一個,就是自殺
本文的主題正是荒謬感與自殺之間的關係,探討在什麼程度上,以自殺解決荒謬為正確之道。
2017/09/19 | 精選書摘
卡繆《薛西弗斯的神話》:真正嚴肅的哲學議題只有一個:就是自殺
本文的主題正是荒謬感與自殺之間的關係,探討在什麼程度上,以自殺解決荒謬為正確之道。
我們需要見到希望,才參與社會運動嗎?
人們都急於在絕望中重新找一條出路,為社會運動從新注入希望。我卻認為我們應該重新理解社運,明白社會運動根本不用依賴希望來推動。
我們需要見到希望,才參與社會運動嗎?
人們都急於在絕望中重新找一條出路,為社會運動從新注入希望。我卻認為我們應該重新理解社運,明白社會運動根本不用依賴希望來推動。
2016/12/02 | 精選書摘
幻想好結果,反而令人更難達成目標?
夢想具有削弱動機和行動力的傾向,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人鬆懈了?現實主義者常常批評正向幻想,然而他們通常懶得去理解夢想的真實運作方式。
2016/11/30 | 精選書摘
保持正面就能追夢?你的腦袋上當了,正向思考不是你想的那樣
夢想具有削弱動機和行動力的傾向,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人鬆懈了?現實主義者常常批評正向幻想,指出追求夢想的人抱持享樂主義,甚至是有罪的,然而他們通常懶得去理解夢想的真實運作方式。
2016/08/28 | 精選書摘
如果有一天生命墜入黑暗 你還能不能看見自己心中的那道光?
墨鏡哥從小在香港、星馬等地國際學校及美國名校加州大學就讀,返台後考上交大資管所,畢業就被台積電延攬,後更轉任為Yahoo奇摩首頁負責人。看似順遂的人生,卻因急性青光眼找上門,而喪失視力。但他並沒有因此放棄,最後更成為台灣第一個在失明之後拿到資訊領域博士學位的人。
2016/05/17 |
為「鄭捷之死」難過很怪嗎?其實不是只有你這樣想
為鄭捷之死難過,不表示你也會變成罪犯,但那種感同身受,我認為多少反應了成長過程的犯錯經驗,與心中孤寂。
2015/12/31 | 蟲蟲
【插畫】2016新年快樂!讓我們再把去年的目標拿出來用一次
許新希望時千萬別貪心,活在當下,在新的一年做出最適合自己的決定吧。
2015/12/31 | 蟲蟲
【插畫】2016新年快樂!讓我們再把去年的目標拿出來用一次
許新希望時千萬別貪心,活在當下,在新的一年做出最適合自己的決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