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06 | 精選書摘
如果把帝國史觀換成「無國家狀態」主導,東南亞歷史將會是何種模樣?
戴伊 (Anthony Day)批評過度國家中心的歷史,給我們指出的正是這種方向:「如果我們把家族間錯綜複雜的關係視為基本情況,而不是偏離專制國家規範,不是國家必須『處理的失序狀態』,那東南亞的歷史將會是何種模樣?」
2018/11/23 | 徐少驊
Netflix與王家衛、爾冬陞等香港導演接觸 勢成Big Data影視帝國
作者留意到Netflix接觸不少香港導演的舉動,與建立亞洲龐大的影視大數據庫,有密切關係。
2018/08/22 | 精選書摘
《一張圖攤開世界史》:消滅民族多樣性的壓路機——我們該如何看待「帝國」?
帝國是一個令人反感的名詞,但無法否認的是,2,000多年來,絕大部分人都生活在帝國內。帝國成了歷史的核心,它就像壓路機,碾平多樣化的文化,使整個帝國的文化逐步融為一體。
2018/02/12 | seayu
被路易十四羞辱長相的歐根親王,長大後成為法國最頭痛的天才將領
對於提拔部下,他一改奧地利軍隊以金錢換軍階的腐敗作風,純粹以個人能力和軍功作為升遷的條件。以這樣的方法治軍,加上歐根的軍事天才,他的軍隊作戰力極強。
2018/02/11 | seayu
被路易十四羞辱長相的歐根親王,長大後成為法國最頭痛的天才將領
對於提拔部下,他一改奧地利軍隊以金錢換軍階的腐敗作風,純粹以個人能力和軍功作為升遷的條件。以這樣的方法治軍,加上歐根的軍事天才,他的軍隊作戰力極強。
2017/12/21 | 王萬睿
【文評三四五】請告別異國情調的山林:讀高俊宏《橫斷記》
高俊宏的體感書寫,企圖重回歷史地圖上早已被遺忘的崎嶇之路,其實是尋回記憶之行,身體儘管疲累,犧牲的生命無法復返,但山林猶在,山林見證,是台灣生態轉型正義的必經之路。
2017/11/03 | eoiss
回首過去帝國的興衰,談談隔壁國家的未來
中國終於要進入國家體制化的階段,脫離效忠各地大名與諸侯的時代,這對台灣來講算是好事,其他國家也不見得會反對,用不著幻想大家都想要裂解中國。讓中國和平演變到正常可溝通的國家,遠比讓東亞中東化來得好。
2017/10/28 | 李律鋒
十五世紀三大帝國的興衰,能帶給與「胖虎強國」為鄰的台灣什麼啟發?
表面上來看,邊緣小國很難抵擋胖虎大國,但是小國有小國的生存策略;而越是高壓緊縮封閉的大帝國,在吃完老本之後,終究會覆滅,這可以給位於歐亞邊緣、大陸海洋交界以及與胖虎強國為鄰的我們什麼啟發呢?
2017/10/19 | 精選書摘
查拉斯圖拉如是說:瑣羅亞斯德教與波斯帝國
除了認同感,波斯人還擁有一樣更為獨特的東西。這樣東西就是他們的宗教。宗教把他們緊密地連結在了一起,並且最終成為了王權的基礎。
2017/10/19 | 精選書摘
「波斯」所賦予的印象是浪漫,而「伊朗」代表的是完全不同的印象
若要把二十一世紀初期的複雜又暴力的世界轉化成一個更加和平的世界的話,這個主導了古代世界長達兩千年的偉大國家,仍然能夠證明自己有很多東西可以繼續貢獻給人類的未來作為指導。
2017/06/30 | 群學出版社
中國式資本主義:兩種最壞制度的結合?
中國是一個急速變動、急速現代化,同時也極獨裁的國家。它雖強大,但如同美國在強盛時期,也面對越戰的失敗,以及無法壓制國內反戰聲音的前例。世界上沒有一個強權、一個帝國,是毫無破綻的。
2017/06/30 | 群學出版社
中國式資本主義:兩種最壞制度的結合?
中國是一個急速變動、急速現代化,同時也極獨裁的國家。它雖強大,但如同美國在強盛時期,也面對越戰的失敗,以及無法壓制國內反戰聲音的前例。世界上沒有一個強權、一個帝國,是毫無破綻的。
2017/06/28 | TKG Plus
吳其育個展的政治性虛構:如何看見洞穴中的複雜蜃景?
我們都不是、也不應該成為帝國觀看機器的補給品,我們的愛情也不應該成為光學實驗室中的藍本。於是我們需要一再演練這種找尋幻覺與拒絕幻覺的技術,就猶如在洞穴中希望尋找到複雜蜃景。
2017/03/29 | Roxas 楊大輝
人類大歷史(下):談的是歷史,指的是你
無論出於何種目的,人們都想要在歷史身上獲得一些啟發,總結出一些規律,或者找到一些教訓,用以警惕自己。而在我看來,看歷史是為了讓自己多了一個思考角度,這一個角度可以為你去除覆蓋在表面的意義,讓你發現事物的本質。
2017/03/28 | Roxas 楊大輝
人類大歷史(下):談的是歷史,指的是你
無論出於何種目的,人們都想要在歷史身上獲得一些啟發,總結出一些規律,或者找到一些教訓,用以警惕自己。而在我看來,看歷史是為了讓自己多了一個思考角度,這一個角度可以為你去除覆蓋在表面的意義,讓你發現事物的本質。
2017/02/18 | 精選書摘
昨日造就今日:構成當前世局的,仍是兩千年來的帝國昔日
無論如何,帝國都在直接處理差異;民族國家則有一種想法——或者說是錯覺——認為訴諸於民族概念和國家體系的參與,或是消極地靠著排外、驅逐出境和強行同化,就能克服差異。
2017/02/17 | 精選書摘
昨日造就今日:構成當前世局的,仍是兩千年來的帝國昔日
無論如何,帝國都在直接處理差異;民族國家則有一種想法——或者說是錯覺——認為訴諸於民族概念和國家體系的參與,或是消極地靠著排外、驅逐出境和強行同化,就能克服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