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03 | 羊正鈺
善行發光!捐出超過1000萬元做公益,小行星以「陳樹菊」命名
「來看看世界上最看不出來,也是最謙卑的慈善家。」(Meet one of the world's most unlikely and humble philanthropists.)這是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陳樹菊時,對她的形容。
2018/02/11 | Roxas 楊大輝
怎樣的好心才會有好報(下):「自私的好心」又比「無私的好心」更好
我們以為「好心」與「自私」是兩個矛盾的東西,是無法同時擁有的,你不能「自私的好心幫助他人」,但其實不然。兩者可以同時運作,如果需要的話,你可以換個形容詞來調節違和感,將其稱為「利他且自利」。
「拉人一把」不用衝撞總統府,只要在你的能力許可範圍內,伸出援手
我們只需要,在還是小小問題的一開始的時候就提供援助,就不會讓問題慢慢一路演變成無法收拾、勞師動眾、耗費鉅資的超大災難。等到那種時候才來說要幫助,其實都已經為時已晚,而且失敗比例非常高,遠比成功機率還要高上很多很多。
2016/07/19 | TNL特稿
當偏鄉成為「愛心捐贈」的目標,孩子們也只能繼續「扮演」弱勢的角色
「說真的,打從出生就一直有人說你可憐,誰會有夢想又有自信完成呢?其實幫助他們的方法很多,但砸錢,永遠是最沒幫助的那種...」
【影片】真實街頭實驗:猜猜看,路人會幫助哪一位落單小女孩?
如果在街頭上看見一位看起來又臭又髒的小女孩,你會上前去關心她嗎?一場發人深省的街頭實驗,揭露赤裸人性。
2015/01/11 | St. Threath
「我總是會去想,他們為什麼會這麼好?」
去好奇「他們為什麼這麼好?」這是一個平常我們不會去想的問題,我們太習慣認為每個人的行為都是理所當然的,也太習慣只去放大別人行為的缺點,卻輕易忽略別人的優點,並從不去思考背後的「為什麼?」
公益沒那麼簡單,而我們的批判都有點太天真了
參加者往自己身上倒冰桶?真的能體驗嗎?其實每個人都知道不可能,有什麼方式可以真的體驗嗎?基本上也沒有啊,除非我們自己有身邊的家人朋友就是漸凍人,不然根本沒有任何人有資格說「我了解漸凍人的痛苦」,所以倒冰水本身就是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