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埔族

平埔族群(Taiwanese Plains Indigenous Peoples),過往稱之平埔族,是對台灣原住民分類管理所使用的稱呼,對應的另一稱呼為高山族;後隨著學術界、文化界進一步研究,認知其為多數民族集合而非僅單一民族,近來因而改稱為平埔族群。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6/28 | TNL 編輯

「平埔族納入平地原住民」釋憲今辯論,原民會:預算增450億,參政權衝擊最大

《原住民身分法》修法草案在5年前送立法院,就有增列平埔原住民,但相關權利、客觀需求要另行處理,目前沒有完成修法或立法。

2021/10/22 | 放映週報

【專訪】《斯卡羅》導演曹瑞原:戲劇作品本身不應該被當作政治祭品,台灣創作者是自由的

專訪曹瑞原導演,聚焦其拍製《斯卡羅》的心路歷程,且聽他從《孽子》、《一把青》再到《斯卡羅》,從昔日的蕭條低谷到如今的台劇復興,這十多年來在台劇拍製上所累積的經驗分享,以及對產業環境的觀察與建言。

2021/09/13 | 讀者投書

【劇評】《斯卡羅》劇情「真實性」引發各界議論,影視創作該為歷史負責嗎?

我並不是要忽略作者與劇組在當地所做的田野成果,只是《斯卡羅》的詮釋主位問題是比《三國演義》、《西遊記》等史實事件改編小說更需要認真且仔細看待的,因為它直接影響到了當代社會上不同族群的歷史正義。

2021/09/04 | 方格子vocus

【影評】紀錄片《社頂的孩子》:補足「羅妹號事件」的真實性,建議搭配《斯卡羅》服用

《社頂的孩子》的重點在於試圖還原關於羅妹號事件和當地原民的牽連,嘗試將到今天依舊謎團重重的國際事件還原,以社頂這個曾經是斯卡羅人幾百年後的後裔回首去追根,還有台灣學者脫去中華民國的中國歷史而回顧實際在台灣發生的歷史事件。

2021/08/20 | TNL 編輯

《斯卡羅》演員查馬克病逝享年42歲,妻子稱:「走得很安詳,氣息停止後仍柔軟而溫熱」

查馬克.法拉屋樂享年42歲。來自屏東縣來義鄉丹林部落的他,一生皆致力於排灣族文化,並在泰武國小任職教師職,並組成「泰武古謠傳唱」,讓小孩子唱出排灣族古謠,「泰武古謠傳唱」甚至走訪世界,曾於歐洲、美國、日本、中國演出。

2021/08/19 | 鄭紹鈺

「土牛番界」以東:《斯卡羅》之外,當時台灣的番界政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就我所知,《斯卡羅》應該是第一個非常正式的把「番界政策」放到影視上的作品。很多人會很好奇:當時的番界政策究竟是什麼一回事?當時的「原住民」政治與軍事是怎麼一回事?本文便是想要說明在「斯卡羅之外」的番界政策,大概是怎麼一回事。

2021/08/17 | 方格子vocus

《斯卡羅》那段被遺忘的歷史:從羅妹號事件到《南岬之盟》的來龍去脈

臺灣人打贏美軍,這不僅是歷史事實,而且還是由臺灣原住民斯卡羅人打贏的勝戰,更促使臺灣本島政權首次與列強簽屬雙邊平等條約。這除了臺、美兩方的官方檔案有記載之外,在南臺灣也有流傳「八寶公主」的傳說。然而,這一切得先從美國商船羅妹號(Rover)觸礁開始說起。

2021/08/17 | 讀者投書

《斯卡羅》游移的身份認同:非美國人的美國公民李仙得如何看待戰爭與外交?

李仙得的人格特質來自戰爭的洗禮,來自他一個法國人急於建立的美國國族認同,因為有所追求,胸懷一顆美國夢才形塑出來的處事態度。需要不苟、需要方正,「一切事物都有它的位置」將每顆石頭蒐藏安放回既定的秩序,嚴格遵照規矩行事。

2021/08/16 | 讀者投書

阿杰一家何以出逃府城?《斯卡羅》共生不共融的族群關係

《斯卡羅》首映其中關於人種、地域等問題掀起廣泛討論,然而,琅嶠匱乏,琅嶠人作孽,人群的族裔認同,村庄的定位性質,這些幽微的人文細理都值得量化為交易物品,進入買賣環節、變成生存條件。

2021/03/01 | 精選書摘

《手繪圖解台灣史》:漢人的「蓽路藍縷,以啓山林」,是平埔族的血淚史

「蓽路藍縷,以啓山林」是從漢人的角度來描述當年開墾土地的艱辛,但從平埔族的角度來看,那是一連串喪失土地的血淚史。

2019/12/29 | 精選書摘

《沒有名字的人》推薦序:期許有這麼一天,能夠成為不再被認同困住的人

事實上,無論你是原住民與否,這些經驗其實都沒有離我們太過遙遠。有時候這種人群無法輕易被分類的例子,就很直接地發生於我們的周遭,甚至是在自己的身上。

2019/12/29 | 精選書摘

《沒有名字的人》:從「死平埔仔」到「馬卡道族」,一位家暴社工的族群告白

即使在高壓力工作之下,仍然花時間追尋自己的族群身分,佳佐說:「如果不做這些事情,就會覺得自己並不完整。」

2018/01/03 | 新公民議會

從史前到當代,「平埔族」一詞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性?

所謂的「高山」、「平地」乃是統治者的強行區分,不幸的是我們今日的政府依然使用著背後藏著殖民統治意涵的分類方法,原住民族不該再被這樣分類。

2017/12/10 | 李修慧

《促轉條例》通過就要把中正路全改名?蔡英文:把轉型正義簡化為「改路名」太可惜

轉型正義所涉及的是整個國家與社會的過去,所以「把那一段我們共同走過的苦痛,直接簡化為改名,實在是一個很可惜的事情」。

2017/11/04 | 讀者投書

憑什麼「趙子龍是中國的,蒼井空卻是世界的」?談文化挪用的道德難題

我全然贊成〈為什麼時尚產業最好避免文化挪用?〉建議產業最好避免文化挪用的用意,也同意藉由區分強弱之勢發揮彈性,更甚支持透過法律設置保障少數群體文化權,畢竟世上真有差距懸殊的「弱勢」存在且他們的聲音從未被世人聽見,但在此之外,仍有眾多問題有待商榷。

2017/09/14 | 羊正鈺

成大首創大一必修「踏溯台南」,西拉雅族人等在地文化都入列

「踏溯台南」課程共規劃12條主題路線,涵蓋4條迴遊路線,搭配8條尋溯府城世界路線,學生必需選擇1條主線、2條支線,期末需撰寫田野參訪報告。

2017/08/18 | 羊正鈺

政院修法為平埔族正名,等了20年的族人卻覺得像「次等原住民」

潘經偉說受訪指出,草案將平埔族群歸類為平埔原住民,但後續的權利以及細項卻都沒有規劃好,這樣容易造成山地、平地原住民及平埔族群間的衝突及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