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睡王子的快樂傳說》:現代聖愚拉撒路
謙卑、忍耐、順服、慷慨的美德,會否成為權勢壓榨與欺哄別人的工具?若美德助長不公義,是否仍是美德?
【焦點院線】《幸福的拉札洛》:揪心的玩笑與漫長的白日夢
開場約九分鐘長,生動地描繪了拉札洛在Inviolata的地位。大夥分喝瑪薩拉酒時,拉札洛喝不到最後的一滴,但攙扶祖母、抱雞回籠等大小瑣事,他隨時聽候差遣。拉札洛對於人們有求必應,但他對世界發出的聲音是不被聆聽的。
【焦點院線】《幸福的拉札洛》:不被祝福的復活,象徵現代社會已喪失的良善價值
主角拉札洛第一次見到所謂現代化的建築之時,他跟著走進了西亞、南亞與非洲等人種面貌的隊伍裡頭一起參加工作競標(出價低者得),也不會是巧合。導演羅爾瓦雀其實想談的,或是近年義大利的難民問題。
2018/06/15 | TNL特稿
專訪坎城「導演雙週」選片委員-布魯諾伊謝(下)
坎城導演雙週選片人透露:一些八卦其實就是電影行業的遊戲。其實從很久以前,皮耶亨利和前總監吉勒傑卡伯就是死對頭,他們從來不和彼此說話,直到現在兩個人都快80歲了,還是恨死了對方⋯
【坎城大觀園】從一種注目到競賽外單元與經典片
影展的次單元「一種注目」偏重議題導向,而競賽外單元的商業影片普遍都雷聲大雨點小⋯但選映高達和王兵的作品可以說是坎城的良心,因為他們的作品真的有比較激進的意圖。王兵也去看高達的片,但他坐到保留席,被工作人員趕去另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