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7 | fanny
《後來的我們》導演劉若英專訪:幸福不是故事,不幸才是
演藝之途發展多元,演而優則導的劉若英表示:「我沒有很想當導演,但是我很享受做幕後,我從來沒有準備當導演,只是我以前做的每樣東西都有部份讓我學著當導演。」
【TIDF20週年】被碰撞的真實
必須跳脫狀態才更能看清問題。擔任《徐自強的練習題》剪接指導的廖慶松說:「紀岳君導演太想幫徐自強講話了。」紀則認為事實上是想要幫自己⋯徐的家人為了幫他打官司,賣房子籌錢;紀前三年的拍片過程也因提案碰壁、沒有金錢和成果,一度要放棄。
2017/04/30 | 精選書摘
專訪剪接師廖慶松:我們那一票不快樂的人,成長在一個極度匱乏的年代裡
台灣很可惜,電影菁英都去從事電影藝術工作,我們的教育,包括那些電影科系,就是看侯導、楊德昌的電影,他們要模仿,要去做這件事情。我覺得這只讓整個思考都太同質了,應該鼓勵異質性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