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慶松

廖慶松是一位台灣資深剪接師,自1973年入行至今已剪接上百部電影作品。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11/30 | 溫溫凱/地下電影

【2021金馬獎】若要用一張畫面總結第58屆金馬獎,最令我動容的是新科影帝張震

張震以《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入圍、憑藉《緝魂》戴上桂冠至今30個年頭,從寫實到類型,從楊德昌到程偉豪,從小四到梁文超,從舊時代跨向新時代,在沒有準備的得獎感言之中,一切都來得剛剛好。

2021/11/30 | 波昂刺刺

金馬電影學院階段性總結:金馬給了你釣竿和魚餌,要怎麼使用就看個人造化

學院成果放映時,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於映前表示學院歷屆學員努力在影視行業持續創作,今年便有5位歷屆學員提名金馬獎;另有8位學員入選金馬創投會議,琢磨即將拍攝的影片。依此可見,金馬電影學院對於華語影壇影響逐漸開花結果,就讓我們期待他們璀璨的未來吧。

2021/11/26 | 波昂刺刺

【關鍵專訪】第13屆金馬電影學院學員心聲:集體創作打破既往眼界,發現自己原來不懂電影

要理解金馬電影學院,最重要的就是必須呈現學院的絕對核心——「學員」,學院既然是「服務」學員、「培養」新銳的存在,系列專題文章勢必不能缺少探究學員的真實聲音。因此,本文主旨訪談本屆12名入選學員,試圖歸納其參與心得,並且呈現出當代華語新銳創作者之當前現況。

2021/11/26 | 溫溫凱/地下電影

【關鍵專訪】第13屆金馬電影學院導師黃綺琳:我一直看不起「過程比結果重要」這句話,但這就是學院最可貴的地方

本篇文章專訪曾以首部劇情長片《金都》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黃綺琳,作為今年的學院導師,且去年從香港移居台灣的導演,黃綺琳帶入了不同視角,而黃綺琳近期也先後擔任金馬獎短片初選評審、金穗獎評審,對於香港、台灣的短片創作也具備一定程度的深入瞭解,就從黃綺琳的視角,探索導師的眉角。

2021/11/22 | 溫溫凱/地下電影

【關鍵專訪】廖慶松、聞天祥、蘇福裕:「金馬電影學院」為何成為國際影壇獨特的存在?

令人好奇的是,金馬電影學院具備何種特質,才得以能匯聚各界英才,而在2021年,侯孝賢從院長轉任榮譽院長,交由多年好夥伴、原先的學務長廖慶松(業界俗稱廖桑)接任院長,今年對於學院而言,確實處於某種關鍵的轉捩時刻。

2020/10/26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前世情人的情人》導演梁秀紅:廖桑建議我們先拍彩色再轉黑白,我們偷偷騙了他

當代年輕人最憤怒的是什麼?後來回想起2018年的公投結果揭曉,因為我不是台灣人,看到很多台灣朋友都很難過、有些很憤怒,讓大家會覺得是不是都活在自己的同溫層裡,根本不了解別人及別的族群。

2018/06/17 | 芬多經

《後來的我們》導演劉若英專訪:幸福不是故事,不幸才是

演藝之途發展多元,演而優則導的劉若英表示:「我沒有很想當導演,但是我很享受做幕後,我從來沒有準備當導演,只是我以前做的每樣東西都有部份讓我學著當導演。」

2018/05/16 |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TIDF20週年】被碰撞的真實

必須跳脫狀態才更能看清問題。擔任《徐自強的練習題》剪接指導的廖慶松說:「紀岳君導演太想幫徐自強講話了。」紀則認為事實上是想要幫自己⋯徐的家人為了幫他打官司,賣房子籌錢;紀前三年的拍片過程也因提案碰壁、沒有金錢和成果,一度要放棄。

2017/04/30 | 精選書摘

專訪剪接師廖慶松:我們那一票不快樂的人,成長在一個極度匱乏的年代裡

台灣很可惜,電影菁英都去從事電影藝術工作,我們的教育,包括那些電影科系,就是看侯導、楊德昌的電影,他們要模仿,要去做這件事情。我覺得這只讓整個思考都太同質了,應該鼓勵異質性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