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黃致豪 X 林立青:當我們討論死刑時,我們討論的並不是「死」,而是「人」
「死刑議題是所有社會議題到最後的簡化版。它涉及了階級、教育、經濟、精神障礙、所謂的公平正義、司法正當程序、所謂法官養成和刻板印象;它涉及了心理學、社會學、人類學、經濟學,各種你想得到的議題,都在死刑裡面。」
2019/07/26 | 李修慧
美國16年後重啟聯邦死刑 藥物來源仍惹爭議
美國司法部24日表示恢復執行死刑政策,並立即排定5名聯邦死刑犯的伏法日期。上一次美國執行死刑,已經是2003年的事。
2019/07/26 | 李修慧
美國時隔16年重啟聯邦死刑,死刑藥物來源仍引發討論
美國司法部24日表示恢復執行的死刑政策,並立即排定5名聯邦死刑犯的伏法日期,上一次美國執行死刑,已經是2003年的事。
2019/04/22 | 法操FOLLAW
照顧死囚、執行死刑的獄警,為何變成了殺人犯?
從結果來看,李奧殺了七個人顯而易見。但韋伯律師想告訴大家的是,原本生活正常的李奧,成為國家體制下的獄警後,才演變成現在的瘋狂殺人犯。
2019/04/21 | 法操FOLLAW
《殺了七個人之前》:同時照顧死囚和執行死刑的獄警,為何變成殺人犯?
李奧在17歲時成為獄警,工作的第一天,典獄長就指派他護送一位死囚上絞刑台。而李奧在某次下班途中,突然射殺七名黑人。辯護律師在調查案情時,得知死囚都是由獄警照顧,再將他們送上絞刑台,他認為這很可能是造成李奧精神崩潰的原因。
2019/04/09 | 林政翰
從小燈泡到鄭捷,「我們與惡的距離」 有多遠?
鄭捷是加害者、小燈泡是受害者、高姓男子曾經是旁觀者,每個角色完整重疊在一起,加害者是從前的旁觀者,因為成為體制的受害者,而漸漸轉變為加害者,三隻鳥來自於同一片森林。鄭捷這個名字,也漸漸成為另外一個嶄新名詞,也就是整個台灣社會需要「共同承擔的惡」。
2019/01/04 | 精選書摘
《正義謊言的罪人》:成績好犯罪就不該重判?那麼,成績不好就該死嗎?
是否有教化之可能?那是對於犯人將來行為的一種預測。我常在內心忖度著:預測是否就像算命?這年頭,法官也得兼算命?如果我是法官,我是否會做出不一樣的判決?
2018/11/28 | 當代評論
在馬來西亞談廢死前,能否先讓現行馬國死刑制度更加透明?
馬來西亞秘密問吊不僅讓死囚家屬長期擔心受怕,也讓倡議組織無法更有效地進行聲援。監獄制度和法律制度,可以如何盡最大能力保障家屬,減少罪犯在同一個家庭輪迴?
2018/11/21 | 當代評論
國家不會殺錯人?若認為馬來西亞司法誤判率很低,那就看看數據怎麼說
由於反對死刑的聲浪高漲,馬來西亞內閣已同意廢除死刑。筆者與研究團隊以過去五年國內上訴庭和最高法院的司法審判書面判詞記錄,針對誤判率做了本篇分析。
馬來西亞政府決意廢死引反彈,網友卻一面倒呼籲學習新加坡
近日馬來西亞對於廢死引發熱烈討論,網友近乎一面倒地「讚揚」新加坡,呼籲希盟政府學習,別對人民的反對廢死的聲浪「充耳不聞」。
2018/09/14 | TIME
教宗改變了天主教對死刑的定位,最高法院會跟進嗎?
現狀來看,維持死刑的美國似乎顯得異常,就像否定人權和廢除死刑之間的連結一般,只要美國真正廢除死刑,其他國家,無論是民主政體或是獨裁統治,就無法繼續拿美國作為自己的擋箭牌。
2018/08/31 | 李修慧
他殺害妻女還嗆聲「要報復」:蔡英文上任首次死刑,但廢死、反廢死都不滿意
法務部發出聲明表示,法務部無理由貿然停止執行死刑,否則不僅無法獲得多數民眾之支持,亦不具正當性。
2018/07/19 | 精選書摘
《死刑肯定論》:野蠻還是偉大?死刑作為一種復仇替代品
事實上,國家從被害人手中拿走復仇權後,還認為國家可以不替代被害人行使復仇權,甚至完全不允許復仇權由國家代為行使,才是一種特殊的意識型態。
2018/07/19 | 精選書摘
《死刑肯定論》:連死亡方法都企圖控制的國家貪婪權力技術
死刑問題包含「國家可以涉入個人內在多少?」這個與個人內在自由相關的論點。其中可能發生傅柯所強調的人類自由危機,也並非杞人憂天。
2018/06/23 | 林艾德
處死沒有悔過的兇手,唯一平靜的,只有兇手本人
死刑或者廢死都只是方向,我們的目標是更遠的地方,是「透過某種教化方式使社會回歸平靜」。當我們輕易地宣判某人「無教化可能」時,是不是也宣判了這個社會的死刑?
2018/06/20 | 幹幹貓
【插畫】發生兇殺案,廢死聯盟要負責?什麼神邏輯
廢死從來不是為了保護壞人,而是避免蒙冤入監的人,因為一個板機造成永不能改變的結果。
2018/06/20 | 法操FOLLAW
死不死刑,保護了誰?思考廢死的七個論點
綜觀現代國際社會,廢除死刑的國家大多位於歐洲,歐盟的官方立場即是廢除死刑,而美國目前則是部分州法沒有死刑。而在下文中,筆者嘗試整理出目前常見廢除死刑的可能理由,不論大家的立場為何,都能當作是思考的參考。
2018/06/18 | 法操FOLLAW
幻聽犯案仍被判死,主張精神障礙能作為減刑的依據嗎?
法院於107年6月7日宣判,以殺人罪判處李國輝死刑。雖然李國輝在審判時聲稱自己有幻聽,也經醫院鑑定李國輝的確有幻聽的症狀,但最終李國輝還是被判死,究竟法院判死的依據為何?難道主張精神障礙,已經不能作為減刑或免刑的依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