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31 | 李修慧
他殺害妻女還嗆聲「要報復」:蔡英文上任首次死刑,但廢死、反廢死都不滿意
法務部發出聲明表示,法務部無理由貿然停止執行死刑,否則不僅無法獲得多數民眾之支持,亦不具正當性。
【TIDF20週年】被碰撞的真實
必須跳脫狀態才更能看清問題。擔任《徐自強的練習題》剪接指導的廖慶松說:「紀岳君導演太想幫徐自強講話了。」紀則認為事實上是想要幫自己⋯徐的家人為了幫他打官司,賣房子籌錢;紀前三年的拍片過程也因提案碰壁、沒有金錢和成果,一度要放棄。
2017/08/22 | 陳亭聿
未竟之業:專訪《徐自強的練習題》徐自強與導演紀岳君
紀錄片拍完了,他倆之間拍攝與被攝者的關係宣告終止。訪談結束,堅稱不太熟的兩人一拍兩散,言談上果真沒再有太多交集。然而,習題解完了嗎?除了徐自強的習題,顯然還有太多道難題要解。
2017/06/21 | Jesse
苗博雅:溝通是有風險的,為此得付出代價
在太陽花運動當中,產生了幾位年輕的新星領袖,他們各自代表著不同的立場、政治意識,他們在不同的戰場上脫穎而出,為人記憶,有的最終消失在時間之流之下,有的則是被醜聞掩蓋,更多的則是持續奮鬥,在新的、不同的戰役裡再度挺立。現為社民黨全國委員的苗博雅,便是其中一位。
2016/07/27 | 李牧宜
【未來大人物】苗博雅:與其教年輕人釣魚(關心政治),不如「先讓他們覺得魚很好吃」
阿苗今年才準備要邁入29歲,是很多人眼中所謂「太年輕」的政治工作者。但她相信,青年參政的關鍵不是決策者的年紀,而是一個人的價值和提出的政策是否「對年輕人」有利。
2016/04/12 | Sid Weng
鄭性澤:失去自由的第5210天,我多麼希望數字就此停止
鄭性澤的辯護律師羅秉成指出:「檢辯提出的新事證,都足以重啟再審,並且改變判決,如果檢方認為也該改判,檢察官應該釋放鄭性澤。」
2015/06/06 | 阿Ken
槍決六名死刑犯 國際特赦:具政治動機
國際特赦表示:「執行死刑無疑與政府長久以來表示要廢除死刑的說法不相符,政府必須停止將死刑當作政治工具,首先應要朝廢死方向正式暫停執行死刑。」
我支持死刑,但我不想用「廢死是幫兇」這種情緒化言論支持
如果今天你問我,我對死刑會不會有遲疑,我還是會有遲疑的,我遲疑的不是死刑本身,而是為了執行死刑。在現在的社會狀況下,你勢必不可能採用私刑,那就必須要把這個權力授權給國家,那授權國家有奪取生命的權力,這真的沒有問題嗎?而因為冤獄,而造成死刑奪走不該奪走生命的狀況,又要如何解?
2015/06/04 | 張忘形
沒有配套的廢死,我們要如何一起面對?
廢除死刑可以,但可以做什麼來降低犯罪率?又可以拿什麼保證?配套措施是什麼?如果監獄爆滿你該怎麼處理?
2015/06/02 | 長腿地瓜
【插畫】在死刑存廢的光譜兩端,還有更多值得深入思考的空間
死刑的存在,應該是讓各種不同立場的群眾更能理性地看待刑罰的正反兩面性,透過討論來看到刑罰更多不同的可能性。
2015/03/29 | 議誌 i-tsi
只要能填飽肚子跟保有人權,統獨跟主權還重要嗎?
或許是「東亞民主示範區」的宣示使然,多數台灣人並不認為有必要面對這樣的認知混淆,最常聽見的說法就是「只要能填飽肚子,統獨重要嗎?」、「只要活得有人權,主權重要嗎?」。確實,在馬斯洛的需求層級理論中,人類的需求是有順序之分的,只要能填飽肚子跟保有人權,統獨跟主權好像真的沒這麼重要。但如果這兩者是存在著連動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