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4/13 | 李修慧
小燈泡媽媽:我不是反對死刑,而是反對大眾「除之而後快」的心理
小燈泡的媽媽與律師發表聲明表示,如果法院的判決也能夠仔細討論犯罪心理的構成、犯罪行為的成因、生命史和人格史中其他社會角色的影響,並藉此引起更多改善社會關係的行動,那麼小燈泡的犧牲,就能在絕地裡找到價值。
2016/10/22 | Kenzo
對於同性婚姻、通姦除罪、廢死及原住民議題,大法官們怎麼看?
在立法院正式投票前,讓我們先來檢視針對這幾位準大法官對重大議題的態度,以及民間團體對其所做出的評鑑。
2016/04/01 | 林兆彬
時代力量,別失去你自己
當你發現社會輿論好像與你的政治信念有所不同,你會怎樣面對?你會堅持信念,選擇說服群眾,抑或是盲目跟從所謂的「輿論」呢?
2015/09/25 | Sid Weng
教宗赴美國會發表歷史性演說:把移民當作人,而不是數字
教宗以金恩追求平權夢想談到移民問題,籲請美國國會摒棄對移民的敵視心態,希望移居美國的人都是試圖改善自己以及家人生活的人。
2015/06/01 | 讀者投書
當他結束了一人的生命,就有義務背負起雙倍的人生
就像受害人家屬林作逸說的,「死刑是太廉價的正義。」,我認為死刑主要的功效僅是一償怨氣,卻幾乎沒為受害人家屬及社會帶來實質的補償。
從「停止死刑」走向「廢除死刑」,是台灣對國際社會的重要承諾
3月29日槍聲再度響起,法務部長羅瑩雪批准5位死刑犯死刑執行令,這是台灣在2010年再度開始執行死刑後,第4度執行死刑。刑罰是國家主權的象徵,國家對人民執行公權力的象徵,但是在聯合國通過《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後,簽署兩公約的國家或政治實體皆有逐漸走向廢除死刑的責任,因此我們透過檢視兩公約來審思我國執行死刑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