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6 | 精選書摘
《瓦礫上的編輯》:災區小出版社如何從311震災中復原?
我們遭遇了東日本大地震。我住的公寓全毀;一位夥伴位於宮城縣登米市的老家也全毀;來自宮城縣氣仙沼市的女性兼職員工,她的父親遭到海嘯吞沒。災難發生後,我們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我甚至想收掉出版社。
2019/01/10 | Hello Việt Nam
廣播主持讓新住民的心聲在空中飄揚,也找回他們的族群力量
第一屆「桃園新住民廣播主持人培訓計畫」希望培力發展新住民朋友能找到自己族群的聲音,並提供一個讓她們發光發亮的展演台。
2019/01/07 | 精選書摘
日本國民作家向田邦子:森繁久彌的一千種混蛋
二十年過去了,當年那個身穿僅有的一套斜紋呢西裝站在森繁先生背後淺笑的女孩,現在已經到了需要老花眼鏡的年紀。撥開頭上的髮絲,也可以看到我頭上已有許多白髮。
2018/07/23 | 讀者投書
奧姆真理教的秘密電台,狂熱輸出革命的共產電台
當年的空中似乎有一張我們看不到的密密麻麻的廣播網,除了上述官方的對外廣播,還有一些像奧姆真理教放送這樣的秘密電台,它們一般為反政府勢力、異議人士及特定組織創辦。
2018/07/23 | 李華
奧姆真理教的秘密電台,狂熱輸出革命的共產電台
當年的空中似乎有一張我們看不到的密密麻麻的廣播網,除了上述官方的對外廣播,還有一些像奧姆真理教放送這樣的秘密電台,它們一般為反政府勢力、異議人士及特定組織創辦。
2018/05/07 | 精選書摘
《注意力商人》:戈培爾利用廣播,讓納粹主義成為「政治宗教」
自由派理想主義通常不會把群體目標當作獎勵,他們往往過度高估了一般人對於選擇權利的熱衷程度。選擇可能是個人自由的基礎,但是正如人類歷史所顯示的,臣服於更宏大的事物和超越自我的渴求可能同等重要,甚至更為迫切。最偉大的宣傳者和廣告商一直都明白這一點。
2018/03/05 | 李修慧
網路那麼發達,為什麼瑞士人還願意每年拿出一萬元支持「公共媒體」?
支持者認為,如今網路和社交媒體資源豐富,人們有權力選擇自己要接受哪些資訊,公共媒體税已經不再符合時代需求。
去新加坡旅遊要注意 樟宜機場暫停叫乘客登機廣播
新加坡樟宜機場即2018年1月1日起,將全面停止呼叫旅客登機的廣播服務,航空公司也將停止呼叫個別旅客登機。只有特殊情況下才會透過廣播系統通知。因此,若不想錯過登機時間,旅客們就必須要緊盯時間了!
打造「寧靜機場」,星國樟宜機場2018年起停止登機廣播服務
新加坡樟宜機場即2018年1月1日起,將全面停止呼叫旅客登機的廣播服務,航空公司也將停止呼叫個別旅客登機。只有特殊情況下才會透過廣播系統通知。因此,若不想錯過登機時間,旅客們就必須要緊盯時間了!
CNN、BBC聽膩了嗎?認識更多優質英文廣播頻道
英文廣播或許就屬CNN、BBC最為人所知,但實際上還有許多優質的廣播可以幫助大家練習聽力,現在就快來增加自己的廣播清單、增進聽力和口說吧。
CNN、BBC聽膩了嗎?快來認識更多優質英文廣播
英文廣播或許就屬CNN、BBC最為人所知,但實際上還有許多優質的廣播可以幫助大家練習聽力,現在就快來增加自己的廣播清單、增進聽力和口說吧。
2017/08/16 | 小日子
馬世芳:等著那一天 ,我們空中再見
我在錄音室,陪著許多藝人從新人出道到成熟蛻變,看著他們長大,而我也跟著漸漸變老。一路見證許多重量級作品誕生,也陪著聽眾溫習了好多我心目中的西洋樂史經典,經歷了臺灣社會的波瀾起伏。
給美洲獅聽廣播人聲,科學家「恐懼實驗」發現另類生態衝擊
史密斯認為這項發現對保育規畫者來說,是重要的一課:「當我們試著與大型掠食動物共存時,我們總是把焦點放在這些掠食動物的存續和數量,而非牠們的行為。」
給美洲獅聽廣播人聲,科學家的「恐懼實驗」發現另類生態衝擊
史密斯認為這項發現對保育規畫者來說,是重要的一課:「當我們試著與大型掠食動物共存時,我們總是把焦點放在這些掠食動物的存續和數量,而非牠們的行為。」
2017/07/29 | 李修慧
突檢北車消防沒過,市府官員:四商場各自為政,很麻煩
此次突檢發現火災廣播慢5分鐘、防火門卡住等問題,台北市政府參事丘明中表示,台北車站特定區共包含四個交通單位、四個商場,「每個商場各自為政,誰也管不到誰,有事情誰也幫不了誰,那個就很麻煩。」
2017/07/12 | KKBOX
敬那些年,馬世芳的「音樂五四三」帶給我們的美好
馬世芳與他的「音樂五四三」,似乎就這樣成為了當代愛樂青年們心中,可以找到共鳴的地方。
2017/04/23 | Abby Huang
【影音】永別了!經典台詞「腰部以下全部透明」資深廣播人李季準昨辭世,享年74歲
李季準最具代表性的節目為「感性時間」,他的聲音在空中陪伴無數的聽眾。時任文化部長的洪孟啟說,他的聲音沉穩有磁性、讓人信賴,也讓人感覺到明天還可以再繼續過下去。
中廣兩頻道停播一點都不突然,這是早在馬政府時代就應該做的事情
雖然喜歡的電台被停播我也覺得很可惜,但我贊成公共財原本就應該要收回國有再去利用,而不是繼續放給民營企業用於追求私人利益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