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31 | 讀者投書
台澎主權並不屬於中華民國政權:回應〈修憲或制憲?如何以法律的手段建國〉
陳怡凱副教授主張台灣人也可以透過對《中華民國憲法》進行修憲、制憲來產生國際法上的建國效力。筆者以為,這種說法固然言之成理,但如果從台灣的法理狀態及國際法的角度進行檢視,從這樣的角度去談討此議題恐怕是有問題的。
2019/01/29 | 精選書摘
《這裡不是一條船》:台灣人民如何建國與制憲
「宣布獨立」是台灣建國的起點不是終點,「宣布獨立」之後,還須制憲、加入聯合國、得到國際社會承認,才能完成獨立建國,使台灣「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目標實現。
2019/01/29 | 精選書摘
《這裡不是一條船》:修憲或制憲?如何以法律的手段建國
作出該終局自決決定之時刻似乎到了:有效適用範圍只限於台灣之憲法必須去除虛構之大中國,而調整成為台灣國之憲法。亦即該憲法所保障之國家必須去除中國,而換成台灣國,才能終局地解決這個問題。 
2018/09/20 | 精選書摘
唐君毅哲學論探:生命政治與倫理政治,唐君毅與鄂蘭的不同
唐君毅保持文化與政治的適當區隔,容許在這種區隔中變化的空間。政體不僅僅作為統治的形態,也是生活為某種統治形態的表現;或者,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差異有變動的可能,這是生命在共同的生活形式下所開展出的。
2018/08/10 | chenglap
台灣獨立後會發生什麼事?還有中國可能的行動
台灣宣布獨立絕不是射後不理的天堂,而是大家把牌重新洗掉再玩,在之前要做的布局非常多,例如先跟華僑談判、在美國國會安置大量遊說集團、預備航線大動盪之類,甚至得先處理好中華民國這個法人的未來。
2018/08/10 | chenglap
台灣獨立後會發生什麼事?還有中國可能的行動
台灣宣布獨立絕不是射後不理的天堂,而是大家把牌重新洗掉再玩,在之前要做的布局非常多,例如先跟華僑談判、在美國國會安置大量遊說集團、預備航線大動盪之類,甚至得先處理好中華民國這個法人的未來。
從歐洲紛起的分離主義,管窺「語言政治」對台灣的啟示
不只亞洲,即使歐陸諸國、不列顛聯合王國境內,也都一直面對國族獨立意識高漲的舊傳統邦或諸公國,這個現象提醒了當下呈現(重要卻被忽略)的事實──獨立建國與民主與否、富裕與否,原治理機關的治理能力,或所達到的生活品質水平,並無直接相關。
2017/10/06 | Project Syndicate
庫德人已告訴全世界想要什麼,世界該如何回應他們?
伊拉克庫德人已經讓世界知道了自己想要什麼;拒絕認真對待他們的目標既不公平,也不可持續。
2017/10/06 | Project Syndicate
庫德人已經告訴全世界自己想要什麼,世界該如何回應他們的目標?
伊拉克庫德人已經讓世界知道了自己想要什麼;拒絕認真對待他們的目標既不公平,也不可持續。
2017/07/02 | Abby Huang
【圖輯】加拿大歡慶建國150年,U2主唱:「當別人築起圍牆,你們敞開大門」
在演說中,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告訴群眾:「我們不在乎你從哪裡來、你的宗教信仰是什麼、或是你愛的人是誰,在加拿大,你們全部都受到歡迎。」
2017/07/02 | Abby Huang
【圖輯】加拿大歡慶建國150年,U2主唱:「當別人築起圍牆,你們敞開大門」
在演說中,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告訴群眾:「我們不在乎你從哪裡來、你的宗教信仰是什麼、或是你愛的人是誰,在加拿大,你們全部都受到歡迎。」
2017/06/10 | 王陽翎
打不死的IS?(上)他們已成 「恐怖主義教主」、東南亞富豪家屬有危險嗎?
近來形勢所見,即使IS正面臨極大打擊,以各種成員及資源補充數據可見,他們已成為全球伊斯蘭聖戰的變種組織,且目標再不一樣,謀求軍事建國過程之中,儼如「恐怖主義教主」。
2017/06/10 | 王陽翎
打不死的IS?(上)他們已成 「恐怖主義教主」、東南亞富豪家屬有危險嗎?
近來形勢所見,即使IS正面臨極大打擊,以各種成員及資源補充數據可見,他們已成為全球伊斯蘭聖戰的變種組織,且目標再不一樣,謀求軍事建國過程之中,儼如「恐怖主義教主」。
2017/01/26 | 史兄
突破機構「港獨」調查的啟示
宏觀至整個社會氣候政治生態,微觀至社交媒體、朋輩,莫不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嗤之以鼻,或視之為痴人說夢話,港獨又豈有回頭路?
2016/11/21 | 精選書摘
唐朝滅百濟、高句麗,成為「世界孤兒」的倭人於是建立了日本國
現在可能無法想像,百濟與高句麗的相繼滅亡對於當時的倭人而言是多麼重大的危機。日本一直到最近都常說「成為世界的孤兒、成為世界的孤兒」,而在七世紀,倭人真的如字面上的意義,成為了世界的孤兒。
2016/11/21 | 精選書摘
唐朝滅百濟、高句麗,成為「世界孤兒」的倭人於是建立了日本國
現在可能無法想像,百濟與高句麗的相繼滅亡對於當時的倭人而言是多麼重大的危機。日本一直到最近都常說「成為世界的孤兒、成為世界的孤兒」,而在七世紀,倭人真的如字面上的意義,成為了世界的孤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