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9 | 親子天下
當年的越南難民,現在的校長、執行長:讓學生在安全網內跌倒、再靠自己站起來
自信建立,通常是弱勢學生的痛點,因為生長環境路上太多紛擾,讓很多孩子內心不安定,無法專心學習。吉雅就是越戰後難民潮的小難民,但卻因為曾經有的成功經驗,讓她替弱勢孩子創立學習歷程表達思辯課程。
2018/03/31 | 法操FOLLAW
以抒情文輕判經濟弱勢竊盜,林輝煌法官對判決書的獨特見解
新任的新北地院院長林輝煌,曾在民國91年改變傳統判決書寫法,以抒情文方式判決,輕判經濟弱勢的竊盜被告而聲名大噪、引起法界轟動。他也提到,部分法官要求法官助理書寫判決草稿,再就草稿簡單修飾後定稿。並重話批評:「這樣的法官是在做違法的事。」
2018/01/23 | 林艾德
為什麼就算雞蛋是錯的,我永遠站在雞蛋這一邊?
起初,我其實很疑惑,既然雞蛋是錯誤的,為什麼還要站在雞蛋這一邊?難道就因為是弱勢,錯誤就可以被原諒、甚至錯誤就會變成正確嗎?我們應該憑藉是非、而不是根據對方的身分來判斷對錯不是嗎?
2018/01/16 | 精選轉載
【街賣圖輯】為什麼賣火柴的小女孩只能「消費同情」?
在人生柑仔店計畫中,我們試著呈現街賣者視角的工作與困境,因為他們才最了解街賣的困境。許多街賣者可能受限於表達方式、污名或缺少經濟餘裕,而難以表達自己的困境。但我們相信改變最關鍵的力量就潛藏在街賣者之中,這力量被許多條件所限制,而人生百味的工作就是找到並指出這樣的限制,並在有限的資源下用行動改變這些條件。
台大怎麼上:誰是台大學生2.0
誰是台大學生2.0版以2001-2014的台大學生學籍資料,分析不同入學管道的學生組成。2014年考試入學僅佔50.3%、個人申請佔40%、而繁星推薦則佔9.6%。就入學管道來說確實有變得比較多元,但實際上對學生背景的組成來說有沒有影響呢?還是依然讓既得利益者重新分配到不同的入學管道而已?
2017/12/03 | 新公民議會
女性屬於家庭,不該涉足大海?被遺忘的「冰島女漁夫」
或許我們有許多的既定印象,其實是被有意創造,或刻意抹去的結果。例如:出海捕魚,讓人很容易直覺想到是「男人的事」,在冰島也是如此。但人類學家Margaret Willson卻發現過去幾百年來,冰島或許曾有過為數不少的女性漁夫,只是在歷史洪流中,她們被遺忘了。
2017/12/01 | 新公民議會
賴清德的「照護員功德說」,反映了道德集體主義的變形壓迫
關於高標準的「道德」,理應只有「自己要求自己」的可能。我們不需要、也不應該讓任何人來勉勵、要求自己「做功德」,尤其是不應該由強勢者去勉勵弱勢者。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是用力督促政府以法令規章建立起一套完善的制度,讓每一個人都可以活得有尊嚴;而不是用道德教條去深化一個人的精神力,讓一個苦難的人像佛陀般偉大地割股餵鷹、犧牲奉獻著。
2017/09/30 | 林立青
為什麼「貧窮人的台北」不是一種消費弱勢的貧窮旅遊?
我認為貧窮人的台北不該被列為是一種貧窮旅遊,畢竟一個專業分工的社會很容易造成交友圈、資訊取得的落差,也就是所謂的「同溫層」。藉由這樣的活動,我們可以期待更多人理解和討論,與一個一個真實存在的「阿肥」「眼鏡仔」互動。
2017/09/28 | TNL特稿
八年二十萬戶,關鍵第一哩路——林口世大運選手村轉型社會住宅
林口世大運選手村選作社會住宅的成功與否,將是八年二十萬戶社會住宅政策中最關鍵的第一哩路。距離真正招租尚有一年,政府應積極準備與擬定方針。期望藉由完善的出租和管理策略,將選手村打造成優質的社會住宅社區,進而成為未來台灣其他地方推動的典範與願景。
2017/09/15 | Yulin
【圖解】林口世大運選手村轉作社會住宅,但,三千多戶租得出去嗎?
營建署表示,北市府預計108年2月點交歸還內政部,目前也積極籌劃接管及出租作業,107年下半年就會公告辦理出租。位於林口精華地段文化一路一段,整體空間分為四大區域,將提供3,409戶的社會住宅基地,政府將如何規畫使用對象,如何規畫當地生活機能,包含交通等等,將會影響林口社會住宅能否成功招租的重要因素。
2017/06/08 | 小花媽
在一間超美味的越南社會企業餐廳,幫助異鄉孩子走向未來的路
當我們援助人時,不應該是有階段性的,而是應該要讓他們能夠真正的進入社會,進入正軌。就像是政府給予弱勢族群補助時,不應該只是讓他們能活,而是讓他們能夠活得像人,像正常人。
2017/05/16 | 羊正鈺
聽障生去打工卻被要求「接一整天電話」,茶湯會道歉了
盧姓聽障學生在臉書上發文表示,「一個人的弱勢,並不能成為他在這社會不適任的理由。」
2017/05/08 | 林立青
當窮的弱的人獨自面對國家體制,法律菁英給他們的是一盆一盆的冷水
於是我看到的狀態,會是那些窮的弱的無力的人獨自去抗爭,獨自去面對社會體制再被欺凌的遍體麟傷。而我原本以為的法律菁英份子們紛紛表示「早就說無罪推定之下這不會有任何結果」「那是另一個單位的事」「不然妳就找出證據阿」。
2017/05/04 | 新公民議會
理應獲得社會掌聲及應有回饋的社工,實際上卻正在被體制所壓迫
身為在社會邊緣第一線拉扯的社工人員,理應獲得社會最大的掌聲與應得的回饋,但實際卻也是被體制所壓迫的那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