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16 | TNL特稿

《櫃檯沒大人》書評:從移民經驗出發,探討種族歧視的青少年成長小說

《櫃檯沒大人》並非是一本標榜中國民族優越的戰狼式小說,而毋寧是一本意圖從自身移民經驗出發,討論弱勢群體遭受到的剝削與歧視。

2020/05/27 | 《思想坦克》

防疫到中場,新局的開端:警惕無節制的咎責現象,勿讓帶風向者擾動社會不安

若不幸疫情如部分專家所預測在冬季還有下一波,台灣社會應該警惕之前無節制的咎責現象,不要輕易再讓網路帶風向者擾動社會不安。

2019/03/28 | 讀者投書

「批評反同=不容納異己」,悖謬論背後的邏輯謬誤

事實上,這種將提倡弱勢族群權益的人,形容為「不尊重不同意見」、「語言霸權」的作法,並非我國所獨創。近年來各國右翼勢力崛起,不乏有心人士以言論自由之名,試著正當化(甚至是鼓吹)優勢族群發表歧視性、仇恨性言論。

2019/01/08 | 精選轉載

超徵的稅該給誰,能產生的經濟效益最理想?

這次超徵並沒從勞工身上課徵,而是營業稅、營所稅和證交稅等項目,因為經濟比預期的熱絡所產生的。超徵的稅,其實還給弱勢族群也是一種辦法,用現金或消費券,其實各有各的好處。

2018/04/09 | 丁肇九

拒馬外的邊緣人(下):公務員冷嘲熱諷,最好的朋友反而是駐衛警

在監察院前抗議將近20年的何家兄妹,看著來來去去的抗議群眾、公務員的冷嘲熱諷和駐衛警亦敵亦友的關懷,到頭來,還是最期待周遭民眾的關心,讓這個能夠為社會角落的弱勢族群「新台幣下架」的社群動能,聽他們的訴求,幫他們想辦法。

2018/03/09 | 精選書摘

《食物正義》:窮得沒錢吃飯,但為什麼還是這麼胖?

許多窮到吃飯有一頓沒一頓的人,居然也出現明顯過重或過度肥胖的現象。根據洛杉磯郡公共衛生局統計,南洛杉磯區有全郡最高的貧窮率,三餐不繼的比率也最高,但該郡最高的成人肥胖率(三五.五%)和兒童肥胖率(二八.九%)也落在此區。

2018/02/22 | 精選書摘

你死我活競技世界中,肯亞靠「不分你我」稱霸體壇數十載

你死我活的頂級運動競賽世界,肯亞寬宏大度的氣量讓人耳目一新。但這種作風有其限度:肯亞選手總會想盡一切辦法,佔據這「不分你我」的全球頂尖體壇的領獎台。

2018/02/21 | 精選書摘

在你死我活的競技世界,肯亞靠「不分你我」稱霸體壇數十載

在你死我活的頂級運動競賽世界,如此寬宏大度的氣量讓人耳目一新——但這種作風有其限度:不表示肯亞選手不會想盡一切辦法,佔據這「不分你我」的全球頂尖體壇的領獎台。

2018/01/24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韋瓦第效應》:當刻板印象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

吸引力法則是鬼扯的,不過既然刻板印象有負面的心理作用,我們或許也可以猜測,其他正面的說法可能會有正面的心理作用。想想看,如果我們能讓一個人真的相信他一輩子的表現都跟族群能力無關,那會有什麼效果?

2017/07/30 | 《藝術家》雜誌

族群議題及藝術自由 ──從〈敞開的棺木〉談起

具有冒犯性的藝術作品是否應該撤下、甚至銷毀?某些影像的使用權是否決定於藝術家的身分背景?這幾個月以來,有幾件作品在美國引起了對於這些問題的廣泛討論。

2017/06/09 | 精選轉載

在一間超美味的越南社會企業餐廳,幫助異鄉孩子走向未來的路

當我們援助人時,不應該是有階段性的,而是應該要讓他們能夠真正的進入社會,進入正軌。就像是政府給予弱勢族群補助時,不應該只是讓他們能活,而是讓他們能夠活得像人,像正常人。

2017/06/08 | 小花媽

在一間超美味的越南社會企業餐廳,幫助異鄉孩子走向未來的路

當我們援助人時,不應該是有階段性的,而是應該要讓他們能夠真正的進入社會,進入正軌。就像是政府給予弱勢族群補助時,不應該只是讓他們能活,而是讓他們能夠活得像人,像正常人。

2016/10/13 | 羊正鈺

高中畢業不一定要上大學!政府每個月給你一萬元 可領3年

另外,為了幫助弱勢家庭兒少脫貧自立,行政院也今通過「兒童與少年未來教育及發展帳戶規劃情形」,明年起政府每年提撥1萬5千元到經濟弱勢兒童、少年的帳戶。

2016/07/22 | 珮姬

「不夠現實」的《逆光少女》:不是金錢也不是床鋪,而是讓她感受到自己「活著」

金錢是很好用的東西,它能創造廣闊的生存空間和發展高度,但也同時容易限縮內在自由。一旦著迷於追求更高端的物質形象,反而變得沒有時間和自己以及重要的他人對話。我們又怎麼能確信這樣的人生相對於布蘭卡或任何一個人,是更加自由和富裕的呢?

2016/07/22 | 珮姬

「不夠現實」的《逆光少女》:不是金錢也不是床鋪,而是讓她感受到自己「活著」

金錢是很好用的東西,它能創造廣闊的生存空間和發展高度,但也同時容易限縮內在自由。一旦著迷於追求更高端的物質形象,反而變得沒有時間和自己以及重要的他人對話。我們又怎麼能確信這樣的人生相對於布蘭卡或任何一個人,是更加自由和富裕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