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亦絢

張亦絢(1973年-),台灣女作家,出生於台北木柵。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17 | 精選書摘

《九歌109年小說選》:寺尾哲也〈現在是彼一日〉

張亦絢:我對這篇小說極高評價的原因如下:〈現在是彼一日〉完全可以讀作「對318的真正回返」——而回返318,意謂的並不是回到「318佔領立法院」,而是必須回返在「318與323」之間的「無以名狀」。

2021/03/05 | 九歌出版文學誌

【對談】張亦絢 X 洪明道 X 鍾旻瑞 給青年小說家的信(下):小說的身體與臍帶

張亦絢:能把兩個作者連通在一起,我想是「身體平權」的概念。因爲,無論性身份或是多語(在談多語時台語往往被忽略,但我覺得除了母語外,也應將其放在多語中思考),身體可以說都是最後的拔河點。那麼,《等路》與《觀看流星的正確方式》,都提供了非單一平權概念的複合思考。

2021/03/04 | 九歌出版文學誌

【對談】張亦絢 X 洪明道 X 鍾旻瑞 給青年小說家的信(上):書寫者不要在人生犯的錯

張亦絢:我在兩個人的創作裡,都看到一種可喜的傾向,也許對年輕創作者來說,是種不錯的參考,我會稱那個東西叫做「不逼自己」,但不是說不努力。而是說,是很善於選擇,是找到一個自己最有感情的守備範圍與方式,並不貪心。

2021/02/28 | 九歌出版文學誌

《九歌109年小說選》張亦絢編序:我們處於比任何時候都該認真看待小說藝術的年代

把高難度的思辨完全轉換成緻密清澈的小說語言,邱常婷〈斑雀雨〉因此獲選為年度小說的得獎作,希望給予不盲目樂觀、戮力深化批判性的創作者,最大的感謝與祝福。

2020/09/13 | 洪啟軒

張亦絢《我討厭過的大人們》書評:「打翻」潘朵拉的盒子,示範「討厭」的情感教育

然而無論如何,說出討厭與恨的勇氣,往往是講究溫良恭儉讓的傳統社會無法想像的,張亦絢在此創作的真正本意,或許不僅是要勇於「打開」,更要「打翻潘朵拉的盒子」,讓情緒可以言說與不再壓抑。

2020/09/04 | 精選書摘

張亦絢〈恨匱色〉:米色與白色的差別,跟黑色與白色同樣都是「差很大」

我的鋼琴老師最早發現,我會把色彩視為禮物分配。那時我會替我的琴譜封面繪圖與著色,老師看了就說,妳喜歡這琴譜甚於那,妳給了它許多顏色,另一本分到的顏色少多了。我受的教育是對不同作曲家都要同樣認真,然而,私下我偏心的狀況很嚴重,繪圖時我就還是「寵溺」幾個琴譜。

2020/09/04 | 精選書摘

張亦絢《愛的不久時》小說選摘:我們是堂堂的現代人,誰比較有感情就是有毛病

新版後記裡,張亦絢說:「《愛的不久時》是我寫作至今以來,最喜歡的一本書。它有最簡單的面貌,實則說了非常複雜,且只有小說才能說得那麼好的事。……我幾乎可以肯定地說,它是我文學的原點。」

2020/08/30 | 精選書摘

太宰治《正義與微笑》推薦序:當太宰用心臟大吼——日記體小說的根本性關懷

太宰在《正義與微笑》中則是用非常生活化的口吻,將信賴的層次,以爆笑又深具可信度的方式表現出來。想要辦成一件事,要有開始,怎麼開始呢?找了一個不合拍的劇團,必須放棄,又怎麼進行下一步?

2020/04/03 | 精選書摘

《九歌108年小說選》:張亦絢〈淫婦不是一天造成的〉

「每次我用水彩,我都在克服,我最大的恐懼。我對自己說,我擠出來的是,是真正的水彩,不是那種男人的⋯⋯。我想做愛,我想感覺這一切並不髒。」

2019/09/01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專訪張亦絢:我認為創作者要有點蠻不講理、自行其是

張亦絢說,「獲得讀者回饋的時候,我都有種溫柔的感覺──我知道小說在讀者身上起了作用,而那是讀者自己經由小說進入的空間。」

2019/08/29 | Giloo紀實影音

張亦絢談《馬奎斯如何成為馬奎斯》:一個值得文學愛好者思考的文學史命題

馬奎斯是一個非常地理性的作者,這給了世界各處有心保衛本土、駐守地方的創作者,相當大的鼓舞與啟發,其中當然也包括了台灣。

2019/06/01 | 精選書摘

《失戀傳奇》推薦序:如歌如詩的詠歎氛圍,絕非普通赤裸的剝復與鮮綠

因為韻律,身體才不被削為物;身體空間的記憶,若滅了韻律部份,就有反生命的危險——以此觀之,羅浥薇薇是在倫理與才份上,雙雙俱足的守護者,珍稀且強悍。在同志權益爭取制度與空間落實正熾的今日,我們能夠再加上此一代韻律御守,真是何其有幸。

2019/03/15 | TNL特稿

陳夏民、張亦絢對談《失物風景》:我討厭的那個人,其實就是我

張亦絢提到,過去對陳夏民的理解設定,「是孤僻的相反,以及悲觀的相反。他相當照顧周遭朋友,有夢想又熱情。」是以讀《失物風景》張亦絢感到訝異,除了原本認知被推翻,還有窺看隱私的危險感受。

2019/02/08 | 精選書摘

馬奎斯《預知死亡紀事》導讀:小說中的好兇手、非處女以及路過的主教

如同安荷拉.維卡里歐在賤活賤愛中找到出路,拒絕說出絕對真理的馬奎斯小說,也是低的與賤的——卑之,無甚高論。不再高瞻遠矚的小說或是推理小說,終於做到了更全面與激進的苦民所苦——這固然是小津的榻榻米高度美學,也是不可錯過的、匍匐在地,化做爛泥更護花的,馬奎斯世界。

2019/02/07 | 精選書摘

馬奎斯《預知死亡紀事》導讀:小說中的好兇手、非處女,以及路過的主教

如同安荷拉.維卡里歐在賤活賤愛中找到出路,拒絕說出絕對真理的馬奎斯小說,也是低的與賤的——卑之,無甚高論。不再高瞻遠矚的小說或是推理小說,終於做到了更全面與激進的苦民所苦——這固然是小津的榻榻米高度美學,也是不可錯過的、匍匐在地,化做爛泥更護花的,馬奎斯世界。

2018/10/26 | 精選書摘

《懸崖上的野餐》導讀:雙重失蹤案與女校大崩潰

女學生失蹤不被單純視為生存或安全問題,而與性醜聞有關的「不體面」有所聯想,這會打擊女校的(無)性譽——(無)性譽就是商譽——女校開始大崩潰。

2017/09/22 | 精選書摘

文學,成為一個自由的人——《字母LETTER》發刊詞

《字母LETTER》是一本以字母會為核心的文藝評論特輯,每兩個月以「封面人物」專輯,逐一深度評論字母會六位核心小說家:駱以軍、陳雪、顏忠賢、黃崇凱、胡淑雯、童偉格。

2017/09/22 | 精選書摘

字母會的創生:在字母的前沿……

這是一場遍歷二十六字母的文學慶典,每個字母挑出一個已被法國哲學重置與更新的詞,由小說家各自施展幻術,吞劍噴火走繩彈跳馴字母會獸各展所長來熱鬧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