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張大春 X 莫言:繁體字是正體字,還是另一種簡體字?
這本《見字如來》雖為解字之文,但讀起來卻又有些小說的快感。問起解字與寫小說的界限與不同,張大春卻談起了相同之處。寫小說的時候,他會讓自己的想像力張揚一點,寫散文的時候,有時也不免想把小說的筆法融進來,但是,關於文字這個事情,不能創造它的來歷。兩者是有相似性的。
2019/08/30 | 精選書摘
張大春《城邦暴力團》連載1:我們這現實社會,祇是那地下社會的一個陰暗角落
民國五十四年八月十一號夜裡他接到幫裡一個任務,要他在兩三個時辰之內設法弄到一塊六尺長、三尺寬、八分厚的青石板,並且在天亮之前送到植物園荷花池小亭裡去安裝。
2019/08/31 | 精選書摘
張大春《城邦暴力團》連載2:我是老漕幫裡混事的──生是庵清人、死作庵清鬼
老大哥告訴我:若非看在教親族親這兩重關係上,他是不會跟我說這些的。即令祇是跟我說,這在前清也是犯了十大戒之第五戒──「戒扒灰」──算是大罪。
2019/09/01 | 精選書摘
張大春《城邦暴力團》連載3:這些電影小道具,背後便牽涉到更大的恩怨了
須知老漕幫人傳信多用密語印石,這一組印石一共是四枚。第一枚是「身先死」,第二枚是「莫躊躇」,第三枚是「門前雪」,第四枚便是這「瓦上霜」了。
2019/03/05 | 時報藝術線
【瘋卡漫】《入伍吧!魔法少女》:衝突又爆笑的創意置換(下)
《入伍吧!魔法少女》的「可!愛!正!義!」經典動作,即本作品對漫畫家謝東霖與「 綜合口味 」(小莓與大軒2人組)最重要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