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13 | 林宜敬
香港,我們的傾城之戀
在公元2000年前後,我很喜歡到香港,每次轉機的時候總會藉機停留個幾天。但是最近幾年,我已經很少去了。我總覺得現在的香港已經不是我之前所喜歡的那個香港──那個不中不西又充滿著自由氣息的城市。
2018/11/13 | 精選書摘
《視覺、性別與權力》:「講故事的人」——張愛玲早期小說的記憶轉化
要判別張愛玲早期小說是否具有講故事式的傳統敘事特質,除了要找出「講故事的人」這個敘述者有否出場以外,亦可憑著文本中「講故事的人」的聲音是否明顯去決定。
2018/11/13 | 精選書摘
《視覺、性別與權力》:「他者」的形象——張愛玲早期小說對香港的觀看
香港之所以在張愛玲的小說中以一個「他者」的形象出現,其實是張愛玲借用了一種「洋人看京戲」的眼光,亦即類似殖民主義文學中常用的「殖民者凝視」(colonial gaze)去建構出來。
2018/08/29 | 精選書摘
《張愛玲學重探》:冷戰格局中的個人安妥,張愛玲後期文學書寫
在大陸,她完全遭到屏蔽,為其時開始修訂的中國現代文學史著所排拒。與之相反,她開始為台灣和美國華人學術圈所關注,她的反共姿態及以個人書寫抵抗宏大敘事的方式,與後者相吻合,為他們提供重寫現代中國文學史及其相關規則的案例,因之備受推崇。
2018/08/29 | 精選書摘
《張愛玲學重探》:張愛玲筆下的市聲、聲音景觀和現代都市
在現代都市層層疊疊的市聲中,經由機械複製所傳播的聲音尤其為張愛玲所注意。張愛玲與現代科技與傳媒的關係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研究課題。本文關注的是張愛玲如何處理現代科技生產的聲音,即技術化聲音(the technologized sound),如,話匣子(留聲機)、電話、有聲電影和電影音軌技術,以及無線電。
2018/07/25 | 林澤民
堪比賈寶玉的邪氣:自比為「白蛇娘娘」的胡蘭成
胡蘭成說初見張愛玲,「世界都要起六種震動」。朱天文說讀胡蘭成的《今生今世》,「這一看就覺石破天驚,雲垂海立,非常非常之悲哀。」這胡蘭成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2018/06/20 | 精選轉載
為什麼張愛玲不能被視為「中國作家」?
說自己是張愛玲迷,一度是非常時髦的事情。但張迷們或許不願意接受這樣的觀點——「張愛玲真實的政治身份,其實是中國(北洋)難民裔大英帝國臣民和上海自由市市民。」也即是說,她並不能被視為中國作家。
2018/06/16 | 林澤民
鏡子、玻璃、鑽石:閃爍不定的微光,對照張愛玲世界的黑暗
這些微光,與其說呈現光明,不如說是對照出張愛玲世界的黑暗,以及光明之微弱、不定、和易滅。這樣的形式安排,為故事帶來一種氣氛,在讀者心中則造成一種不平衡甚至不安的感覺。這完全是德國表現主義的手法,在好萊塢黑色電影(film noir)中常見的。
2018/05/12 | 精選書摘
《大師們的寫作課》:我們不能擁有才華,而是才華將我們用作容器
人類的文學和藝術能力,相當於孔雀絢爛的尾羽。雄孔雀拖著又重又大的尾巴,其實很不利行動,易陷入危險,但這卻能令它們在交配期獲得雌孔雀的青睞。也就是說,雖不具備生存適應性優勢,卻具備性競爭優勢。
2018/05/12 | 精選書摘
《大師們的寫作課》:如何寫出韓國情色電影一樣的唯美?
男作者們請記住,寫情色文字,女性角色自思或自述時,千萬別用什麼酥胸、香肩、皓腕、玉臂等等。這一類香豔的詞語,不覺得只有被撩撥起情欲的男人才會用嗎?
2018/04/23 | 讀者投書
天照大神之死:房思琪引出的是怎麼樣的文學傳統及其變體?
當《今生今世》推薦列除了一定會有的張愛玲之外,還出現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時,我們方驚訝於此二書如今之被「市場」並置,是否諭示了兩造互文,並重新喚起近代華文文學中一個常常被刻意遺忘的、危險的幽魂。
2018/01/05 | 精選書摘
張愛玲的茶裡人生:這一次,她要為白流蘇留住那個陪她喝茶的男人
《紅樓夢》中,妙玉出場論茶,那些錦衣玉食的公子小姐一下就懵了。張愛玲也論茶,只是更加隱晦。譬如園林中的借景,看起來宜人,卻隱藏了太多需要解讀的密碼。
2017/08/25 | 精選書摘
回憶有時不僅是單純記憶和追想,更多時候,或許是在練習篩選與忘記
每回行旅,身邊總是所愛之人。但或許,愛都愛過了,愛,也過了。最後,能夠掌握手中的事物不多,但至少可以,堅持對別人善良,對自己溫柔。
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下)
林奕含文筆好,才情高,心思敏銳,筆調冷靜,很多時候會讓人想到張愛玲。或許在聽故事之餘,偶爾分神欣賞她詩化的句法,感覺文字的魅力,可沖淡書中彌漫的悲愴氣息。
2017/07/16 | 陳娉婷
《明月幾時有》紅色合拍片下的港式變奏:許鞍華沒有忘記香港
許鞍華從沒忘記香港人的身分。當內地發行商把《明月幾時有》包裝成慶祝香港回歸20年的電影時,導演已如劇中的女特務角色般,暗暗地偷渡了一些香港獨有的全民抗爭精神、有別於中國抗日論述的小城史觀入戲。
2016/02/17 | 時報出版
【小說家這份職業】陳祺勳:所有小說都需要起飛的時刻
很傑出的小說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帶領讀者起飛的瞬間。所有的小說都需要這樣子的起飛時刻,即使是通俗的小說,它也有起飛的時刻。有的小說能帶你飛到遠方,甚至飛到你沒辦法想像的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