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1/29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六):三碗毒酒一飲殞命,韓國如何重新評價張玉貞?

張禧嬪最後選擇以巫術來殘害仁顯皇后,送她最後一哩路的形象,是偶然,抑或必然呢?這也不禁讓我們反省到,為了能平安生活在宮內,真正的生存之道,該是如何呢?

2020/01/28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五):折頸麻雀血+死老鼠骨灰,張玉貞狂亂作法咒王后

張禧嬪為了「確保」自身東山再起,徹底消除宮內異己,她在昌慶宮就善堂的西殿內,建起了一座小神堂,同時找來巫師前來作法,詛咒躺在病床上的仁顯王后早點過世。

2020/01/27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四):「善妒」妖女產下皇子,張玉貞逆襲仁顯王后

張禧嬪生下元子李昀後,肅宗對她寵愛達到最高點,於是她決定痛下「毒舌」,於一天對肅宗說道:「我最近聽人家說,仁顯王后私底下策劃,想要鴆殺王子,怎麼辦啊?」

2020/01/26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三):利用「黨爭」保榮華富貴,張玉貞成禍國殃民的寵妃

家庭慘遭黨爭清算的張玉貞,相較起宮內任何一個人而言,她更顯得不安。尤其當她享有權力、肅宗恩寵時,她腦袋中所想的除了感謝肅宗外,更深的體會是如何能讓此時此刻所享受的恩寵,持續到永久,不被他人剝奪。

2020/01/25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二):「餘孽」張玉貞入宮,肅宗卻一見傾心

入宮的張玉貞入宮,即使她出身於不錯的「譯官」家世,但遭受到「三福之變」餘波影響,入宮後馬上遭到他人冷言冷語,嘲笑為負罪之人的「餘孽」,甚至眾多宮女避之唯恐不及。

2020/01/24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一):張玉貞究竟是一位什麼樣的女子?

一直被韓國人視之為惡女代表,來到二十一世紀,張禧嬪的形象模糊、流動,甚至被重新定義,她的歷史地位也尚未被完整地評價,也未完全介紹給華文圈的讀者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