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17 | 精選書摘
《你不伸手,他會在這裡躺多久?》:社工人力非常吃緊,我們只能讓個案「不要死」而已
如果沒有人好好陪伴他,了解他心裡的洞,刺激他產生行為改變的動機,陪他走過辛苦的過渡期,想辦法連結更多社區支持,讓他回歸社會,重新站穩,那麼,我們只是不斷在做重複的事情而已。
【講座側記】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強制就醫、醫療困境和汙名化
在「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講座中,由台權會副秘書長施逸翔主持,並邀請蘇偉碩醫師與陳威延律師從各自的專業角度進行與談,探討台灣現行制度下的精神疾病議題。
2018/06/17 | 羊正鈺
精障者其實「不可怕、而且很可愛」,衛福部擬設「危機處理小組」
從小燈泡事件,到政大「搖搖哥」,精神疾病防治的首要關鍵仍是去污名化,病人和家屬才有勇氣向外求援,醫療和社會資源也才有機會介入,危機處理團隊才有處理的空間。
2016/10/01 | 精選書摘
憂鬱症女孩紀實:很多人以為我們厭世,其實,我們比誰都愛這個世界
請嘗試著去理解,每個失意或精神異常的人們,背後可能都有許多許多的故事,而這些故事,往往都跟人性、社會、善良、靈魂與掙扎相關。
2016/10/01 | 精選書摘
憂鬱症女孩紀實:很多人以為我們厭世,其實,我們比誰都愛這個世界
請嘗試著去理解,每個失意或精神異常的人們,背後可能都有許多許多的故事,而這些故事,往往都跟人性、社會、善良、靈魂與掙扎相關。
2016/04/06 | Shih Yuan
社區精神照護人力緊 每人平均須追蹤300病友
諶立中表示,負責追蹤急性、嚴重精神病人的社區關懷訪視員,全國只有96名,平均每人得追蹤超過300人,距離每名訪視員負責80名病患的目標有很大差距。而該數字還有很大的城鄉差異。
2016/04/04 | 麥志綱
當身邊出現「怪怪的人」,除了就醫,我們可以有更好的作法嗎?
台灣的社會需要找到能夠從集體傷痛中修復的能力。而用正確的方式去處理精神或心理議題,真正地投入資源去面對問題,將是我們能否自我修復的關鍵指標。
精神科醫師:「強制就醫」或許是違反人權,但置之不理也違反了「就醫人權」
他們是因為生病了,沒有或不願接受該有的治療,最終被放棄,那我們有人要去照顧這群「因病沒有能力照顧自己的人嗎?」
她是精神病患,也是南加大法學教授:我要的跟你們一樣「去工作、去愛」
艾琳是大學教授、人妻,也是精神病患。畢業於耶魯大學法律系的她,以自身經歷向世人說明:精神病患需要的是好的治療、周遭群眾的同理心,而不是污名、犯罪化與暴力。
她是精神病患,也是南加大法學教授:我要的跟你們一樣「去工作、去愛」
艾琳是大學教授、人妻,也是精神病患。畢業於耶魯大學法律系的她,以自身經歷向世人說明:精神病患需要的是好的治療、周遭群眾的同理心,而不是污名、犯罪化與暴力。
2016/04/01 | Shih Yuan
強制送醫事件紛傳 精神醫學會籲:勿污名化精神病友
賴德仁強調,政府該檢討的是,目前社區公衛護士的人力配置,還有心理衛生的預算分配等問題,而不是污名化精神病人。畢竟精神病人只要規律服藥治療,相當安全。
2016/03/30 | 精選轉載
在隨機殺人的夜晚,一個「精神病患」給社會的誠懇告白
標籤化、污名化和復仇,沒有一樣可以幫助我們脫離自己,以及社會的困境。因為這是透過權力的優勢,把一群已在邊緣的生命往死裡打...被這樣對待的人,有何理由對社會的生命懷抱基本的尊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