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09 | 丁肇九
拒馬外的邊緣人(上):因為他們,兩院院長只從側門進出
何玉珠阿姨和她的哥哥何勝興從2000年開始,就不斷向行政院、監察院抗議,十幾年來,他們曾經敲鑼、攔轎,也找過立委和議員,甚至催生了保障強徵受害戶的大法官解釋文,但他們自己的案子卻在「超過五年不得申訴」的公文回復中,永不能見天日。
2018/04/09 | 丁肇九
拒馬外的邊緣人(下):公務員冷嘲熱諷,最好的朋友反而是駐衛警
在監察院前抗議將近20年的何家兄妹,看著來來去去的抗議群眾、公務員的冷嘲熱諷和駐衛警亦敵亦友的關懷,到頭來,還是最期待周遭民眾的關心,讓這個能夠為社會角落的弱勢族群「新台幣下架」的社群動能,聽他們的訴求,幫他們想辦法。
2018/04/09 | 丁肇九
拒馬外的邊緣人(後記):他血汗陳情、我功德個屁
媒體在展示創業家成功的笑容時,不需要經歷他艱辛的奮鬥歷程;評論抗議群眾癱瘓交通的人,絕大多數都不曾跳下軌道,但這些事件和經歷,卻可以由他們的口說出,化作自己的資產,就好像「騎士精神」風行的時代一般,現代小人物的奮鬥經歷,其實就是中古時代農民耕耘給領主的糧草,但我們其實握有真正的改變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