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0 | 羊正鈺
女護理師揭發身障中心主管性侵院生,難過的是「沒人願意作證」
吳姓護理師說,機構稱她是「挾怨報復」,事實並非如此,是為了舉發這起性侵案才選擇離職,其中社工主任更似乎知情不報,讓她非常心寒,甚至願意進行旁證的老師少之又少。
性侵迷思下的審判文化:你是「理想的性侵被害人」嗎?
在「檢視」被害人被害後的反應時,檢視者經常受到父權文化的影響,而對於「理想的被害人」有著諸多想像,而期待所有的被害者必須符合特定的樣貌。這樣的迷思一旦進入性犯罪的審判中,就會出現了許多審判上的「性侵害迷思」。
2018/03/10 | 李修慧
台灣體操選手控告「優秀教練」長期性侵:「每一次過程我都像死了一般」
「我看到我的偶像出面指控隊醫性侵時,的那種堅毅的眼神,我淚流不止,我知道,跟我同樣受苦的人,還活在痛苦的深淵。」受暴者受到美國體操選手響應#MeToo,因此決定公開受暴經過。
狼師與「權勢性交」(上):強制性交罪的重點在保護「個人意願」
現在好像不少人還停留在「啊你是男生,你也有爽到啊」的低能程度。就說了不是誰插誰,身體爽不爽的問題,重點是「我的個人意願」,我「有權利決定我要跟誰發生性關係」。
2016/09/11 | 法操FOLLAW
白玫瑰6歲女童性侵案:順應民氣的刑庭決議,究竟是福還是禍?
由民間反彈聲浪影響的刑庭決議,又到底是台灣法治的福氣,還是另一個社會公審的濫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