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0 | 精選書摘
伊藤詩織《黑箱》:成為受害者之前,我一直沒意識到性犯罪是何等暴力
當我緊閉雙腿並彎曲身體時,山口將臉湊近索吻,我絕望地別過臉,而因為這樣臉被緊緊壓在床上。在頭和身體都被壓制住的狀態,我漸漸無法呼吸,在即將窒息的瞬間,我以為自己會被殺。
2019/03/20 | 精選書摘
伊藤詩織《黑箱》:「您是處女嗎?」這種質問無疑是「二次強暴」
男性搜查員們站成一排,在柔道館用人偶還原當時被強暴的情況。「那麼,請您躺在上面。」我仰躺在藍色軟墊上,被搜查員們圍繞著。「這種感覺?」「還是像這樣?」其中一名搜查員把一個大型人偶騎在我身上,一邊問一邊移動人偶。當閃光燈亮起,快門被按下的瞬間,強撐著理智的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2019/03/14 | Abby Huang
韓國人為何如此生氣?韓國偶像涉迷姦、性愛偷拍影片等「案外案」
開第一槍報導夜店風波的韓國記者透露,「勝利事件」的重點並非勝利本人,日後將陸續揭露更多足以撼動韓國政治界的新聞。
2019/03/07 | BabyHome
性侵犯應該去勢嗎?醫師:「矯治處遇」才是減低再犯率的根治之道
台灣觀摩國外的模式和經驗,在性侵害加害者犯案後的「處遇」方面做了許多努力,包括頒佈「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實施「性侵害加害人處遇」,已將近有十年時間。「處遇」是法律用詞,或許用「處預」(處理預防)更貼切適合。
2019/01/15 | 讀者投書
「有錢買春,何必性侵?」問句背後的三個問題
「明明可以去買(春),為什麼要性侵?」、「有錢好好的,去嫖不就好了?」、「要性侵不會去演日本A片?」這類留言的同質性,在於認為使用性產業資源,便能消除性侵的念頭及行為。然而真是如此嗎?
2018/12/12 | 精選轉載
【插畫】我無心傷害阿豬,雖然阿豬已變豬腳飯
螢光幕上常出現加害者想什麼、做什麼、感覺什麼的影像文字,反倒受害者變成配角,群眾的激憤之情也逐漸化作花邊談資,過幾個月,大家忘記了,加害者依然生龍活虎。
2018/12/12 | 法操FOLLAW
刑法上的「性交」:什麼樣的行為會構成「強制性交罪」?
日前知名導演鈕承澤遭指控強行對被害人口交、指侵得逞,因此到台北市大安分局接受調查。本篇將簡介我國「強制性交罪」的歷史,以及釐清什麼是刑法上的「性交」。
2018/12/07 | 李修慧
「不就是不」,西班牙「狼群案」法官二審堅持「強拉強拖」不算強暴
法院宣判,5名被告並沒有使用「致傷性的暴力」,也沒有以人身安全威脅C,因此,全案不符合刑法中對「強暴」的定義。
2018/11/27 | 李修慧
智利想用詩人「聶魯達」命名國際機場,卻被Me Too支持者抗議「別崇拜強暴犯」
聶魯達曾在回憶錄中自述,他曾在外派斯里蘭卡時,強暴一名女僕。這件事也促使人們重新評估聶魯達的文學價值,一名女性主義者表示,「是時候停止崇拜聶魯達了,他的藝術成就,並不能赦免他強暴的罪。」
教育孩子「什麼是肛交」不是為了鼓勵,是避免加害或受害而不自知
教育孩子什麼是肛交,不是要鼓勵孩子此時此刻馬上就去肛交,是遇到時知道那是什麼,避免加害或受害而不自知,如果青少年在合意性探索想嘗試肛交,也可以避免受傷或感染。
在同志遊行大聲說出「不敢說不,不是妳的錯」
請讀到這篇文章的每一位朋友,不要再把「勇敢說不」變成枷鎖,沒有人生下來就必須背負「說不的義務」,我們必須翻轉現有的思維與文化,告訴孩子與成年人「沒有同意,就是性侵」,將責任還給犯下性侵的人。
2018/10/26 | TIME
她是家暴與強暴的受害者,但伊朗卻處決了尋求幫助的她
一個肆無忌憚不利於女性的法律系統,定義了希卡凡德的一生。這個系統規定女孩的刑事責任年齡為9歲,而男孩則為15歲,同時女孩的法定結婚年齡為13歲。
2018/10/02 | 李秉芳
千萬「封口費」擋不住,足球金童C羅遭控性侵,美警啟動調查
雙方2010年達成和解,C羅當時支付約1400萬臺幣的「封口費」,協議女方不公開此事件,但梅約加表示,當時她因為擔心遭報復還有公開羞辱,現在決定站出來阻止再有人用一樣手段侵害女性。
2018/08/14 | TIME
阿根廷否決墮胎合法化,展現天主教會對女性慾望的深度恐懼
如果我們更深入的探討這個議題,會發現議題的核心是女性能否展現自己的性慾,以及女性到底有沒有權利來決定自己是否要當一位母親。總結來說,就是女性的慾望。
2018/08/08 | 人權觀察
要求被害人「重演」性侵,日本何時能擺脫粗暴的「辦案技巧」?
日本超過95%的性侵事件沒有報案,理由顯而易見,日本人普遍「不好意思」討論強暴案件,輿論則常一味責備被害人而非侵犯者。但更關鍵的是,日本性侵處理機制充滿歧視、極度落伍。
引誘狗舔下體的反思:用強暴文化傷害動物,也是人類中心主義
性暴力本身就是壓迫,無關乎是否符合道德、性侵者是否弱勢,即使行為人情有可原,行為本身也不該被合理化,我認為這些才是我們必須思考的議題。
遭網路霸凌、死亡威脅仍不屈服的印度女性新聞工作者
兩位優秀的印度女性人權捍衛者兼新聞工作者,在2018年初受到嚴重的網路霸凌與暴力攻擊,原因僅是有人看不慣她們的工作內容,甚至有意消滅她們的聲音。究竟這些具備特定身分的女性在印度為人民發聲、捍衛權益時,會遭受什麼樣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