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5/01/19 | TNL 編輯
緬甸北部激烈交戰 數百中國公民已被困3天
甘雙指責緬甸政府軍,此舉打的是經濟封鎖戰,試圖斬斷克欽經濟來源,迫使克欽獨立軍繳械,克欽獨立軍除了武力對抗外沒有第二條道路可走。
緬甸北部反抗軍昨日宣布攻下果敢首府,難民持續湧入中國西南邊境
「老街那邊的老人、孩子大部分都過來了,只有部分捨不得走的、有生意的,還留在那裡,現在仍持續有難民過來。」
2016/08/27 | The Glocal
緬甸少數民族的國家認同問題──以果敢族為例(上)
果敢族是緬甸一個較為特殊的少數民族,在民族的歷史發展上,他們與中國漢民族具有相同的血脈關係;在地理分佈上,他們與中國毗鄰而居。而果敢族長期游離於緬甸政權之外的政治現實,撕裂了果敢族與緬甸主流社會間聯繫的紐帶。
2016/08/27 | The Glocal
緬甸少數民族的國家認同問題──以果敢族為例(上)
果敢族是緬甸一個較為特殊的少數民族,在民族的歷史發展上,他們與中國漢民族具有相同的血脈關係;在地理分佈上,他們與中國毗鄰而居。而果敢族長期游離於緬甸政權之外的政治現實,撕裂了果敢族與緬甸主流社會間聯繫的紐帶。
2016/08/29 | The Glocal
緬甸少數民族的國家認同問題──以果敢族為例(中)
與中國漢民族為同一民族共同體的果敢族,在其內心深處無法忘卻對以漢族為主體民族的中國記憶,以至於「大多數果敢人內心的祖國仍然是中國」。
2016/08/29 | The Glocal
緬甸少數民族的國家認同問題──以果敢族為例(中)
與中國漢民族為同一民族共同體的果敢族,在其內心深處無法忘卻對以漢族為主體民族的中國記憶,以至於「大多數果敢人內心的祖國仍然是中國」。
緬甸老街上的青春:「去台灣我覺得這輩子都不要想了,是不可能出去的」
不到30歲的小蘭,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老街賭場上班。「但2009年打仗時我就逃了,在好幾個不同地方做過不同工作,總還是打工仔。所以現在的老闆讓我入股,算是自己的生意,所以我就回來老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