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8/08 | 方格子vocus

【2020費里尼影展】費里尼與三位大導的決裂與救贖(下)

費里尼常想起帕索里尼,這個不斷批評他電影的左派份子,尤其是他在被謀殺暴死之後,費里尼在《夢幻之書》中,即記錄了五個帕索里尼出現的夢。

2020/07/22 | 翁煌德/無影無蹤

【2020費里尼影展】(一):天才是有特權的吧?費里尼詭譎多變的地下情史

費里尼雖然從不諱言自己是個愛做夢、愛幻想的創作者,卻同時也是一個極度誠實、不惜深鑿自己一切黑暗面的創作者,在其作品之中,他從不否認自己的確是個多情而好色的男人。

2020/06/29 | 餵電影 WEi MOViE

【後疫情時代/電影產業】「靠天吃飯」的影視圈將經歷未知的延續,還是M型化的加劇?

娛樂產業的有趣之處就是在於它的變化多端和不可預測性,這些特質也反映在後疫情的催化結果,比起許多其他產業能具體擬定對策、預測發展,身在影視圈的我們,其實也只能且戰且走、邊看邊談。

2020/03/26 | 溫溫凱/地下電影

反同性戀者能否拿獎?淺談近年坎城影展的性別爭議

既然第73屆坎城影展確定延期,就再多聊聊第72屆坎城影展,替各位讀者溫故知新。大型影展除了電影放映買賣外,場外的各種議題動向,當然也是眾人矚目的焦點,這篇文章就來談近年坎城影展對於女性電影工作者的看法、努力以及轉變。

2020/03/23 | 溫溫凱/地下電影

藝術能改變世界嗎?淺談第72屆坎城影展面臨的政治議題

既然第73屆坎城影展命運多舛,本屆主競賽單元的評審團主席史派克李也在積極防疫,那來聊聊第72屆的坎城影展主競賽單元的評審團主席,「墨西哥三傑」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以及去年坎城影展所面臨的政治議題。

2019/11/20 | 溫溫凱/地下電影

婁燁新作《蘭心大劇院》遭撤檔,中國審查制度將創作者打成半殘

從稍早婁燁新作《蘭心大劇院》又被遭撤展映,便能看出言論與創作的自由正是中國長期以來嚴重缺乏的,「審查制度」摧殘了創作者自由,而影像乘載了人的情緒與社會諸多議題,有批評才有反思,才有對話的空間,才有進步的可能。

2019/10/02 | 翁煌德/無影無蹤

2019關渡電影節總評:新世代啼聲嘹亮,看見台灣影像的多元性

許多人認為台北電影獎、金馬獎能反映一年下來台灣電影的風貌,但因為入圍名單有限,又是以競賽為目的,許多「璞玉」其實沒有獲得展示的機會,有時甚至不容易從這些大獎的入圍名單看見台灣一年下來創作的多元性。由此,專注鼓勵學生創作的關渡電影節便顯得極具可觀性。

2018/10/02 | 李秉芳

蕭青陽執導「淡蘭古道」入選世界步道大會影展,「手做步道」是什麼?

強調「手作」步道,是對「工程步道」的反思,儘量避免大型機具和外來材料對當地環境造成過多擾動,以「手」為限制,能開啟更多的思考,避免單一、快速與粗糙的工程步道對大自然帶來無法回復的傷害。

2018/06/02 | 黑潮之聲

日舞影展的反思:一部電影的完成,必須要有「觀影的觀眾」

要用何種方式讓非影視相關的觀眾們能夠看見、看懂,甚至不是只是光有口號地說「支持國片」,而是能夠買票進場,可能才是我們更需要去思考的課題。

2017/06/01 | Vera Wang

曼谷東協影展落幕:印尼電影《詩人的漫長返鄉》獲最佳東協影片獎

值得注意的是,《詩人的漫長返鄉》和《親愛的大笨象》皆入選今年台北電影節的片單,因此台灣觀眾也有機會在今年7月觀賞。

2016/11/18 | 國家電影中心

是賭注也是挑戰:專訪台北電影節策展人郭敏容

策展是一種權力,話語權、選擇權,在這個權力位置上,我常覺得焦慮、自我懷疑,更恐懼-恐懼自己習慣或喜歡上這個權力。

2016/09/15 | 李牧宜

【為愛連結】專訪酷兒影展策展人林志杰:我們都能成為模糊界線的勇敢者,一起為愛連結

第三屆台灣酷兒影展即將於10/22-10/30,在台北新光影城登場!酷兒影展策展人林志杰表示,希望透過電影中「模糊界線的勇敢者」,讓同志、跨性別者覺得自己並不孤獨,也讓大眾漸漸覺得:「Wow! Why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