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8/14 | 羊正鈺
癱瘓23年的「45度角」畫家:我會搖頭晃腦地畫,直到每寸細胞都不能動為止
「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遇到困難的事,我從來不看自己失去的,我只珍惜我還擁有的。」謝坤山一席話震撼金根鴻的心靈。
2015/02/23 | 你知我知
他頭低低的說:「我只是想證明自己能做一些什麼,然後那不是壞事。」
「你會什麼?不就是會做壞事跟畫畫?都一樣啦,」阿伯的一句話,原來小安帶著天份修讀復興美工還是被認為沒有前途。於是他開始害怕家庭聚會、開始害怕自己讓父母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