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21 | Lo's Psychology
盤問心理學(二):若是無辜便千萬要堅強,等待律師
執法者有些時候會使盡千方百計,務求令疑犯認罪,並盡快完結不同的案件,我不是要指出很多被判罪的罪犯也是無辜的,但是若然你是無辜的,便千萬要等待律師。
2019/11/18 | Melody Chan
親友被捕,我要點做?被捕48小時營救手冊
有家人朋友被捕,大家都會手足無措。究竟你應該做什麼,對被捕人最有幫助?「48小時營救手冊」由被捕第一小時開始講起。
2019/11/16 | 精選轉載
在警署拘留三十多小時,一位被捕者的經歷及建議
阿聰最後被關了三十多個小時就放出來。回家先安撫受驚的家人。但因有心理準備,所以這次被捕感覺不算太驚慌。「其實由落口供開始,根本可以律師在場先做,但警察唔會畀你咁要求」,彷佛完全失去權利。
2019/11/12 | Melody Chan
【拒保全攻略】被捕之後,點決定要唔要接受保釋?
大多數被捕者都面對一個問題︰要不要接受警方的保釋?這篇文章協助讀者理解「保釋」是甚麼一回事,要接受保釋、拒絕保釋或者「踢保」又應該考慮甚麼因素。
2019/11/12 | 德尼思化
陳秋實是否香港同路人?身土不二的真正實踐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陳秋實即使並非立足香港,但就其主張的理念,至少不是「鬼」,更不是敵人。
2019/11/11 | 精選書摘
《判罪》:同事紛紛加入戰局,希望承接虐童案的「壞律師」能迷途知返
他們認為事務所不應該為了錢,什麼案件都接,像這種虐童案的傢伙,禽獸不如,事證明確,根本沒有辯護必要。我向他們說明:「感受到你們的善念,瞭解你們對孩子的同情。可是,我也有話要說。」
2019/11/11 | 精選書摘
《判罪》:也許贖罪後我就是自由之身,不用再帶著內疚活下去
「被告接受懲罰,贖罪完後,不再是帶罪之身,他改過自新,應該重新生活。律師這時候扮演的角色,是協助被告如何贖罪,及受到公平審判。」
2019/11/11 | Lo's Psychology
盤問心理學:你的權利與虛假認罪
在不清楚自己的權益下,我們損失的遠比我們想像中的要多,因此在盤問過程中,我們也應該要認真關注如何保障自己的權益。
2019/10/27 | 精選書摘
《法律人4.0》:新一代法律人如何替值得關心的「不在場關係人」發聲或辯護?
當不在場的人成了在場者,局外人成為當事人,我們便不能再只注意在場當事人的想法和訴求,我們必須有所警覺,不在場的局外人可能更將左右我們的成敗,甚至斷定我們的生死。
2019/09/16 | 李秉芳
法國年改:42種年金制變1種,巴黎地鐵大罷工後律師、空服員也跟進
罷工曾在1990年代中期迫使法國時任總統席哈克放棄退休金改革。巴黎大眾運輸上次「擊退」政府是在20007年,迫使時任總統沙克吉放棄取消優厚退休金制度。
2019/08/23 | 林彥邦
清算教師、機師、律師之後呢?
中產專業人士相比前線(當然可能也有中產是前線),有的是社會資源、知識、人脈,以及可能相對較佳的財政基礎,他們背後的聲援以至支援其實相關關鍵。但同間,這批人亦是非常脆弱的。
2019/08/09 | 法操FOLLAW
提高錄取門檻,就能解決律師「供過於求」的問題嗎?
有些律師認為新進律師能力不足,擔心水準不夠的律師造成人民權利受損。亦有人說,律師界反對開放律師名額,是擔心收入減損。但要改善這些情況,只改革律師考試制度就可以解決嗎?
2019/08/02 | 蕭雲
關於義務律師團隊的一些澄清
近日網上有一些關於捐款給612人道支援基金的爭論,特別是關於義務法律團隊的問題,作者曾接受有關協助,澄清若干誤解。
2019/07/31 | 讀者投書
律師考試錄取率越來越低,但台灣的律師真的「過剩」嗎?
雖然台灣律師考試的錄取率逐年降低,但根據臺灣各地律師市場數據的呈現,傳統訴訟市場僅有大約20%被開發,另外80%都沒有委任律師,顯示除都市地區外,非都市地區的法律市場均還有極大的開發空間。
2019/07/11 | 精選書摘
《為誰辯護》:我不想再看著司法體系無力幫他,而他又無法幫自己
一路以來,我經手了無數案件,因此沒能一一記得每個人的臉龐。然而,有時當我瀏覽那本記錄所有證詞的藍色記事本,有些特別的事實或名字會勾起我腦海中的記憶。他們將會永遠留在我的生命之中,而唐明尼克正是第一位駐留的人。
2019/06/28 | 法夢
義務律師唔係「女助手」
記者顧慮不想打擾義務律師工作是可以體諒的,但在此前題下就妄然斷定男性為律師而女性為「助手」,問題就不單是混淆了事實,亦明顯反映性別意識問題,對律師有性別定型的想法。
2019/06/16 | 法夢
如果警察突然拍門搜屋,應如何應對?
假如有警察要求入屋搜查,必須出示有效搜查令,而且只能夠檢取列在搜查令內的物品。
2019/04/16 | 志鋒
只要中共有需要「打黑」,一夜之間遍地皆是「黑社會」
現在的中共想要消滅這些包含律師在內初具公民社會雛形的職業群體、大學教授等知識分子的想法是一樣,只是會以更加隱密的方式:律師還是叫律師,但是,必須是經過思想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