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

律師(英語:lawyer;attorney)是指受當事人委託或法院指定,依法協助當事人進行訴訟,出庭辯護,以及處理有關法律事務的專業人員。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8/15 | 精選書摘

《家事法官沒告訴你的事》:不要想如何將對方痛擊到角落,四射的煙硝只會傷及無辜

在請求離婚或是親權爭奪事件中,把對方攻擊得體無完膚,離婚判贏了,但是友善父母也別想做了,未來在子女交付跟會面探視方面,都有可能遭到現實上的怨懟、杯葛與不配合。輸得最慘的是孩子,孩子在夫妻彼此的敵意中,絕對不會有一個安心的成長過程,孩子一輸,父母雙方都輸。

2022/07/21 | 精選書摘

《律師不會告訴你的事1》:訴訟辯論乃言語戰爭,針鋒相對宜「對事不對人」

言詞辯論技巧多樣,因人、因時、因地而不同。言詞之始,可投法官所好,引發其「聽話」興趣,之後再「高談闊論」。如果能輔以必要的肢體語言或其他圖表,將可增加法官的正面印象。

2022/07/18 | 精選書摘

《律師也有良心,怎麼了嗎?》:律師教你怎麼選律師,遇到這五種直接跳過去

主動說跟法官、檢察官有關係的律師應該敬而遠之?第一審打輸了,要不要換律師?家事案件的律師要怎麼找?這些問題,就讓法老王律師來解答。

2022/07/16 | 方格子vocus

消費者買到有瑕疵的房子,房仲不一定能免責、但也不一定要負責,為什麼?

在我看來,消費者跟房仲業者產生糾紛的相異立場,其實都有道理。在房仲疏失賠償的法院案例裡,消費者買到有瑕疵的房子,房仲不一定能夠免責、但也不一定要負責。這是什麼意思呢?

2022/07/06 | VoiceTube看影片學英語

Object、Hearsay、overrule⋯⋯從強尼戴普案學法庭常用抗議英文

上個月初強尼.戴普(Johnny Depp)跟安柏.赫德(Amber Heard)的世紀判決終於出爐,為這為期兩個多月的法庭攻防戰畫上句點,許多人也在追直播的過程中對法庭流程和用語有更多的認識。今天的文章要帶大家來認識法庭中抗議、反對的相關英語用語,也會帶著大家認識法庭裡常見的抗議類型。

2022/05/23 | TNL 編輯

烏克蘭第一起「戰爭罪」審判:俄羅斯士兵被判終身監禁,辯護律師被罵是「魔鬼代言人」

這是烏克蘭檢察官希望盡快審理一系列的戰爭罪案件中的第一起,對烏克蘭具有重大的象徵意義,不過希斯馬林的辯護律師表示,希斯馬林是被長官施壓,要求他執行命令,他的上級應該在被告席上,而不是希斯馬林。他的律師表示將對判決提出上訴。

2021/12/11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專訪《倖存者,如我們》作者歐大旭:教育會改變你看待世界的方式,甚至改變你與家人的關係

歐大旭在《倖存者,如我們》中,寫下一個殺人犯對著和自己出身截然不同的年輕研究者,敘述自己的世界與過往,直指現實。底層社會中的生存者,彷彿遭受種種苦痛的倖存者,而在絕望之中,是否真能見到希望呢?以下是我們與作者歐大旭的跨海筆訪。

2021/11/29 | 精選轉載

網路交友認識的男友自稱是律師,如何知道他有沒有說謊?

有執業的律師,在「法務部律師查詢系統」可以查得到,但就算對方沒有執業還是可以Google,因為考上律師的人在網路上多少會有蹤跡的。

2021/10/14 | 精選書摘

《奧客退散!》:當對方說「我要告你」,我希望你能用「歡迎啊!」的心情去面對

本書作者島田直行是日本大律師,專門協助中小企業「對抗奧客」。他的客戶擴及服務業、製造業還有各大醫院,怎麼對抗奧客?他的原則就是勇敢拒絕不當要求,絕不說「我們會負責」和絕對不輕易理賠。

2021/08/27 | TNL 編輯

密西根州9名挺川普律師挑戰選舉結果:遭裁定濫用司法系統,律師資格可能被取消

在密州的這項判決發布之際,美國國內各地的法官也一直在權衡,如何追究這些刻意利用訴訟來影響選舉結果和輿論的律師。川普的前私人律師、曾任紐約市長的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也因涉嫌散佈關於總統大選的不實言論,在今年6月被暫停於紐約執業。

2021/08/25 | 德國之聲

香港律師會改選「開明派」失利,整肅之風吹向專業界別?

雖然香港律師會選舉是業內事宜,但是在法律界被捲入香港政治風眼之際,這場小型的直接選舉獲得比以往更高的關注,特別是來自中國官方。

2021/07/31 | 法操FOLLAW

【電影中的法律】《罪人的控訴》:修正庇護納粹的惡法,揭露醜惡的歷史真相

德國電影《罪人的控訴》從一樁重大謀殺案出發,加入辯護律師的掙扎和難處,最後帶出對納粹與相關法律的深刻檢討,直指歷史曾掩蓋醜陋的真相。本片不僅帶來內心震撼,也實際影響德國司法,促成改變。

2021/04/29 | 精選書摘

《「1」的力量》:有什麼訣竅能讓我們「無痛」脫離婚姻嗎?

要對離婚一事真正看開,無論是離或不離、贏或不贏、搶到(孩子)或沒搶到、守住(財產)或守不住,都不在意,最重要的心理關鍵就是,我已經做足了最壞的打算。

2021/04/26 |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常搞錯的bar用法:「Be called to the bar」原來跟酒吧無關

He was called to the bar when he was 30. 不是指「30歲時,他被邀請去酒吧」。Bar這個字不只有酒吧的意思,以下介紹bar這個容易被誤解的字,還有相關例句。

2021/04/14 | 法操FOLLAW

【電影中的法律】是枝裕和《第三度殺人》:關於生與死的論辯,誰說的才是真相?

這部片雖然來回於監所和法庭之間,但作為是枝裕和導演的作品,很難僅把它定義成法律或懸疑電影,而重盛律師心境上的轉變相當值得觀察......

2021/02/18 | TNL 編輯

萊豬法律攻防戰獲蘇貞昌信任,羅秉成「幕後轉前線」接任行政院發言人

羅秉成為法律人出身,曾執業律師長達27年,並兼任法律扶助基金會董事長、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以及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一分組「保護被害人與弱勢者的司法」召集人。

2020/10/01 | 精選書摘

《直到最後的最後,我都會堅持下去》:對日本人來說,我是「律師」不是「辯護士」

不管是再優秀的人,甚至是女律師,如果有了家庭與孩子之後,能夠投注在工作的精力就會大幅減少,她們甚至會跟事務所簽署特別的工作契約,盡量減低工作的時間,也不追求更高的位置或報酬,只為了能夠照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