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16 | 李秉芳
法國年改:42種年金制變1種,巴黎地鐵大罷工後律師、空服員也跟進
罷工曾在1990年代中期迫使法國時任總統席哈克放棄退休金改革。巴黎大眾運輸上次「擊退」政府是在20007年,迫使時任總統沙克吉放棄取消優厚退休金制度。
2019/08/23 | 林彥邦
清算教師、機師、律師之後呢?
中產專業人士相比前線(當然可能也有中產是前線),有的是社會資源、知識、人脈,以及可能相對較佳的財政基礎,他們背後的聲援以至支援其實相關關鍵。但同間,這批人亦是非常脆弱的。
2019/08/09 | 法操FOLLAW
提高錄取門檻,就能解決律師「供過於求」的問題嗎?
有些律師認為新進律師能力不足,擔心水準不夠的律師造成人民權利受損。亦有人說,律師界反對開放律師名額,是擔心收入減損。但要改善這些情況,只改革律師考試制度就可以解決嗎?
2019/08/02 | 蕭雲
關於義務律師團隊的一些澄清
近日網上有一些關於捐款給612人道支援基金的爭論,特別是關於義務法律團隊的問題,作者曾接受有關協助,澄清若干誤解。
2019/07/31 | 讀者投書
律師考試錄取率越來越低,但台灣的律師真的「過剩」嗎?
雖然台灣律師考試的錄取率逐年降低,但根據臺灣各地律師市場數據的呈現,傳統訴訟市場僅有大約20%被開發,另外80%都沒有委任律師,顯示除都市地區外,非都市地區的法律市場均還有極大的開發空間。
2019/07/11 | 精選書摘
《為誰辯護》:我不想再看著司法體系無力幫他,而他又無法幫自己
一路以來,我經手了無數案件,因此沒能一一記得每個人的臉龐。然而,有時當我瀏覽那本記錄所有證詞的藍色記事本,有些特別的事實或名字會勾起我腦海中的記憶。他們將會永遠留在我的生命之中,而唐明尼克正是第一位駐留的人。
2019/06/28 | 法夢
義務律師唔係「女助手」
記者顧慮不想打擾義務律師工作是可以體諒的,但在此前題下就妄然斷定男性為律師而女性為「助手」,問題就不單是混淆了事實,亦明顯反映性別意識問題,對律師有性別定型的想法。
2019/06/16 | 法夢
如果警察突然拍門搜屋,應如何應對?
假如有警察要求入屋搜查,必須出示有效搜查令,而且只能夠檢取列在搜查令內的物品。
2019/04/16 | 志鋒
只要中共有需要「打黑」,一夜之間遍地皆是「黑社會」
現在的中共想要消滅這些包含律師在內初具公民社會雛形的職業群體、大學教授等知識分子的想法是一樣,只是會以更加隱密的方式:律師還是叫律師,但是,必須是經過思想改造。
律師的任務,是不讓各方過早認定案件「就是那樣」
馮.席拉赫說︰「但是最要緊的,是我想告訴讀者:律師替某人辯護,為的是維護當事人在法律上的權益,具有公共意義,和律師私人對當事人的觀感沒有關係。」
2019/04/16 | 志鋒
只要中共「打黑」有需要,一夜之間遍地皆是「黑社會」
現在的中國政府,想要消滅這些包含律師在內初具公民社會雛形的職業群體、大學教授等知識分子的想法是一樣,只是會以一種更加隱密的方式,律師還是叫律師,但是,必須是經過思想改造過的律師。
邱顯智問馮.席拉赫:直視了善與惡,才是了解「我們」的開始
「我認為美國的『陪審制』有點危險,」馮.席拉赫說明,「把『是否有罪』的判定完全交由素人陪審員,可能不見得每個人都能充分了解。而『參審制』讓公民和法官一起合作,由法律專業引導,我認為這是比較合適的審判方式。」
2019/04/10 | 志鋒
「言必稱法」的中國律師,怎麼敢與整個體制為敵?
在中國,作為一名律師,無論經手哪類案件,在具體辦理過程中,只要完全依照法律的規定去執業,與不受法律約束的公權力的衝突,就不可避免的無處不在。因為,在實際中運行並起最終作用的,不是法律,而是形形色色的「潛」規則。
2019/04/10 | 志鋒
「言必稱法」的中國律師,怎麼敢與整個體制為敵?
在中國,做為一名律師,無論經手哪類案件,在具體辦理過程中,只要完全依照法律的規定去執業,與不受法律約束的公權力的衝突,就不可避免的無處不在。因為,在實際中運行並起最終作用的,不是法律,而是形形色色的「潛」規則。
2019/03/31 | 李修慧
「政治圈沒有值得信賴的人」 斯洛伐克選出首位「素人」女總統
去年參與抗議的民眾認為,執政黨高舉民粹主義,對移民和歐盟無情攻擊,但私底下卻貪腐事件頻傳,因此對政治人物不再信任,這時標舉「清廉政府」的「素人」律師卡普托娃,在這次總統大選獲得民心。
2019/03/31 | 李修慧
「政治圈沒有值得信賴的人」,斯洛伐克選出首位「素人」女總統
去年參與抗議的民眾認為,執政黨高舉民粹主義,對移民和歐盟無情攻擊,但私底下卻貪腐事件頻傳,因此對政治人物不再信任,這時標舉「清廉政府」的「素人」律師卡普托娃,在這次總統大選獲得民心。
2019/03/28 | 李秉芳
【專訪】那個「常跑殯儀館」的黨主席:邱顯智
「你會看到弱勢的人到底有多弱勢」,而邱顯智期待的政黨,在這樣的場合應該要出現,這是在展現決心,不只是嘴巴講講「顧弱勢」而已。
2019/03/16 | 法操FOLLAW
湯德章律師:守護台南的二二八遇難者
台日混血兒湯德章在日據時期擔任警察時,感慨體系對於台灣人的不公平,因此決定成為律師。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他被控叛亂罪並遭到刑求,但也盡力保全了不少台南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