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19 | 精選書摘

董啟章《後人間喜劇》小說選摘:我假設所有人都明白,事情的因果關係是千絲萬縷的

作為香港當代少數還在小說文字上經營的作家,董啟章的認真早已經受華語文壇公認。2020年,他在香港與世人共同經歷了時代震撼後,寫下這本虛以新加坡,實則寫給香港的寓言小說——並以「喜劇」定位之。

2020/10/17 | 新經典文化ThinKingDom

請問董啟章(三):跟《天能》比,你覺得自己寫得怎樣?

無論如何地球也是會毀滅的,就算我們有多少個超級英雄或反英雄,去把威脅世界的大魔頭除去。反正都是消耗能量,消耗在愛和笑上面,總好過消耗在仇恨和悲傷之中。可以的話,我情願寫一個搞笑版《天能》。又或者,我已經寫了?

2020/10/17 | 新經典文化ThinKingDom

請問董啟章(二):我個人以為,「好的壞小說」比「壞的好小說」好

好小說應該有甚麼特質,就要看我們想它好在哪裡了。如果是好在知性方面,當然會要求有創意,有啟發性,有批判性,有社會、文化、歷史反思,諸如此類。但如果是好在感性方面,那就很簡單——過不過癮,好不好玩,感不感人,會不會教人哭、逗人笑?

2020/10/17 | 新經典文化ThinKingDom

請問董啟章(一):我曾經收到一個陌生人從獄中的來信

我們傾向以為,文學讀者有特定的背景和同質性,而且圈子很小。但我們永遠沒法想像,怎麼樣的人會讀文學,會受它影響。我們也沒法預期,怎麼樣的人會對文學有犀利的見解,甚至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潛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