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宮

後宮泛指一夫多妻制國家中君主或貴族妻妾於皇宮或貴族府第的住處,後來又借指后妃(妃嬪)。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1/29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六):三碗毒酒一飲殞命,韓國如何重新評價張玉貞?

張禧嬪最後選擇以巫術來殘害仁顯皇后,送她最後一哩路的形象,是偶然,抑或必然呢?這也不禁讓我們反省到,為了能平安生活在宮內,真正的生存之道,該是如何呢?

2020/01/25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二):「餘孽」張玉貞入宮,肅宗卻一見傾心

入宮的張玉貞入宮,即使她出身於不錯的「譯官」家世,但遭受到「三福之變」餘波影響,入宮後馬上遭到他人冷言冷語,嘲笑為負罪之人的「餘孽」,甚至眾多宮女避之唯恐不及。

2018/10/11 | 女性主義有事嗎

宮鬥劇的性別政治:妃嬪彷彿都只是王家著床工具

沒有人能逃出紫禁城。這紫禁城象徵的不只是物理上的邊界,更是精神與身體上的拘禁,同時也是皇帝作為權力中心的具現化象徵。在當代封建制度的牢籠下,下至宮女,上至妃嬪與皇后,無不都是「朕的女人,朕的所有物」。

2018/10/11 | 女性主義有事嗎

宮鬥劇的性別政治:妃嬪們彷彿都只是皇家著床的工具

沒有人能逃出紫禁城。這紫禁城象徵的不只是物理上的邊界,更是精神與身體上的拘禁,同時也是皇帝作為權力中心的具現化象徵。在當代封建制度的牢籠下,下至宮女,上至妃嬪與皇后,無不都是「朕的女人,朕的所有物」。

2018/09/10 | 書傳媒

唐太宗召見都敢放飛機──徐才人深宮之路

「朝來臨鏡臺,妝罷暫裴回。千金始一笑,一召詎能來。」在《長安月下紅袖香》中,作者石繼航便透過徐惠的《進太宗》,解析了徐惠與皇帝之間的情感,以下就來一探究竟吧。

2018/09/09 | 書傳媒

連唐太宗召見都敢放鴿子,徐才人的深宮之路

「朝來臨鏡臺,妝罷暫裴回。千金始一笑,一召詎能來。」在《長安月下紅袖香》中,作者石繼航便透過徐惠的《進太宗》,解析了徐惠與皇帝之間的情感,以下就來一探究竟吧。

2017/12/24 | 精選書摘

伊斯坦堡:兩顆藍寶石間的鑽石,東西方渴望對視之地

所有曾控制過伊斯坦堡的人,不論是色雷斯人、希臘人、波斯人、羅馬人、拜占庭人、拉丁人、鄂圖曼人、英國人和土耳其人,全都是為了交易貨物、政治、人或概念而特地前來,因此,城市及其所代表的意念之間的隱形連結是難以斷絕的。

2017/12/23 | 精選書摘

《伊斯坦堡三城記》:兩顆藍寶石之間的鑽石,東方與西方渴望對視之地

所有曾控制過伊斯坦堡的人,不論是色雷斯人、希臘人、波斯人、羅馬人、拜占庭人、拉丁人、鄂圖曼人、英國人和土耳其人,全都是為了交易貨物、政治、人或概念而特地前來,因此,城市及其所代表的意念之間的隱形連結是難以斷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