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09 | 精選書摘
《垂直九十度的熱血人生》:我鋸斷自己的手指,父親卻說要捐給我
除了攀岩,我沒有B計畫,沒有專業技能,沒有夢想。我和貝絲當初是因為攀岩走在一起,要是我以後無法攀岩,她還會愛我嗎?
2018/07/01 | 好痛痛
翻船啦!扭傷之後如何鍛鍊腳踝的穩定度?
腳踝扭傷大部分受傷的是韌帶,所以會以韌帶的撕裂傷程度做分級。
2018/06/30 | 精選書摘
八仙事件倖存者林祺育:放過今天的自己,就是對明天殘忍
八仙事件似乎同時在許多年輕人身上產生兩種極端。一是肉體上,被迫回轉像小孩,衣食要接受照料、禢前被看顧,或像眼前這樣需家長合作輪班,每日跟接送小學生似的兩地往返;二是心靈上,與身體的不便相反,他們經歷浩劫重生的考驗,思想有了巨大翻轉,瞬間被擠壓,長大成人。
2018/06/30 | 精選書摘
八仙事件倖存者楊芷凌:沒有去過地獄,但我想這就是十八層地獄了
隨著事件遠去,人們對傷友的關心逐漸減少,芷凌認為很多人以為他們好了,事實是現在才是最困難的時刻,而且不知道會持續多久。傷友面對以前容易做的事情,例如刷牙、吃飯和上下車,現在仍不方便。
2018/06/03 | 李秉芳
台灣首位奧運雙金選手許淑淨宣布因傷引退,未來將投入人才培育
許淑淨全年都在訓練,也累積了傷勢,長時間的復健使得許淑淨無緣參加去年世大運,而今不但決定退出雅加達亞運,也選擇結束選手生涯。
2018/03/24 | 精選書摘
《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我要像嬰兒一樣重新練習站立和走路?
其實,我從來沒想像過自己會與另一群陌生人,一同遭遇公共意外,然後我們這些互為平行線的生命們,就此產生了交叉連結。因為,如果沒有發生這場意外,大家只是那天去八仙樂園Color Party遊玩,同享熱力四色氣氛下炙熱的、開懷的、充滿著年輕吸引力的模糊面孔,大家也不可能看清楚彼此。
2018/01/09 | 愛長照
讓無法言語的人也有機會表達心聲的「沙盤遊戲治療」
沙遊是一個藉由沙與盒子,以及各種小物件的輔助工具,人們可藉此透過創作沙圖表達心中不為人知的圖像世界。
2017/10/31 | 精選書摘
標緻雪鐵龍總裁的歸零人生:不可不慎的過勞,分秒間發生的中風
開始中風後的復健,就是漫常旅程的開始,可能是半年、一年或更久,復健不只是肢體、語言的治療,也包括心靈的調適,這個過程對每一個中風存活者都是獨特而辛苦,充滿憂喜悲歡。
2017/10/24 | TIME
一種「不強求」的運動:太極拳如何改善心臟病
對於那些目前沒有接受心臟復原鍛鍊的人而言,打太極拳的好處相當可觀,因為這能幫助他們以和緩的方式增加身體運動量。
2017/08/13 | TIME
癌症當前,軟弱一點又何妨
你無法跟癌症戰鬥,也無法對抗它;如果癌症想找你,它會在半夜悄悄找上門,佔據你的身體。它才不管你是約翰韋恩還是約翰馬侃。
2017/07/13 | 黃卉君
態度對了,身體健康呷百二:哪種復健患者最容易康復?
其實說到底,就是「不尊重專業」五個字。當你心中有對專業的正確心態時,才會尊重別人的專業價值,也才會看重自己在各自領域的價值。
2016/12/16 | Qbo藝文頻道
與塵爆傷者共譜《練習曲》:科技、藝術與心的相遇
塵爆傷友林佑軒分享了他的使用經驗:「復健的時候一直重複做同樣的動作其實蠻無聊、無趣的,而這個遊戲可以在動作的過程中產生一些聲音,又可以運用聲音做出節奏,除了好玩之外,也好像在做創作一樣,不知不覺中可以復健,又不會覺得累。
2016/08/26 | julia
醫療暴力大多發生在急診?根據調查,精神科才是最慘的地方
醫療暴力事件頻傳,最新調查亦顯示,高達9成1的醫護人員曾遭受病患或其家屬不合理對待,其中又以精神科最為嚴重,其次為急診專科、復健科,而耳鼻喉科則相對最少。
2016/08/23 | 健康傳媒
復健科醫師的六個提醒:讓你了解如何支持、照顧中風的親人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復健科主治醫師林佩欣表示,中風病患需要接受復健治療,但大多數病患家屬卻不知如何支持及照護中風的親人。
2016/08/01 | TNL特稿
物理治療師:台灣健保逼得我們接大量患者,讓人才淪為儀器操作員
而我的理想是能夠為每位接受物理治療的患者提供仔細的評估與治療,並給予適當的衛教,減少或防止再次受傷的機率。所以為了實現理想,我毅然決然離開舒適的健保體制,走入艱困的自費物理治療,每天治療的患者只能限定在8~12位,但讓我欣慰的是,看到患者從痛苦表情漸漸轉為開心的笑容,甚至有些就不用開刀了,這才是我想要的物理治療。
2016/07/15 | 精選轉載
【血汗醫護】徘徊在過勞之島上空的幽靈:治療師們,這一次,我們救的是自己!
和絕大多數的醫師護理師一樣,治療師也受僱於醫院,受勞資不對等所縛,醫院考量經營成本而苛扣人力,治療師權益促進小組針對治療師的勞動調查中不難看出,人力不足始終是醫療人員最主要而共同的困境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