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1 | 精選轉載
【插畫】足底筋膜炎是什麼?自我復健怎麼做?
足底筋膜炎的治療包括幾個面向,如調整活動的型態、藥物止痛、自我復健,以及其他治療。
2019/10/20 | 問8
什麼是脊髓損傷?淺談傷友之後遺症與復健
訓練脊髓損傷傷友的運動與移位能力,為傷後復健治療的重要目標之一,除了改善他們的心肺功能、延緩骨質流失,對於其自主能力與生活品質也能達到明顯的實質改善。
2019/08/23 | 好痛痛
腦中風後為何會出現肢體僵硬、手指緊握的情況?
肢體僵硬、手指緊握、姿勢不良、走路困難這些肌肉張力過高的症狀,是很多腦中風患者的痛苦。今天要來和大家介紹為什麼會有肌肉高張力的問題,以及有哪些常見治療方法。
2019/08/10 | BabyHome
當醫生說兒子的「枕葉是空的」,媽媽的心好像也空了一塊
小熊在六個月大時被診斷出多囊性腦質軟化症,當醫生對著鍾欣穎說兒子的「枕葉是空的」,她的心好像也空了一塊,無法理解醫生說的是什麼意思,困惑、無助曾經襲捲這個家庭。
「PRP增生療法」可以治療什麼?為什麼要抽我的血?
PRP意思是「富含血小板的血漿」。因為血小板內有血液豐富的生長因子,因此經由抽自己的血,離心濃縮萃取出生長因子,打在有問題受傷的地方,加速修復。
2019/06/29 | 好痛痛
十字韌帶撕裂傷之後,運動員還能重回賽場上嗎?
一般來說十字韌帶撕裂傷的手術後復健,是為了要讓你能夠恢復正常生活的功能。因此復健過程包括消腫、恢復關節活動角度、重建肌力。但是這樣對於運動族群來說並不足以回到訓練、回到賽場上,因為他們要應付比一般生活更高強度的動作與衝擊。
先破壞再修復:不用打針、麻醉的「衝擊波治療」原理是什麼?
衝擊波治療藉由機器產生震波,打在有問題的受傷肌腱韌帶,造成一種先破壞,身體收到信號,進而再加強修復的過程。它是一種非侵入性的治療,就是不用打針,也不用麻醉,做完沒有傷口,可以快速恢復。
先破壞再修復:不用打針、麻醉的「震波治療」原理是什麼?
震波治療其實就是高能量的再生治療。什麼意思?藉由機器產生震波,打在有問題的受傷肌腱韌帶,造成一種先破壞,身體收到信號,進而再加強修復的過程。它是一種非侵入性的治療,就是不用打針,也不用麻醉,做完沒有傷口,可以快速地恢復原本狀況。
2019/03/10 | 好痛痛
痛徹心扉的第一步:是什麼原因讓「足底筋膜」開始發炎?
足底筋膜炎的症狀是長時間站/走會痛、長時間休息後也會痛。後者最典型的情況就是「早晨痛徹心扉的第一步」,因為睡眠時足底筋膜長時間處於休息狀態、沒有機會伸展,加上發炎與脆弱,沒辦法應付起床第一步的力量拉扯,導致疼痛。
2019/01/28 | 精選轉載
【插畫】突然記不起時間地點,是中風還是失智?
雖然突然失憶是相當嚇人的事,不過日後發生腦中風、癲癇和死亡的機率,並沒有比一般人高,經過適當的檢查判斷,神經科的醫師診斷是「暫時性全面失憶症」的話,就可以安心。
2018/11/20 | 劉威良
救回一命還不夠,德國醫療更重視病患的「住院復健」
受過現代醫療教育的專業人員都知道,醫療除了救治人命外,並不能提昇病患的生活品質。復健在德國醫療體系中,與醫療佔有同樣重要的地位。
一張圖認清受傷後該冰敷還是熱敷
輕微受傷時12小時內冰敷,之後可轉熱敷。較嚴重受傷時36小時內冰敷,之後看狀況。最好是可以了解冰敷熱敷的原理,比較不容易判斷錯誤。
2018/11/16 | 健康醫療網
姿勢不正確,新手媽媽擠奶擠到「媽媽手」
媽媽手正式醫學名稱為「橈骨莖突狹窄性肌腱滑膜囊炎」,其位置在大拇指底部、靠近手腕的外側邊,由於手腕不當施力導致伸拇短肌與外展拇長肌肌腱及滑膜發炎腫脹,而造成疼痛。
一張圖搞懂受傷後該冰敷還是熱敷
輕微受傷時12小時內冰敷,之後可轉熱敷。較嚴重受傷時36小時內冰敷,之後看狀況。最好是可以了解冰敷熱敷的原理,比較不容易判斷錯誤。
2018/09/09 | 精選書摘
《垂直九十度的熱血人生》:我鋸斷自己的手指,父親卻說要捐給我
除了攀岩,我沒有B計畫,沒有專業技能,沒有夢想。我和貝絲當初是因為攀岩走在一起,要是我以後無法攀岩,她還會愛我嗎?
2018/07/01 | 好痛痛
翻船啦!扭傷之後如何鍛鍊腳踝的穩定度?
腳踝扭傷大部分受傷的是韌帶,所以會以韌帶的撕裂傷程度做分級。
2018/06/30 | 精選書摘
八仙事件倖存者林祺育:放過今天的自己,就是對明天殘忍
八仙事件似乎同時在許多年輕人身上產生兩種極端。一是肉體上,被迫回轉像小孩,衣食要接受照料、禢前被看顧,或像眼前這樣需家長合作輪班,每日跟接送小學生似的兩地往返;二是心靈上,與身體的不便相反,他們經歷浩劫重生的考驗,思想有了巨大翻轉,瞬間被擠壓,長大成人。
2018/06/30 | 精選書摘
八仙事件倖存者楊芷凌:沒有去過地獄,但我想這就是十八層地獄了
隨著事件遠去,人們對傷友的關心逐漸減少,芷凌認為很多人以為他們好了,事實是現在才是最困難的時刻,而且不知道會持續多久。傷友面對以前容易做的事情,例如刷牙、吃飯和上下車,現在仍不方便。